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報/特刊

小榮的故事

經志宇

  特殊學校在香港的主流教育中往往被忽略,香港現時約有60間為各類特殊生而設的學校,當中以聽障學校的數目由九七回歸前的四間,至目前只有兩間,而其中一間聽障學校將於數年內變為一間主流小學;即是說,在回歸這十五年間,聽障學校的數目將會劇減75%。

  現時全港弱聽學童在學的人數約有一千多名,當中約130名深度至嚴重失聰的學生能入讀兩所聽障學校,其餘的只能在主流學校讀書;他們當中是否真正能融合於主流學校中呢?以下真人真事改編故事可以讓我們反思。

…… 閱讀全文

為甚麼議員要「拉布」?

教育研究部主任張銳輝

甚麼是「拉布」?

「拉布策略」(filibuster)的定義早於1854年的美國國會中出現,是指議員在議會中為求拖延立法過程而進行的策略,通常是展開馬拉松式冗長 的演說,以消耗戰的方式,癱瘓議事程序、阻撓法案投票等,逼迫執政黨同意退讓的作法,這個策略多由議會內實力較弱和佔少數的政黨採用。 …… 閱讀全文

話說參觀大亞灣:國民教育是看外面還是看面?

反核之眾

 國民教育活動中心舉辦的「新能源、環保及可持續發展親子考察」活動(http://nesc.org.hk/main/activity- 168.html),行程包括到大亞灣參觀核電站科普與模型展覽,及看看嶺澳站一期外景,以此為讓家長與同學了解核能是否安全、清潔及可靠的一個項目,實 在十分之誤導。以下是我們希望教育界同工和家長,及關注國民教育人士能注意的一些事實:

(一)核電廠內情況不像其外觀或抽象化了的模型所展示的那般,而是經常起碼有以千計的工作人員在廠內的不同區域操作,其中有些工人在高輻射區內擔任著高 危工作,而整個現場十分複雜,舉目有見不盡的配管網路密如森林……可知讓大家到「實地看看」那些美觀化、消過毒、科學圖表一般地清晰的「現場」, 是如何地虛假。 …… 閱讀全文

教學語言系列之四
教與學,教了是否等於學了?

前DOLACEE & ILLIPS 計劃總監 李金嘉倩

 最近和一位校長聊天,談到用英語教學的問題。他說:「本校老師不覺得用英語教學很成問題,但是學生似乎又學得十分困難。真不知道其中出了甚麼問題?」當時由於有其他事務需要處理,我們便沒有作深一層的討論。

在此,我想談談這個相當普遍的現象。首先我想分析一下為何有此現象,之後再談談在用英語教學的情況下,如何令我們的教學更有成效。其實這個現象並非只在英語教學的環境中出現,在母語教學的環境中同樣也會發生。 …… 閱讀全文

從陳光誠事件看維穩政策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劉尹渭

 4月27日,一名中國律師引起了全世界的注意:他完全失明,深夜逃離被嚴密監控多年的家,經過二十多小時的逃亡終於與維權人士連繫上,到達北京。 他是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陳光誠的逃亡歷程當然令不少人嘖嘖稱奇,但更令全世界驚訝的,是山東政府對這個盲人的恐懼:不單把他一家軟禁多年,更長年有國保 在屋外監視,有流氓在村口駐守,毆打及驅趕所有探訪陳光誠的人,所有人都不能接近他們一家半步。到底山東政府為甚麼要如此打壓一個盲人律師? …… 閱讀全文

1978年:高考投考資格「輕中重英」
文教團體發起「第二次中文運動」

在七十年代的香港,社會不但出現房屋、廉政等改革,大眾更發起持續一整個年代的中文運動,對社會影響深遠。其中,由教協會等32個文化及教育團體發起的第二次中文運動,雖未獲即時成效,但對提昇中文在本地教育的地位,長遠發揮一定的影響力。

