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報/特刊

女性限穿裙入稟具勝算

莊耀洸律師

倘再有女教師狀告學校硬性規定穿裙,我認為有合理勝訴機會,若非如此,當初平機會不會向原告人鄺老師提供法律協助。而有關學校亦不會那麼快便道歉賠償。假如將來有女學生作出同樣投訴,我亦認為有相當把握的勝算機會,尤其是:一)該女生是巴基斯坦裔,基於其宗教,她需著褲,學校很大可能違反《種族歧視條例》;二)該女生極其體弱多病,腿不禁風,則校規可能違反《殘疾歧視條例》。

坊間常有一說法,只要合約訂明,女士上班或上學必須穿裙,斷無投訴之理,但現行反歧視條例,均訂明只要合約條文含歧視性便屬無效。

據《性別歧視條例》,直接歧視指較差對待,因此並非不同對待即屬歧視。關鍵是所謂「較差」的定義,英國三十多年前的案例(Schmidt v. Austicks Bookshops Ltd. [1977] IRLR 360 EAT)裁定女原告人敗訴,因著裙不構成較差待遇,而且該女僱員任職零售業,需見客,基於公司形像,故僱主有很大酌情權規管其服飾。

英國十多年後的另一宗案(Stoke-on-Trent Community Transport v. Cresswell EAT/359/93),堅持穿褲的女文員被指違反服飾規則而被辭退,她打官司獲勝,因其男同事(司機)沒服飾規則的約束。而在2003年,英國法庭對較差待遇有寬鬆的詮釋(Dept. for Work & Pensions v. Matthew Thompson UKEAT/0254/03/MAA)意味著原告人更易打贏官司。

誠如《性別歧視條例僱傭實務守則》第12段指出,政策不應使男或女受到任何較差待遇或受不利影響,「政策應公平地施於男、女僱員」,而教育局亦在鄺老師一案後,發電郵予各學校,指「學校應與時並進,定期檢討守則,避免訂立基於性別、殘疾或種族而作出的衣著守則,以免不慎觸犯歧視法例」。

「性別平等在校園—從女教師的裙與褲說起」 論壇報道

教協報記者

臨近三八婦女節,性別的議題再次成為焦點。教協會與新婦女協進會於3月5日合辦「性別平等在校園—從女教師的裙與褲說起」論壇,以去年女教師服飾個案作為討論性別教育的起點,透過學生、教師、副校長、律師、社工及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的分享和交流,反思現時校園文化的性別議題,藉此引起教育界及公眾的關注,並促請平機會及教育局盡快訂立「性別歧視教育實務守則」,進行調查,加強推動性別教育的工作。

不檢討制度卻責怪穿褲女性

席間,去年就服飾問題入稟的前教師鄺皓凝回顧個案的感受和體會,指事件過後仍有聽聞一些學校要求女教師及女教學助理穿裙上班。有感案件即使到入稟階段,對學校的阻嚇力仍然不足。鄺慨嘆部分學校仍未有檢討和修正制度上的歧視問題,反而去責怪穿褲的教師。她期望教育局和平機會能強化其角色與功能,為受屈的教師主持公道,提供更多援助。

學校管理層應與時並進校園不可以封閉

接著,福建中學副校長兼女教師協會主席周蘿茜表示,教師作為一個專業,懂得因應場合而衡量穿甚麼服飾,穿裙還是穿褲,應由女教師自己決定,並強調:「學校管理層應與時並進,要不時鼓勵討論,而校規經過討論後是可以修改的。現在時代已不同了,校園不可以是封閉的。」隨後,平機會主席林煥光,指法例有時難以處理深層次文化和性別定型的問題。林向會眾展示古今中外的服飾相片及多名女外交官穿褲的例子後稱:「若大家放眼世界,看多些新聞便會知道,在現時二十一世紀,若學校還以這麼單一的標準去要求女教師穿裙是那麼不合理。」

為甚麼女子穿褲要找理由

學生Miki Lai憶述其中一所她曾就讀的學校,容許女生在氣溫低過18度時穿褲,但到另一位校長上任後,便收緊至氣溫低過12度才可穿褲,引起很多同學的討論,並對學校的決定感到莫名其妙。Miki表示,學校解釋的理由是要統一,但對同學來說並不是合理的理由。學校對學生的校服有多重掌控,最主要的目的不在於功能上,而是去滿足校方對男子或女子的期望。Miki 強調:「若果我們說尊重一個人的時候,為甚麼女子穿褲好像要找一個理由,為甚麼不可純粹喜歡穿褲?」

