副刊

感「查簿」

教師園地■ Kathleen So

最近,從網絡上看到,有老師要求不同能力的學生寫字要筆畫絕對正確,字體跟電腦字體稍有不同就會被評為「寫錯字,要改正」。這吹毛求疵的做法,乃源自考績制度的其中一項重頭戲 ——查簿。

每個學年,學校的各科組均舉行查簿「活動」,而中文科查簿內容集中於挑剔「錯字」。

查簿負責人若看到學生課業上有哪些字寫得不工整,或不符合自己要求的中文字,科任老師卻沒有批改的,就會贈上「薯條」一條,並「指導」科任老師字的正確寫法,一字一條,完成查簿後,每位老師都不乏各式各樣的「薯條」,只是這些看似具有指導意義的「薯條」,真的令老師嚥不下去,甚至是打擊老師的武器。

查簿的確促進了師生對寫中文字的要求,然而查簿僅限於找出老師沒有嚴謹批改的錯字嗎 ? 老師們對學生的文字回饋,正確批改的一面,難道都不值得認同、肯定嗎 ? 無謂的挑剔卻打消老師的積極士氣,並把查簿負責人的要求轉嫁到學生身上。

學生忙於改正錯字,若學生沒有改好錯字,學生便要犧牲小息時間,努力把字寫好、寫對。遇上學習能力有困難的學生,更是一種慘痛的折磨,日復一日的鍛鍊,學生卻沒有把中文寫好。久而久之,老師批改課業時也側重學生有沒有寫錯字,對於學生有沒有通過該課業達到學習目標似乎忽略了。學生能夠準確回答老師設計的課業,似乎都得不到老師讚賞。

查簿制度的本意是支援老師在批改上的不完備,善意提醒老師在批改上需要注意的地方,從而改善教學。怎麼現在的查簿制度卻成了許多老師、學生都吃不消的壓力 ? 怎麼鞏固學生學習變成偏重於檢視學生的錯字呢 ? 是因為老師的批改工作已經優秀得無比,迫使學校行政人員硬要找出其他不足之處,維持查簿制度 ? 查簿查甚麼 ? 還有更有效、更貼地的方法提升老師的教學嗎 ? 筆者在此留白,嘗試拋磚引玉,讓讀者思考吧!

任重道遠的「再扭曲」

心語絲絲 ■ 劉銳紹

扭曲事物,是一種罪過。但把扭曲的東西扭回原狀,讓它恢復常態,卻是一大好事;雖然困難,但卻是任重道遠。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終於來了,當中有涉及教育的部分,特別著眼要對青年強化愛國教育,加強《憲法》和《基本法》、國家歷史、民族文化的教育宣傳,並推動青年人到內地學校和交流。

一般而言,我不反對,但關鍵是上述範圍的內容和內涵。在北京和港府愈來愈泛政治化的情況下,愛國教育變成隱性的「愛黨教育」,法律和歷史變成為官所用的工具。利用教育,污染教育的事情,不斷出現。

內地最近修改中學語文課內容,刪除記述陳勝、吳廣揭竿起義,抗拒暴政的《陳涉世家》和孟子的《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等文章,大量增加《吃水不忘挖井人》、《開國大典》等要求政治正確的內容。因為北京相信,洗腦是可以成功的。

這些改動看來跟香港無關,但港府已深深領會中央精神,難保北水不會滲透南來─把「抗戰八年」變成「中國共產黨作為中流砥柱的抗戰十四年」,或在語言課中選取「政治正確」的文章。

這一切,都要靠有良心的教育工作者,把被扭曲的東西恢復原狀,把失衡的現象平衡過來。我以前也教過中文和歷史科,經常刺激學生的興趣,透過角色扮演或辯論,鼓勵他們多找不同角度的課外資料。我自己則編寫輔助題材,補充教課書的不足,作為學生課外閱讀的內容。要做的工夫確實多了,但老師們可以分工撰寫,然後共用材料。

總之,雖然雨潦四集,仍須慈心護花。


劉銳紹  香港時事評論員,人稱「夫子」。曾任《文匯報》駐北京記者。現於香港多個傳播媒體擔任主持,並在報章專欄撰寫時事評論。

成績之外

雨澤心田 ■ 田方澤

最近兩道消息,使我陷入深思。近日朋友在網上瘋傳「芬蘭正式廢除中小學課程教育,成為全世界第一個擺脫學科的國家」的新聞。芬蘭模式近年大受吹捧成為教育神話,這篇新聞受各方嚮往,大讚人家教育改革大成功,慨歎香港不思進取。