第一次中文運動發生在1970年,政府當局在輿論壓力下,成立「公事上應用中文問題研究委員會」,並於1974年通過立 法程序,確定中文成為法定語文。然而,當局並無積極貫徹中文的推廣政策,中文在社會的地位依然低微,仍有85%的中學以英文為教學語言,這不但影響學生的 學習成效,也違反世界公認的母語教學原則。

  至1978年,組成約一年多的香港考試局(現香港考試及評核局),計劃接辦高等程度會考(前香港中文大學入學試)及高級程度會考(前香港大學入學試),並 公布兩項考試的投考資格:前者須取得中文或英文及格,後者則僅須英文及格。就此,教協會及25個文教團體迅速表達對新安排的強烈不滿,認為規定無異於貶低 中文的地位,加速中文中學的衰落,更會誤導學生的學習方向。各團體要求當局必須重訂高級程度會考的投考資格,規定中文科必須合格,並糾正輕中重英的趨勢, 改善並檢討香港語文教育的政策,使學生語文水平得以提昇。

監察自資課程的「混帳」

政府催谷自資教育市場,課程走向商業化,八大資助院校自資課程的盈餘邊際比率持續攀升,上學年各院校均錄得雙位數字的佳績。院校賺取的盈餘,涉及政府的撥款和學生貸款,政府豈能一句尊重院校自主便「闊佬懶理」?

教資會資助院校近年透過開辦自資課程謀取的暴利愈來愈誇張,而我更反感的是,學生利益竟然被利用作斂財,甚 或滿足院校個別發展計劃的工具。因此,我過去幾個月在立法會的不同會議上,不放過任何機會,向政府窮追猛打,逼使政府交代帳目,並設法糾正這種不公義的教 育「混帳」。

根據立法會資料研究部提供的數字,八大院校開辦自資課程所錄得的盈餘總額,由08/09學年的2.84億 元,增至09/10學年的7.71億元,按年上升171%,至10/11學年,更進一步增加至9.55億元,按年上升24%,至於上學年錄得最多盈餘的院 校,首3位分別是城大的2.25億元、港大的1.98億元,以及理大的1.93億元,當中,城大更傲視同群,成為盈餘最多的「三年冠」得主。 …… 閱讀全文

兩份《資助則例》﹕前與後的分別

>> 《權益與專業》主頁

權益及投訴部

 資助學校(中、小、特)受《資助則例》所規管。現存資助學校的校董會可分「法團校董會」和「校董會」(即學校仍未成立法團校董會) 註1;前者受《資助學校資助則例》(Code of Aid for Aided Schools) (Release 1.7)所規管,後者則需要參照《小學資助則例》(Code of Aid for Primary Schools (September 1994))、《中學資助則例》(Code of Aid for Secondary Schools (September 1994))或《特殊學校資助則例》(Code of Aid for Special Schools (November 1998))。兩份《資助則例》在條文中略有分別,亦影響著不同時期受聘的同工。為了更清楚識別,以下將規管「法團校董會」的《資助學校資助則例》稱為 「法團《資助則例》」。 …… 閱讀全文

培育教學領導之二

趙志成

 續上期談觀課的發展與培育教學領導。

早期的觀課多是評核和考績為主的,校長或科領導只能以個人經驗識見判斷優劣,嚴格來說,都是沒有受過甚麼「如何觀課」、「甚麼才是好課、有效課」的培 訓,但要粗略分辨評比教學上的差異,仍是合理可靠的,因為當連續觀全校或大量老師的課堂教學時,那把「尺」漸會出現,這當然會不懂某些學科內容,不知有沒 有內容上的錯誤,但學生是否投入學習、是否明白、能否學到,其實很容易就看得出來。但如果太少觀課經驗,只觀少數科內同事,而又作為考績的評核,其準繩度 則常受質疑,唯有訴諸於職位權威或評核準則、項目和分數了。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