性教育性侵犯困擾學校未有政策處理

新婦女協進會代表兼社工譚嘉瑛指出,校園內的空間使用權會受服飾限制,女生往往要換了運動衫和球鞋之後,才可在球場活動,屆時球場已經被男生霸佔了。除了衣著問題外,譚認為如何推行性教育、處理性侵犯等問題亦困擾著學校,而學校並無平等機會政策參照。此外,譚對教育局缺席是次論壇表示失望,建議教育局在政策上提供協助,同時呼籲婦女事務委員會和平機會敦促教育局在性別的議題上多做工作,否則小市民和小團體會很無助。

老師也捍衛不到自身平等權利

莊耀洸以法律和人權的角度,指出在校園的環境中,穿裙上落樓梯很不便,很容易被人偷拍或偷窺,若影像被放在互聯網流傳,對當事人的傷害會更大,影響著健康權和安全權。莊耀洸提出,我們說學生需要平等權利,若然老師也捍衛不到自身的平等權利,那何況是學生呢?

嘉賓討論平機會處理服飾個案的摘錄:
莊(莊耀洸)、林(林煥光)、鄺(鄺皓凝)

林:在法律上平機會能夠做到是有限的,最根本都是要移風易俗。在政策和法律層面可以協助推動,更好的是通過反思作出改變。

莊:雖然要移風易俗改變人的思想,但官司是很重要的,特別在權力非常不平等的情況下,否則學校是不會懼怕的。

林:如果可以避免,不想拖一間學校去法庭,學校有學生,將來的學生都是以學校的印象作為參照標準,隨便將學校拖入去一場官司,將學校打得七零八落,就算勝訴,那是否一場勝仗呢?都是一個大問號。所以通過個案帶出議題,讓學校和整個社會覺醒,其實這不單是裙褲之爭,原來是更深層次男女在社會上平權和大家自由選擇的議題,最終是人權問題。
鄺:為甚麼要在違例學校的名聲與社會公義或是歧視之間作出取捨?究竟是哪一項較重要?歧視個案是關乎整個社會的,既然是學校做法不妥,為何不去糾正學校的做法?

林:或者是我表達得不好,當接觸鄺老師的個案時,也奇怪學校為何不願和解,我很難想像這個個案,有任何一個法官會判學校勝訴,但現實是學校完全拒絕和解。最終認同去到那些位時,平機會能夠幫助的時候,應該要去做的。

鄺:我的個案說明,一些學校未有自我反思,不能符合大眾的期望。
林:就著鄺老師的個案,我們也奇怪為何學校沒有這個反思的能力。希望教育機構能示範給社會看,是一個主動有能力學習、反思,跟隨時代進步的機構。

莊:學校培養很多學生,影響很多人的思想,我們談論性別平等、性別身份是很重要的,但校方對身體外表有很大控制,十分影響性別定型的認知,所以我們希望平機會盡快制定教育實務守則,為學校提供更多指引,而教育局在教師和校長的培訓課程,應加入性別平等教育和人權的部分;教育局和平機會應調查了解學校的實際情況,如儀表規則和平等機會政策,以啟動下一階段如何改善性別平等。

共建健康校園活出精采人生
—— 回應一名不堪壓力而辭職的教師

教得健康支援中心中心主任梁淑明

在584期《教協報》讀到一位已辭去教席的老師一篇文章《忍辱負重?隨波逐流?》,文章末段:「現今教師所受之委屈,向誰傾訴?但絕不能輕生了事。為了生活,只能忍辱負重;要不,隨波逐流,以五代馮道作樣本吧!」字裡行間強烈感受到他(她)的無奈和痛心!