芬蘭真的有廢除中小學課程嗎?有印象幾年前已讀過這「新聞」,我半信半疑,終於得到朋友轉發一篇在芬蘭的台灣人的貼文,引用芬蘭政府網頁,澄清並沒有廢除課程,而只是加強「主題式學習」(Phenomenon based-learning)元素,建議學校按校本情況增加跨領域學習課節,而基本的分科教學仍然存在。而PBL的節數,也是短期和彈性的,沒有那麼神話,只是逐步嘗試著。

台灣高雄由兩所知名市立高中牽頭,高中生聯署要求「終結放榜新聞:拒絕『成功』模板,停止製造神話」,要求學校和家長在學測放榜日不再通知傳媒、不接受訪問,打破升學主義,不用分數定義成功。相比起香港的文憑試放榜甚至小學派位的媒體迴響,又是另一道風景。

兩道消息,一在芬蘭,一在台灣,都使香港人嚮往。但是我想,大家真的能接受這些「改革」嗎?

追求跨領域、探究式、自主學習、能力為本,不就是香港教改的目標嗎?結果新高中和通識科被社會批評知識不扎實、考試「無準則」,反使公眾惶恐不安;提倡「求學不是求分數」、多元出路,最終在整個「贏在起跑線」的香港社會,大家仍是被大學主導的升學主義綑綁。

芬蘭的教育部門信任學校,才下放權力自主,成就神話;香港教育局卻透過各種評鑑和資源控制,限制學校發展。前線老師雖有勤奮精進、亦有未思進取。要校方多重視能力、少重視成績嗎?考慮到殺校,為了收生,學校「Banner潮」、「受訪潮」湧現。教育當局的狹隘、學校管理的擔憂、前線執行的困境,以至整個社會大環境弱肉強食,都注定了香港教育進步舉步為艱。

對外地有效改革趨之若鶩,但外地的改革移接到香港,氣候大異,只會水土不服。畢竟,要追求多元,就要摒棄單純追求成績上的卓越。但對多年習慣追逐成績和數據的香港人來說,比任何事都更艱難。

除了成績,我們追求學生更多更重要的特質好嗎?


田方澤  教協副會長、中學通識老師。鑽研教學之外,更喜歡抽時間和學生談天說地。

建立自己的好課觀

教書人語 ■ 陳漢森

教師專業水平的高低,決定於他在課堂教學的有效度。能夠令學生學有所得、開竅、養成良好的習慣,是優秀的教師,相反,便是專業水平未達標。評核教師專業水平的場地在課室,評核的方法是觀課。怎樣才算是一堂高效的好課?觀課表列出很多標準項目,老師難以兼顧,亦不知道不同標準的輕重優次。校長、科主任有時會特別要求要有某些項目,令老師難以適從。「校長要我有分組討論,我有分組討論;要我有工作紙,我便編寫了工作紙。但觀課後仍然說我教得不好。怎辦?」

教育界未有統一公認的好課標準。過去很長時間,學生的公開試成績是衡量教師能力最重要標準。教改之後,觀課活動頻繁,但真懂觀課的人不多,經常提出不同的評課標準,尤其教育局定期提出新的教育口號,例如照顧差異、高階思維、STEM……令被觀課者感到困惑。教師要建立自己的好課觀,不要任人擺佈,隨波逐流。

很多家長帶子女讀校外興趣班,他們怎樣評定不同班的優劣? 孩子是否喜歡上這個班; 孩子是否有學習成果。我認為一堂課的好壞亦相似,首先是學生參與度,其次是學習含金量。
教師要先設法令學生參與課堂,不要搗蛋、開小差、打瞌睡……學生參與度像電視收視率,電影的票房,是成敗的關鍵。學生課堂參與度有三個維度: 人數; 持續性; 積極性。能夠令學生全部、全程、積極參與的課堂,是好課的必要條件。其次是學習含金量,學生通過你的課堂,學得質素高、份量多的知識和能力。這是一堂好課的充份條件。
參與度高、含金量高的課,不論你用哪種教學手段,都是好課;如果參與低、含金量低的課,即使用盡各種時髦的教學手段,都不是好課!


