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全面真實VS機械洗腦

心語絲絲 ■ 劉銳紹

自從北京提出「要牢牢抓緊香港的全面管治權」後,楊潤雄等教育官員即磨刀霍霍,濫用權力,強詞奪理,憑其個人意志決定是非標準,扭曲人們的普遍認知;劣跡斑斑,俯拾即是。眼前,在眾多子女往外國送的港府官員操縱下,教育界變得惡浪滔天,風雨飄搖。

我想,權貴擁有錢權勢,當然希望甚麼事情都一錘定音,摧殘大眾獨立思考的能力,以及爭取學術和思想自由的意志。那麼,作為有良知的教師,該如何自處呢?

以前我唸書和教書的時候,也遇過很多這類困難。「難」這個字,實在太難寫了,一共十九劃那麼多;「人」字就不同了,只有兩劃,太易寫了。不過,如果因為「難」而放棄做一個真正的人,對我來說,那就更難了。所以,我逐步學懂「與難共舞」,對著它笑,冷笑、恥笑、傲笑、譏笑,甚麼笑都有,總之就是不怕它。因為,辦法總比困難多,冷靜面對笑呵呵!

有教師朋友問我:眼前《國歌法》已生效,港版《國安法》殺到身邊,洗腦課程如箭在弦,怎樣輕鬆面對?

我雖然在心態上不怕困難,但我在策略上卻不會輕視困難。所以,我經常掌握一個方法──全面真實VS機械洗腦。以《國歌法》為例,每次聽和唱《義勇軍進行曲》的時候,我都很投入,因為每一句歌詞既是歷史,也正合眼前光景,足以激勵大家看清和不畏眼前困難。關鍵在於 ── 自己怎樣理解。

至於此曲的歷史、相關背景和內容,我不會否定官方的版本,但也會講全面和真實的版本──例如,作曲者和作詞人的悲慘遭遇,田漢是怎樣在文革中被批鬥和致死的?後來又怎樣恢復名譽?這些都是真實的歷史,只是官方不願意提的內容而已。總之,官方慣了以偏概全,以點概面,為今我所用;我們毋須這樣做。

忽然想起,《義勇軍進行曲》曾一度改用歌頌毛澤東的歌詞,但後來又改回原來的版本(即現在版本),這也是全面和真實的歷史。這樣的一改一復,彷彿呼喚著一種真正屬於人民的精神。

最後,還想到一個字──頂!這不是粗口,我只是想說:不怕酒氣,只要心醒!不怕煙薰,心醒自然能頂!


劉銳紹  香港時事評論員,人稱「夫子」。曾任《文匯報》駐北京記者。現於香港多個傳播媒體擔任主持,並在報章專欄撰寫時事評論。

無懼打壓堅持悼念

偉華茶座 ■ 馮偉華

三十一年前的北京,大批充滿理想、不畏強權,反貪腐、爭民主的學生和市民,掀起了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也感動了無數的香港人,以各種方式支援民運,但六四的槍聲一響,不少人在強權無情的打壓下犧牲了,也傷透了我們的心。每年維園的燭光,標誌著我們對平反六四的堅持,雖然明知平反之路艱辛,但我們絕不會輕言放棄!今年經歷了反送中運動,政府以疫情為理由,三十年來首度不批准維園的燭光晚會,北京又強行通過港版國安法,企圖威嚇港人噤聲,但仍無阻港人悼念六四,大家無所畏懼,各自以不同方式表達悼念之情,遍地開花,以行動告訴世人,人心不死,雖不想追憶,但未敢忘記!

…… 閱讀全文

閱讀、教育與人性

保寶秘笈 ■莫萊茵

四月中看到一則新聞,關於元朗有騎單車人士發現一條蛇正準備攻擊樹上兩隻年幼的貓頭鷹,於是上前將牠們救起,事件引發網民爭議。而報道引述香港蛇類關注組召集人指做法不正確,認為人類不應干預自然生態,強調蛇和其他動物一樣,覓食並無不對。我自己看了報道後,心中一沉,我估計這種明白是源於人對弱小的愛護,而非單純愛心。隨即我便轉到故事群組,讓不同的教育工作者、社工和家長們了解事件和發表一下,有趣的是,有人看到報道內站在蛇角度的權威人士之說法而退後了一點,會把出手拯救貓頭鷹幼嬰添上罪惡感…… …… 閱讀全文

逆水行舟 進退取決心態

教師園地 ■ 張麗珊

在這時代辦教育,不只是傳遞知識,更要照顧孩子的身心發展。一般在長假期過後都會有特別多學生出現情緒問題,這次停課是在疫情底下發生又緊接社會事件,令學生長時間處於不穩的學習狀態,所以老師們更要多關心孩子的情緒健康。本著孩子的心,衷心感恩我校推行全科目視像實時教學,讓孩子能每天見見老師,重建有規律生活。我看見逆境中,學校的網上教學和家庭支援有著顯著的進步。
當中我負責的德育及公民教育課程(德公課)正是孩子的心靈課堂。課堂中我們會透過討論、故事、遊戲跟學生訂立生活及學習上的目標,教他們處理人際及家庭關係,更重要是教導他們要逆境自強,正面思考。 …… 閱讀全文

反智的權臣更可怕

心語絲絲 ■ 劉銳紹

林鄭月娥最近談教育問題,有兩點歪理我真的「頂唔順」,在此細說心語絲絲。

她說,教育不能是「無掩雞籠」,今年內「將處理通識科」。這種語言出自特首之口,配合近年的形勢(例如北京提出「牢牢掌握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並「要健全和完善香港的管理體制」),預示未來官方要掀起一場教育戰爭。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