我本身是教協職員,在教師和學生層面服務多年,期間看著教師的教學生活不斷變化,壓力不斷增加,更不幸的是有教師選擇結束生命,當中還有我相識的我的痛心莫過於此!教協會深深體會教師的壓力,故邀得香港小童群益會合作,申請得優質教育基金,合力籌辦一所「教得健康支援中心」,盼望透過輔導、熱線、到校服務、減壓及康體活動,讓教師減減壓、喘喘氣。

教育政策的大方向自有教協會關注,政策以外有關教師情緒的舒緩及精神健康的提升則由「中心」處理。我們期望透過多元化的服務及活動,慢慢編織出一個助人自助的安全網──為有舒緩情緒需要的教師提供協助,加強教師對精神健康意識的認識及關注,推廣正面的校園文化,改善生活模式。

各位教師,你們並不孤單。我們有專業輔導員、近八十人的教師支援熱線工作人員、不斷擴大的導師團隊及互助網絡,更有一個屬於您的「中心」。如您遇到困難,或感覺煩擾、或想找人分享經驗,我們都在等著您。

「縴夫」雖然難為,每一步都是一個艱苦的印記,但旅程中協力同行,困難是總可以解決的。就讓我們一起努力,相濡以沫,繼續爭取更完善的教育制度,建造更健康的校園,活出更精采的人生。

創造共融 特事特辦 全面照顧南大嶼及正生學生

教協報記者

2月14日,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討論「南大嶼的學額供應」,邀請團體表達意見。教協會就此提交了意見書,並派代表到場發言。

教協會認為,在南大嶼的學額供應問題上,當局須以照顧學生利益為第一考慮,無論是等待新校舍的正生書院學生,還是每天長途跋涉跨區上學的南大嶼學生(包括為數不少的非華語學童),他們的福祉都亟需照顧。

兌現承諾,積極協助正生書院遷校

南大嶼的學額供應,一直與戒毒學校正生書院遷入梅窩的建議糾纏在一起。就前南約區中學校舍的用途,亦曾引發相關人士之間的對抗情緒。事實上,不論正生書院學生還是南大嶼的學生,他們在此事上都是弱勢的一群,在過往的爭拗中,都受到不必要的傷害。必須指出:協助正生書院遷校,與協助南大嶼居民子女就近入學,兩者同是基本而合理的要求,絕不應該成為互相排斥、非此即彼的選項;當局更應盡力避免因運用資源僵化,而造成兩者衝突的局面。

正生書院遷校問題,迄今仍未獲得解決,師生依舊在惡劣的環境下教學,學校超收情況嚴重。政府花費了龐大資源於校園驗毒之上,但對戒毒學校的支援,卻缺乏果斷承擔,令抗毒運動的重要環節有所缺失。正生書院遷校的爭議能否妥善解決,不單是一所私校的發展問題,也考驗政府正視毒害的決心。因此,本會認為政府須兌現對正生書院的承諾,積極協助正生書院遷校。

照顧南大嶼學童,因應偏遠地區情況,特事特辦

本會認為,當局在處理南大嶼學童需要時,評估欠周詳,缺乏同理心。教育局表示,南大嶼兩所小學每年畢業生約有50人,即使全數在區內升讀中一,也不能滿足現時中一至少開三班(61人)的要求,因此拒絕開辦新中學。然而,單以兩所小學的畢業生數目來計算學額需求,並不準確,因為尚有不少學童,因各種原因沒有就讀於那兩所小學。例如區內非的華語學童,佔學齡人口的三分一,但他們的需要一直被遺忘,連教育當局也無法提供有關數字。

更重要的是,本會並不認同三班61人的硬性開班線,其實即使開辦兩班,在新學制下也能提供足夠的科目讓學生選擇,而且,小班小校更能提昇師生互動的質量。當局設下了難以滿足的辦學門檻,其實是承襲了殺校政策的思維,以功利的成本考量,忽視多元的教育需要。如今偏遠地區的學童每天舟車勞頓,正是這種思維的受害者。因此教協會認為,考慮到南大嶼的特殊情況,政府完全有條件放寬開班數及每班人數的規定,以滿足就近入學的需求。政府亦應進行詳細調查,了解區內學童包括非華語學童的學習需要,以作籌劃。

總括而言,當局應秉持學生為本的原則,特事特辦的態度,在兼顧所有學生權益的前提下,得出一個共融、多贏的方案。

《趣味的中國文學》: 馳騁文字創意空間

本港的教育制度朝令夕改,老師們不單要應付繁重的教學工作,還要花大量時間處理因教育改革帶來的繁瑣事務,不少老師發覺已達耗竭階段,難以走出困局。在眾多的老師群中,語文科老師要承受的壓力更非比尋常,由基準試的要求至課程編排和考評方法的大變動,都令語文科老師工作百上加斤,苦不堪言。

