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報/特刊

1978年:高考投考資格「輕中重英」
文教團體發起「第二次中文運動」

在七十年代的香港,社會不但出現房屋、廉政等改革,大眾更發起持續一整個年代的中文運動,對社會影響深遠。其中,由教協會等32個文化及教育團體發起的第二次中文運動,雖未獲即時成效,但對提昇中文在本地教育的地位,長遠發揮一定的影響力。

第一次中文運動發生在1970年,政府當局在輿論壓力下,成立「公事上應用中文問題研究委員會」,並於1974年通過立 法程序,確定中文成為法定語文。然而,當局並無積極貫徹中文的推廣政策,中文在社會的地位依然低微,仍有85%的中學以英文為教學語言,這不但影響學生的 學習成效,也違反世界公認的母語教學原則。

  至1978年,組成約一年多的香港考試局(現香港考試及評核局),計劃接辦高等程度會考(前香港中文大學入學試)及高級程度會考(前香港大學入學試),並 公布兩項考試的投考資格:前者須取得中文或英文及格,後者則僅須英文及格。就此,教協會及25個文教團體迅速表達對新安排的強烈不滿,認為規定無異於貶低 中文的地位,加速中文中學的衰落,更會誤導學生的學習方向。各團體要求當局必須重訂高級程度會考的投考資格,規定中文科必須合格,並糾正輕中重英的趨勢, 改善並檢討香港語文教育的政策,使學生語文水平得以提昇。

監察自資課程的「混帳」

政府催谷自資教育市場,課程走向商業化,八大資助院校自資課程的盈餘邊際比率持續攀升,上學年各院校均錄得雙位數字的佳績。院校賺取的盈餘,涉及政府的撥款和學生貸款,政府豈能一句尊重院校自主便「闊佬懶理」?

教資會資助院校近年透過開辦自資課程謀取的暴利愈來愈誇張,而我更反感的是,學生利益竟然被利用作斂財,甚 或滿足院校個別發展計劃的工具。因此,我過去幾個月在立法會的不同會議上,不放過任何機會,向政府窮追猛打,逼使政府交代帳目,並設法糾正這種不公義的教 育「混帳」。

根據立法會資料研究部提供的數字,八大院校開辦自資課程所錄得的盈餘總額,由08/09學年的2.84億 元,增至09/10學年的7.71億元,按年上升171%,至10/11學年,更進一步增加至9.55億元,按年上升24%,至於上學年錄得最多盈餘的院 校,首3位分別是城大的2.25億元、港大的1.98億元,以及理大的1.93億元,當中,城大更傲視同群,成為盈餘最多的「三年冠」得主。 …… 閱讀全文

兩份《資助則例》﹕前與後的分別

>> 《權益與專業》主頁

權益及投訴部

 資助學校(中、小、特)受《資助則例》所規管。現存資助學校的校董會可分「法團校董會」和「校董會」(即學校仍未成立法團校董會) 註1;前者受《資助學校資助則例》(Code of Aid for Aided Schools) (Release 1.7)所規管,後者則需要參照《小學資助則例》(Code of Aid for Primary Schools (September 1994))、《中學資助則例》(Code of Aid for Secondary Schools (September 1994))或《特殊學校資助則例》(Code of Aid for Special Schools (November 1998))。兩份《資助則例》在條文中略有分別,亦影響著不同時期受聘的同工。為了更清楚識別,以下將規管「法團校董會」的《資助學校資助則例》稱為 「法團《資助則例》」。 …… 閱讀全文

培育教學領導之二

趙志成

 續上期談觀課的發展與培育教學領導。

早期的觀課多是評核和考績為主的,校長或科領導只能以個人經驗識見判斷優劣,嚴格來說,都是沒有受過甚麼「如何觀課」、「甚麼才是好課、有效課」的培 訓,但要粗略分辨評比教學上的差異,仍是合理可靠的,因為當連續觀全校或大量老師的課堂教學時,那把「尺」漸會出現,這當然會不懂某些學科內容,不知有沒 有內容上的錯誤,但學生是否投入學習、是否明白、能否學到,其實很容易就看得出來。但如果太少觀課經驗,只觀少數科內同事,而又作為考績的評核,其準繩度 則常受質疑,唯有訴諸於職位權威或評核準則、項目和分數了。 …… 閱讀全文

《對專教院公平嗎?元兇是誰?》
—— 一位教員的內自省、內自訟

【編者按】
自602期《教協報》大專版一篇不署名文章〈誤人子弟的幫兇〉刊出後,業界有頗多迴響。該文章為一位高級文憑課程講師撰文揭露其學院流弊,包括合格率懷疑「造假」、英語授課有名無實及舊制教學人員「啞忍」等。
本報收到讀者艾菲君一篇〈一位教員的內自省、內自訟〉回應文章,從更根本角度指出大專院校教育生態轉壞的原因,並澄清誤人子弟的教師只屬個別事例。
因本期《教協報》稿擠,現於教協主網站刊登全文。
………………………………………………………………………………….