陳漢森  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畢業,退休中學教師,中大優質學校改進計劃榮譽學校發展主任。曾長期擔任教協學術部理事,為現屆教協監事。在報章撰寫教育專欄多年,著作有《失控教室》、《課室管理》、《班級經營》、《有效教學》、《教好中文》等等。

 

家教豈只是一條線

保寶秘笈 ■ 李家宏

香港的網上熱話,通常都與「無家教」有關。例如:

  1.  港鐵車廂餵粥母溺愛子捱轟無家教
  2.  男侍應淚的控訴港媽餐廳教小朋友玩爛牙籤網民:無家教
  3.  缺德鄉音大媽搭巴士撩鼻屎偷抹落乘客衫港女中招拍照被斥無家教
  4.  孩童車廂企玩扶手欠公德網民斥無家教
  5.  點名叫人讓座起爭執女乘客斥西裝男「自私精」 反被網民批評無家教

早前網上有人分享在地鐵上遇到的一件暖心事,事情大致是一位從事「三行」工作工友,上地鐵後就坐在一對母女旁邊,而年幼的妹妹見狀即問母親,指工友好污糟,「唔沖涼」。其後母親先向工友道歉,再向女兒解釋:「叔叔唔係唔沖涼,而係好乖同好努力,佢身上都係辛苦工作後證明」。結果妹妹望著叔叔說:「叔叔,今日辛苦你喇,你好乖呀!」工友也立即展露出窩心笑容,並多謝小妹妹。這則網上熱話引起很多人的共鳴與回應,大讚這位媽媽「識教女」,女兒「有家教」。

其實,除了兩母女之外,這一場家庭教育還有其他人積極參與。工友叔叔是「有家教」,因為在事情發生後沒有發難,更樂意接受別人的道歉。車廂上其他的乘客也是「有家教」,因為沒有人拍片、拍照放上互聯網。網民的表現亦是「有家教」,因為沒有起底,沒有公審。因此,令下一代「有家教」,其實不只父母的努力,社會也要大大出力。

八九十年代香港社會流行一句「面斥不雅」,彷彿大家都知道與人相處之道,要到面斥就很不雅,尊重別人的規矩,別人也會尊重你的自由,然而這場「有家教運動」尚未在香港植根,就遇上大撕裂,借用孫中山先生的遺言「(家教)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李家宏 教協出版部副主任,中學教師,新手家長。

同儕觀課

教師園地■ 麥子

為了確保教學的質素,學校要求任教相同科目的老師,每年都要進行最少一次的同儕觀課。相比起科主任來視導觀課,會作為老師的工作表現評核之一,同事之間的互相觀課,主要是用來促進教學方法的交流,對任教老師來說,當然會較為輕鬆。同事之間可以選擇當任教老師,也可以當觀課老師,這方面可自由安排;而觀課的班別及時間,也可以由授課老師選擇,只要觀課老師在時間上能配合就可以了。

雖然同儕觀課並不會作為工作表現的評核,但有同事來觀課,總也不能馬虎隨便,事前當然要作好準備的工夫。

編寫教案,預先定好教學的目標、設計好課堂的活動安排、分配好時間的運用等,都是基本要求。
若想觀課時能有較佳的表現,授課老師當然要選自己最熟悉、最擅長的課程來教,此外也可選一些較活躍的班別來作觀課,因為可以較易引起學生的反應和參與,當然老師也要考慮到一些過份活躍的學生會較難管理。

課堂的設計主要以「精講多練」為原則,老師少講,讓學生多參與、多練習、多發揮,例如安排分組討論、邀請學生作匯報或示範等,都能讓課堂上有更多的互動。

如果相同的課程,老師同時任教多班的話,可以選擇時間表上較後上課的班來作觀課的教節,因為一方面相同課次已教過數班,老師會更熟悉授課的內容,另方面也可把較前授課的班別當作綵排演練,看看教學設計是否行之有效,若有不理想的地方,還有機會作出修改。

準備工夫做好了以後,當然還得看臨場的表現,這就要靠老師的經驗和應變能力了。所謂「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老師的教功也是從不斷的磨練和積累而來的。同儕觀課,正好可以給與老師一個磨練及反思的機會。

行政混亂豈能轉嫁

心語絲絲 ■ 劉銳紹

教育局最近向一些學校追討十多年前多付的署任薪金津貼,日後還自行按月扣減對有關學校的薪津款項。此舉可謂笑話之至。教育局當年的行政失誤(它自己也承認「當年系統未能及時察覺」),如今卻用行政手段來為自己補鑊,但又不肯承擔責任,還關起門來自說自話──「相信有關安排對學校日常運作影響不大」。這種言行,不是離地又是甚麼?