語文科老師於教學過程中經常遇到的主要困難有三。其一,學生們總是提不起興趣學習;其二,學生們對老師給予的習作總是敷衍了事,「為交功課而交功課」;其三,老師搜集或製作教材時苦無參考資料。

向大家推介周嘉強的新作:《趣味的中國文學》。也許大家能從中尋到一些解難方法。其一,要提起學生的興趣,必須先引起學習動機,以生動活潑的手法把學生帶進奇妙的學習旅程。現今的年青人愛挑戰、愛尋新玩意,老師若依書直說,學生不沉沉入睡才怪!試想像這方法:於電腦熒幕打出這繞口令:「蔣家羊、楊家牆,蔣家羊撞倒了楊家牆;楊家牆壓死了蔣家羊。楊家要蔣家賠牆,蔣家要楊家賠羊。」挑戰學生誰可最快最準讀出繞口令,課室氣氛頓時熱鬧起來,學生踴躍參與,學習興趣也自然提高,老師便可進一步引入當天的教學範疇了。周嘉強的《趣味的中國文學》,載有趣味盎然的項目:對聯、燈謎、歇後語和相關語、異體詩、拆合字、疊字、集句、改變句讀、回文詩詞、酒令等,每一項都能作為引起學生學習興趣的教材,豐富多采。

其二,老師要求學生們做的習作,很多時局限於說明文、事文、議論文、應用文等,寫多了也覺沉悶。何不改改作風,挑戰學生寫寫疊字對聯、疊字詩,學習疊字詞的美妙創意?李清照的「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作為引子,讓學生於課堂集體另創疊字詞,回家創意寫作,把疊字詞融入文章,超越傳統交功課態度,讓學生馳騁於文字創意的海天空裡!這本《趣味的中國文學》替大家摘錄不少名家作品,盡是精采例子。

其三,教改把中學生一向必讀的範文通通刪掉,老師可自行選擇一些文章作為重點教材。這安排也讓老師們更有彈性,但於選取教材時便要再花時間了。李鴻烈先生於《趣味的中國文學》序言曰「如吾國半睡千年之詩詞、聯語酒令等文學尖兵、莫不精神抖擻,風趣多姿」,此書精粹,教師信手拈來,何其快哉!

周嘉強的《趣味的中國文學》,旁徵博引、深入淺出,是語文教師不可多得的參考資料,是學生們必備之課外讀物。您從此書必能獲取靈感無數,從而舒緩教學壓力、提升教與學的質素。

茉莉花的顫動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潘嘉偉

今年初在北非和中東接連發生的民主運動,推翻了一些長期獨裁政權,隨即令同樣是獨裁政權的中國政府大為緊張。剛好差不多在同一時間,幾位北京維權律師江天勇和唐吉田只是因為在飯聚中談及如何幫助全家被軟禁在家的山東失明「赤腳律師」陳光誠,便相繼被公安國保帶走;北京法律學者、中國政法大學講師滕彪博士於2月19日晚上在家中被帶走,他家裡也被搜查。內地的情況變得更為緊張,中國政府藉口為「維穩」,繼續瘋狂抓捕維權人士,以「喝茶」為名恐嚇他們,甚至派人到他們家裡搜查,恐嚇他們的家人。

由於年初在北非的突尼西亞發生「茉莉花革命」,腐敗的政權立即倒台,要求民主之火迅速蔓延至中東其他國家,埃及人民在十八天之內推翻了獨裁三十年的政權,利比亞人民同樣受到鼓舞而奮力爭取。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國的網民於2月19日呼籲北京、天津、上海、廣州等十三個大城市的市民以「茉莉花革命」舉行集會,然後在下一個星期天再舉行一次,而且增加了參加的城市。

到底參加集會的人做了甚麼?他們沒有像突尼西亞、埃及和利比亞人民激動的在大街廣場上大喊口號,或者領導大批民眾出來的組織者,有的只是散步的市民,但滿街都是公安和便衣警察,民眾根本連聚集在一起的機會也沒有,完全沒有可能會發生「革命」性的動亂,政府已如臨大敵,大肆抓捕維權人士,不論有否參與或呼籲民眾參與行動的,都一一被帶走,至截稿為止,短短兩星期之內,已有二十多人被拘留、被談話、被「喝茶」,集會行動還沒形成,政府便以高壓手段以圖把它消滅於萌芽階段。「茉莉花」顫動了政府的神經,迅速變成「敏感詞」了。