回應602期教協報不署名文章「誤人子弟的幫兇」。

在此先申報本人的身份和立場。本人同樣是專校院的講師、合約制員工,入職六年,有感於以上文章對一群積極、熱誠的專教院教職員有欠公允,避免讀者以偏概全,對專教院產生錯誤偏見,藉此文章以另一角度作出回應,希望給予讀者們更全面的分析空間。

自回歸後,香港特區政府提倡專上教育市場化、推行學位量化寬鬆政策、加上教育局語文政策失誤、部分港爸、港媽對子女過份溺愛,做成近年本港學 生的學習動機明顯下降,語文能力更大不如前。收生水平每況愈下,講師淪為「快譯通」的情況絕非專教院獨有的教學生態,而是全港副學位課程面對的共同問題。 香港特區政府、教育局、甚至部分家長們可能才是真正的元兇。經過本港十多年中小學教育的洗禮,分流到副學位的學生當然較UCG學生遜色,層次複雜。常言 道:「教導副學位學生全面回歸學習正軌,較港大培養博士生還要艱鉅」;事實上,副學位導師亦身處尷尬崗位,學生成績卓越歸功學生的努力,學生成績差劣便歸 咎老師不力。誠然,如果當一部人肉「快譯通」便能解決香港學生十多年來的學習問題、語文障礙,確是值得自豪的事;而蒙羞的應當是歷任教育局高官。種種問題 的徵結所在源自香港特區政府在擴張專上教育之時有否制定長遠的目標?是否有投放足夠資源以供給優質的教學設施?評估是否有足夠的專才及提供師資培訓以支援 有學習差異的同學?面對以上的情況,專教院當然要面對、承擔,奈何專教院角色始終被動,一個累積十多年的教學問題,要專教院獨力承擔整體責任,未免有點兒 荒謬、無奈。現今,只希望新一屆特區政府能夠認真對專上教育進行全面檢討,確定副學位課程的價值與地位。 …… 閱讀全文

申訴專員公署受理調查
新高中企會財爭議

企會財課程關注組麥肇輝老師

 持續半年的新高中企業、會計與財務概論科(下稱企會財)爭議終見轉機!

近日《星島日報》引述教育局副秘書長陳嘉琪博士指:「明白學界對通識科、企會財、校本評核,以及課時不足等四大新學制爭 議點的關注,坦言學制改革不會十全十美」(5月21日),這是自爭議爆發以來,企會財課程關注組聽到教育局最令人振奮的說話,肯面對問題是解決的第一步, 我們怎能不感動呢?以考生人數計算,企會財為2012年文憑試第二大選修科,何以淪為新高中四大爭議之一? …… 閱讀全文

「國民教育」政治任務,「公民教育」社會共識
叫停獨立成科,紓緩師生壓力

教協報記者

 去年教育局初次公布「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諮詢文件,教育界劣評如潮,擔心新科目成為「洗腦」教育。教協會一直支持全面認識國情世情、培育學生獨立 思考的國民及公民教育,可惜新課程卻背道而馳;而逼令中小學必須獨立成科,亦對師生構成沉重負擔。教育局於上月公布了修訂後的課程指引,堅持獨立成科,內 容雖然作了部分修改,但仍難以釋除教育界的28憂慮。

本會觀察到,新課程文件回應了諮詢期的部份意見,如在國民教育範疇,加入了民主、人權、法治等普世價值,作為教學相關的 價值觀,亦新增了「爭議性議題的學與教」附錄,反映政府在教育界及公眾的強大輿論壓力下,部分回應了大眾訴求。但仔細分析下,課程的狹隘與保守本質並未改變。


左起:理事張銳輝、馮偉華、韓連山召開記者會,闡釋教協立場。

未以「公民教育」作為課程名稱,背離教育界共識及國際趨勢

首先,在課程名稱上,當局捨棄世界(包括國內)廣用的「公民教育」,堅持選擇「國民教育」──一個反映內容偏狹,又惹來「洗腦」憂慮的名稱。在國際上, 公民教育的概念行之已久,國民教育常被認定為公民教育的一個環節,不應用來取代公民教育。其實,課程文件也承認「公民教育」是一直以來的社會共識,但當局 卻沒有解釋棄「公民」選「國民」的原因,反映背後隱含著政治任務高於教育理念,不敢面對教育界和學術界的辯論。 …… 閱讀全文

教育政策的緩急先後

特區新政府快將上場,先要分清教育政策的緩急先後。教育界現時有很多未解決的問題,須盡快解決。先說三項。

第一是中學縮班殺校問題。未來全港中一學生將大減逾萬人,無可避免導致中學縮班殺校,學界動盪局面勢再出現,本會促請當局立即停止殺校,化危為機,實施小班教學。本會將於6月3日(星期日)舉辦團結大會,並於稍後在報章刊登聯署廣告,集合業界力量,請各位會員踴躍參加。 …… 閱讀全文

中學告急:新一波殺校潮將至
爭取凍結殺校一年 促新政府落實小班

教協會會長馮偉華

 2011學年,中一人口大跌5千,當局推出政策,逾百中學自願減班,才能穩定局面一年;今年9月,有8個分區的中一人數再現不足,而新一波人口下 降潮來勢更洶,中一學生在未來5年將急降 1.1 萬人即近17%,以比例計算,相等於縮減312班中一,84 間中學,5,325位教師。

教協不會隨便向同工告急,但這次中學形勢實在險峻。最近,當局透露未來4個學年會有6間中學被殺,但以人口下降幅度來 看,這數字令人質疑,因為單單今年9月,屯門、沙田、南區及東區等8個區域,中一學生欠3,200人即94班,如當局不提出穩定措施,單靠鄰區調撥學生實 效存疑,這非但令全港開3班中一的學校面臨高危,4班的學校也難逃縮班甚或殺校的威脅,即使不需縮班的中學,也要面對學生上移錯配的教學困難,遑論隨後一 年全港中一會再跌5,400人,局面之惡劣可想而知。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