我在當記者之前,也是中學教師,後來也當過教育版記者,至今也經常與教育界人士接觸。我深深感到,大部分教育界人士都希望把精力投放在教育事業上,但今天的現實卻經常把校長和教師扯到甚至綁在繁瑣的行政工作上。

如今,因為官方的行政混亂而引起的困擾,更把繁瑣變成繁雜、繁複、繁重。如果教育局不妥善處理,到頭來更是不勝其擾,影響有關學校的正常工作。心裡忽然冒起一句話:「樹欲靜而風不息」,正合眼前光景。

其實,行政混亂不是教育局一個部門的獨有現象,而是特區政府的通病。近期的典型例子已有不少:灣仔繞道通車變成大塞車;長者申領綜援由六十歲提高至六十五歲,跟著又用其他方法補貼,學者批評不切實際,弄得怨聲載道。每年審計署和申訴專員公署的報告所列舉的行政失當事例,只是冰山一角而已。被點名的部門經常感到:「今年唔夠運,明年就冇事喇!」因為明年就輪到別的部門被點名了。

眼前還有一個暫不顯著但卻十分重要的因素,必須注意,就是中美貿易戰之下的緊縮政策。有人認為這樣說不是上綱上線嗎?但政界和外交界對此不敢輕視。種種跡象顯示,中美貿易戰不會在短期內結束,而美國又把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待遇扯在一起,作為對中國施壓的籌碼之一。萬一戰火連天,傷及香港,北京也會要求特區政府早為之計。

當然,追回署任薪金津貼對財政狀況毫無幫助或影響,這只是滄海一粟而已,但財政收縮確是一個趨勢(與內地有關的項目除外);雖然特區政府不斷否認,但行動上卻是如此這般。我心裡只有一絲寄望:教育局不要勞師動眾,甚至鍥而不捨地弄得校長和老師們無日安寧,那就功德無量了。


劉銳紹  香港時事評論員,人稱「夫子」。曾任《文匯報》駐北京記者。現於香港多個傳播媒體擔任主持,並在報章專欄撰寫時事評論。

煮茶記

家有茶室 ■ 鄧玉貞

元旦假期時,三十多名教協友聚餐,籌劃此次聚會已多時,菜單集合各人意見,葷素配搭十分豐富,此外還有多款中西名酒,有餚有酒,為了消食,茶不能少,責任自然在我身上。細想用蓋碗沖泡的話,實難以應付。其中一位理事數年前曾帶隊往西安作學術交流,在當地買了陝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 ~ 茯茶,要找機會品嚐此款黑茶,於是當晚就只品飲這款黑茶好了。

事前請教代理湖南茯茶的朋友,他說茯茶如用煮的方法品飲,風味更佳。於是便考慮用養生壺煮,當然養生壺非煮茶專用,勉合一下而已。且養生壺容量有1500ml,足夠多人同時飲用。

茯茶是粗枝老葉多,十分耐泡,當晚沖泡多次。茶湯滋味未能細品,但清清口腔味蕾,解膩是足的。發覺用養生壺泡一些老茶,是十分合適,尤其是在新春親友拜年,人多聚會時,比用大壺泡更為合用。

回頭細說茯茶,茯茶亦有作伏茶,原因是茶葉在三伏天【註1】加工製作,故稱伏茶,伏茶因其功效類似土茯苓,故美稱為茯茶、茯磚。而提起茯磚的話,多數人先想起湖南的茯磚。茯茶的製法在明朝已有,陝西涇陽茯茶原料來自湖南黑化的黑毛茶。茶葉運往陝西後再加工,製成發「金花」【註2】的茯磚。於是湖南、陝西茯茶二者都是茯茶主流。

廿一世紀交通發達,在香港能品飲各地名茶,是十分感恩的。

【註1】
「三伏天」是夏季最熱的日子,分為初伏日、中伏日和末伏日。初伏日是由夏至後計算的第三個「庚日」,中伏日是第四個庚日,而末伏日是立秋後第一個庚日。有時期間有四個庚日,就是中伏加強。

【註2】
金花學名為冠突散囊菌,屬益生菌,對人體有益。

教協葭友茶組招募:
請將 1.姓名、2.會員證號碼WhatsApp至55644406,日後便可收到茶藝通訊。

teatang2010@gmail.com


鄧玉貞 教協司庫,教協葭友茶組WhatsApp群組負責人,多年來在《教協報》副刊撰寫茶藝專欄。高級評茶員,茶齡超過廿年,醉心茶學,夙願嚐遍天下名茶,喜以茶會友,推廣茶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