舉辦集會的城市當中,廣州是內地以媒體和社會文化比較開放而聞名的。可是,雖然在廣州參與集會的民眾只是很少,但有兩名維權律師和幾名維權人士接連被帶走。廣州維權律師劉士輝於2月20日中午欲前往廣州人民公園響應「茉莉花革命」時,甫步出寓所,即被停泊在路邊一部汽車內走出來的四、五個大漢衝上前毆打。他的雙腿被嚴重打傷,身上相機亦被搶去。劉士輝出院回家不久,便與外界失去聯繫。另一名廣州維權律師唐荊陵亦於2月22日上午被國保人員帶走,他妻子期後被國保告之,唐荊陵被「監視居住」,但沒有出示任何文件。

外國和香港駐北京的記者也不能倖免,他們只是執行他們的採訪工作,公安居然毆打和警告他們不要採訪集會,有香港、台灣、日本、美國、英國和德國等等記者在集會現場被驅趕、被毆打、被短暫帶走問話。面對國際新聞界和國際社會的批評,中國外交部姜瑜回應公安約談外國駐京記者的時候,居然說:「不要拿法律當擋箭牌。問題的實質是有人唯恐天下不亂,想在中國鬧事。對於抱有這種動機的人,我想甚麼法律也保護不了他。」姜瑜此言公然說明中國政府視法律如糞土,只要政府不喜歡,就算是說出真相,報道事實,也不會得到法律保障,這是極其霸權的態度。

為了推動法治,中國越不想談法律,我們越需要向中國政府說明他們的法律承諾。中國政府於1998年簽署了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到現在還不提交人大批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9條說明:「一.人人有保持意見不受干預之權利。二.人人有發表自由之權利;此種權利包括以語言、文字或出版物、藝術或自己選擇之其他方式,不分國界,尋求、接受及傳播各種消息及思想之自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五條亦說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現在民眾的行動只是和平集會和散步,完全沒有鼓吹暴力,除非中國政府有足夠證據,否則,中國政府以甚麼法律理據抓捕參與者,甚至拘禁和限制其他沒有參與行動的維權人士和維權律師的人身自由?因此,中國政府必須立即釋放所有維權人士及參與集會的人士。

專上教育基金捨本逐末  投資教育不能畫餅充饑

教協報記者

政府計劃每年撥款約1.25億元,分別向修讀自資專上課程的傑出學生提供獎學金,以及資助有助加強教學成效和質素保證的計劃。這項遲來的支援措施,既不能掩飾副學士學額「大躍進」的無窮後患,更無法抵銷因資助學位不足,新舊學制成千上萬學生成績達標,但卻不獲學位的升學壓力和社會危機。 …… 閱讀全文

和平、理性、非暴力

張文光

行政長官遭遇的示威,我希望警方進行公正調查,司法機關按照香港法律作出裁決,今日不適宜評論。我相信李少光局長明白,香港是有法律的,不可以隨便定性,亦不適宜靠朦朧的電視鏡頭,作出定性。但我作為教育界議員,我會堅持立法會:應該和平理性表達意見。

立法會會議是直播的,很多學校利用立法會會議作為通識課,學生與老師一起收看,甚至有老師經常帶學生旁聽立法會會議,和平理性是必須的。立法會甚至是學校的標準和楷模。因此,我不會同意立法會用擲蕉、擲樽、掃、粗口,或以侮辱性語言,表達政見和主張,這是我的價值觀。

己所不欲 勿施於人

中國有句說話:「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今日我們可以很暢快地羞辱人,但同樣地,亦要面臨對方的羞辱,這是沒有盡期的。因此,議員要按照議會的法規作出節制。魯迅先生有句說話,我曾經引用來評述這件事,便是:「辱罵與恐嚇決不是戰鬥」。如果用辱罵和恐嚇來達到目的,即使成功,都是以暴易暴,並非戰鬥。

但我當然明白,民怨實在太深,議會又缺乏民主的制度,令公眾的不滿和憤怒,在議會內成為影響政府的決策、實現人民願望的平台。於是,激憤過火便由此而生。但我仍然反對暴力。就像六四,是暴力鎮壓,但22年要求平反六四的人民運動,堅持的卻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則。22年來,力量仍然強大。從歷史中可以看到,在主流的人民中,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力量是最大的,而且是世界性的。

鎮壓民主 始作俑者

政府應該深思,為何社會上的民情越來越激憤,為何激憤可以引來更大的共鳴,為何激憤能夠點出社會的矛盾和深層的危機。這是因為我們的確存在著一個不民主的議會,存在著一個無需向人民負責的行政主導的政府。由於長期而持續地壓抑民意,而造成了反彈和反抗。因此,政府鎮壓民主,的確是始作俑者。

當我們批評暴力的時候,我認為同時應該要批評的是政府,它要對今日激憤的民情負上責任,甚至是最根本的責任。我們共同組成這個議會,共同成為這個社會一個部分,當議會內主流民意被否決,而且是經常、持續、無道理地被否決時;當一個政府視人民的渴望和追求如無物時;甚至說得通俗一些:不見棺材,不流眼淚;不水浸眼眉,不知死;聽不到洋紫荊三個字,便不讓步的話。這個政府便要深思。

當前的政府和議會,是製造粗暴或暴力的土壤,但無論如何,我仍然要說,無論政治環境如何惡劣;無論民主進程如何艱難,無論我們的事業如何崎嶇;無論我們的追求如何渺茫,我仍然渴望和相信,在議會和社會內外的鬥爭,是要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進行,這是實現我們信念和理想,最持續而合理的方式。

張文光動議「爭取15年免費教育」 修訂議案獲立法會通過

教協報記者

繼幼兒教育大聯盟於上月23日,組織了3千6百名幼師及家長帶同幼兒到政府總部請願後,第二波跟進行動,是由本會副會長張文光在立法會提出「爭取15年免費教育」的議案辯論,期望透過議會力量向政府進一步施壓。有關辯論於上周三進行,修訂議案最終獲得投票通過。張文光在辯論中,從本港教育政策和投資的落後,到本港推行15年免費教育的可行性,進而就學券以純自由市場發展幼兒教育出現的漏弊作出論證,以爭取議員投票支持議案,本文是他的發言撮要。

財政儲備嚴重水浸 幼教投資窮上加窮

政府下周發表的財政預算案,預料本年度的財政盈餘,最終可高達6至8百億,財政儲備更隨時突破6千億,等同政府23個月的開支。眾所周知,這是一份嚴重水浸的財政預算案。面對巨額財政盈餘,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反駁說,這不是官富民窮。
回頭審視香港的教育,特別是幼兒教育,到底是窮還是富。本港整體的教育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只有3.25%,根據美國中央情報局網頁資料,世界186個經濟體的教育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的比例,香港排名只有137,教育投資不但是亞洲四小龍中最低,與馬來西亞及泰國等亞洲國家相比亦猶有不及。當中,幼兒教育即使加入學券資助,09年度開支23億,仍只佔本地生產總值的0.14%,可謂窮上加窮。

澳台落實免費幼教 教育雄心遠勝本港

教育不是福利,而是推動社會持續發展的重要投資,要發展知識型經濟,培育人才至為關鍵。可是,曾俊華一方面說,要將財富作安穩的投資,尋求理想的回報,為我們的下一代築起穩固的防火牆,但另一方面又拒絕幼教界和全港家長的強烈要求:由政府提供15年免費教育。

社會對免費資助幼兒教育的期望,絕對不是奢求,初步估計,只須額外增加10億,便可實現15年免費教育。而全面資助幼兒教育,獲益的是14萬幼童,我們絕對有能力承擔,而且相當值得。鄰近的澳門和台灣政府,都以實際行動確認幼兒教育的重要,宣布於今年落實15年免費教育,將幼教納入資助,資助模式雖然不同,但對培育人才、優化基礎教育的雄心卻非常明顯,本港政府再不思進取,政策便會落後於人,失去國際競爭力。

免費幼教不欠方法只欠決心

為本港幼兒提供免費教育,情理兼備。可是最近傳媒指出,政府就全面資助幼教提出似是而非的理由,包括校舍、派位等等,作為推搪的藉口,但這些只屬技術性的枝節,顯示政府詞窮理屈而已。全面落實免費教育,欠缺的不是方法,而是政府對教育承擔的勇氣和決心。回顧本港教育發展,1978年政府落實9年免費教育時,學校條件遠比今天的幼稚園參差,有天台學校、村校,甚至有雞寮一類的徙置區學校,教學不單有複式,連三複教學,即一個老師同一時間兼教三班都有,但政府當年都有魄力和方法逐步建立資助系統,難道特區政府連殖民政府也不如?何況,今天幼兒教育經過學券制的洗禮,已經大大縮減了質素、師資及學費等方面的差異,為幼教納入全面資助,提供了五大有利的條件:

  1. 學券制確立自評外評制度,為政府資助提供質素保證,評核結果須在網上公布,這項問責要求甚至比中小學更嚴格;
  2. 學券資助訂立學費上限,09學年參與學券資助的762所幼稚園,半日制平均學費為17,993元,全日制為29,295元,佔全港非牟利幼稚園的九成半。學費在有所規範下逐步拉近,有利於參照直資模式計算單位成本,按收生人數百份百資助所有幼稚園。當然,教育局須加強堵塞中小直資學校的監察漏洞,並防止製造教育的階級分化;
  3. 學券制提出幼師5年內完成文憑進修,校長須具學位資歷,劃一了幼師的基本資歷要求,為訂立新的薪級表及劃一資助薪酬提供了基礎;
  4. 09學年入讀幼稚園各級的兒童超過14萬,幼教雖非強制,但已接近百分百自願入學,成為基礎教育的開端,提供免費幼教切合社會發展和需要。當前倡議與直資學校相類的資助制度,既非強迫又有別於津貼中小學的派位模式,減少技術困難,有利資助模式的過渡;
  5. 幼稚園雖無固定校舍,但政府於05年協調學前教育,透過修訂法例確立和改善監管範圍,包括幼兒活動面積、師生比例、廚房設置等,確保幼稚園符合基本軟硬件的要求。

學券資助製造亂局曾蔭權應迷途知返

落實15年免費教育,不但有著天時地利,也有人和。上月23日,有3千6百名幼師和家長帶同幼兒到特首辦請願,這是人心所向。曾蔭權應迷途知返,不能罔顧現實,無視學券製造的亂局,因為學券制4年的實踐,已充分體現純粹的自由市場,不利本港長遠發展以質素為先、專業為本的幼兒教育。

學券制的一大敗筆,是以自由市場包裝,取消了幼師薪級表,剝奪幼師唯一的職業保障,結果幼師薪酬不是建基於專業資歷,而是隨收生人數、社會經濟狀況和教師人手供求而浮動,令幼師流動和流失嚴重,全日制幼師流失竟高達5成!此外,學券雖提供進修資助,但同時衍生大量行政工作,令幼師百上加斤,難以發揮所學,抵銷專業發展帶來的效用;學券對雙職家庭的支援也追不上需求,大量收入不高但未符學費減免條件的雙職家庭,子女接受全日制服務的機會受到剝削;學券資助也為家長的選擇設立關卡,未能讓所有幼兒享有資助的平等權利。

藉免費幼兒教育 改良幼師教學條件

教協爭取15年免費教育,讓學童得享全免基礎教育的同時,也藉此契機改良幼師教學條件,達至政策的雙贏。因此,幼稚園納入全面資助,必須同時堵塞學券製造的流弊:重訂幼師薪酬架構,因應資歷提昇制訂薪級表,直接資助幼師薪酬,並建立健全的師資培訓制度,吸納優秀幼教人才;確保全日及半日制幼稚園的健康發展,為全日制服務提供額外的加權資助,讓幼兒獲得合理的資助和支援;透過直接資助,為幼稚園創建更優良的教學條件,例如改善幼師比例等,讓幼師有空堂備課休息,集中精力發揮教學效能。

幼教的唯一不幸:遇上夕陽政府

幼教界爭取全面資助已經超過20年,當年請願的孩子,今天已長大成人,幼師也從當年不用專業培訓,發展到今天大部分取得文憑甚至學位資歷,幼教發展條件已經成熟,全面資助萬事俱備,唯一的不幸,是遇上一個只餘一年多任期的夕陽政府,不思進取,等候收工。但教育界和家長不會放棄,我們只能繼續奮鬥,希望未來特首聽到立法會及社會的聲音,直至15年免費教育成真,開創香港教育新里程,不達目標,不會罷休。

政府回應蒼白無力

就立法會通過15年免費教育的議案,孫明揚回應稱,免費幼教要劃一收費,會窒礙幼兒教育的多元發展,而為了避免過剩免費學額,部分幼稚園更會因而倒閉。

席上張文光補充,15年免費教育,「若不是錢的問題,便是人的問題,是人的面子與懶惰的問題」。他質疑是否因學券是曾蔭權一手促成,故在他任內不容改變?還是因為官員懶惰,改變制度有很多跟進工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要求政府拋下面子、放棄懶惰,讓全港兒童得益。他總結時更指出,局長所說的困難與當年學券推出時所遇的困難,如出一轍,但政府有心推出學券,技術困難便可克服。他相信成功爭取全免幼教的日子終會來臨,屆時局長所說的困難和理由,將會被全然推翻。

解僱有機會被沒收公積金嗎?

>> 《權益與專業》主頁

權益及投訴部

過去,本部處理涉及解僱津貼學校教師的個案時,不時聽到教師反映校長要求他們自動辭職,如不依從,校長便語帶威嚇指會「寫花」其考績報告,亦會通知教育局他們是以「專業方面行為不當」為由被解僱,因而失去公積金政府捐款部分(下稱政府贈款),令教師聽罷感到惶恐,為怕隨時失去過百萬或以上的公積金,他們便會順從地辭職;而因教師「自願」遞上辭職信,學校便可繞過《資助則例》註1規定的解僱程序與他們解約。有些同工對於校長的逼迫心有不甘而向我們求助,可惜因他們已遞交辭職信,事件已是難於挽救。本部現藉此淺述公積金條例的相關部分,以解同工對於解僱是否會被沒收公積金的疑慮,並認識自己的權益。

教師因何事會被沒收公積金?

根據《津貼學校公積金規則》註2第13(2A)(b)條訂明,倘教師因專業方面行為不當或因被定罪而被迫令/自願退休、解僱/辭職或終止合約(不論合約是否完成),政府將扣除其贈款部分(連利息在內)。而最終決定是否扣除政府贈款之權,盡在教育局常任秘書長身上。

何謂「專業方面行為不當」?

雖然「專業方面行為不當」一詞意思很廣,教育局也沒有就有關一詞作出界定,但在本會歷年處理的個案經驗中,未曾遇到教師因工作表現欠佳遭解僱後而被教育局沒收其政府贈款;除非教師觸犯刑事罪行或嚴重違反教師專業操守。事實上,教育局常任秘書長在決定是否行使扣除政府贈款的權力時,會仔細研究每宗個案的個別情況,不會只憑校方單方面的講法而作出決定。

教協關注教師職業保障及權益

資助學校公積金計劃建立的目的,旨在透過僱員和政府的供款及審慎的投資,為資助學校教師在離職時,提供整筆款項作為退休保障,是教師應享的附帶福利。本會不贊成校長在處理教師工作表現時,為免除《資助則例》規定的解僱程序的麻煩,向教師冠以「專業失德行為」的罪名,動輒向教師提及沒收公積金,藉詞逼使教師自行辭職,這種行為實與威嚇無異,是不應助長的;再者,校長的言辭本身,就已觸犯「專業守則」,教師是可向操守議會投訴的。本會認為,如果校方不滿教師的教學表現,應以合情合理的態度向教師提出,要求改善,多作勸導,少作警告,反而能加強相互的溝通,將問題解決。當然如果已給予合乎情理的改善機會,教師仍沒有改善,為了維護學生的學習利益,校方按照《資助則例》的解僱程序,對教師作出警告甚至最終可能作出解僱,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對於以沒收公積金威脅教師辭職,將它用作控制教師行為、清除眼中釘的尚方寶劍,則實屬不當。

本會呼籲,若教師遇到在校內遭受不公平對待,應盡早致電27807337與權益及投訴部聯絡,我們會盡力提供協助。

(本會權益及投訴部聯絡電話 : 27807337或電郵: [email protected]

註1:《資助則例》可於教育局網頁內瀏覽www.edb.gov.hk
註2: 香港法例第279D章《津貼學校公積金規則》可於http://www.legislation.gov.hk內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