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報/特刊

通識教育的現況

趙志成

筆者於09年在本欄(563-568期)寫了再談通識教育系列,從推行理念、課程策、培訓課程、教材質素、考試與評核等層面作了較細緻的分析,早已在新高中一年級正式必修通識科時提出一些改善建議,包括請全職課程專家,就某一個單元選取議題、解釋如何選用所列的說明、運用甚麼教學策略,演繹如何才能體現課程要求,應用高階思維能力,多角度探究問題,並能轉移到解答樣本試題的考核,好讓教師們有所參考;及希望考評局提供大量樣本試題,讓大量學生試做,才能總結出描述學生能力的說明(rubrics),而不是追求與其他有明確學習內容的學科的評分標準(marking scheme),及不應花大量精力在難於判斷信度(reliability)的現行試卷模式,只追求改卷的較一致性;可能是通識科太多問題要處理,甚改善也看不到,猜想是官員們都豁出去了,這幾年的學生就當是試驗品。

新高中推行一年多,和我一同工作的專業支援團隊,有很多機會與教師們共同備課,進入課堂觀課、提意見,以至分析習作與試題的難易程度和辨別能力的數據、校內測考成績的分布;甚至與學生做訪談,追蹤他們的學習狀況,真感到學與教都無所適從,混亂一片。

以下的分析和想法都不是來自嚴謹的教育研究,是從我和支援通識教育的同事們的經驗總結出來,教育當局其實應盡早承擔責任,進行課堂教學研究。

先說高中通識進入第二年的情況:

(一)通識科的獨立專題探究(Independent Enquiry Study)已全面進行,不單是帶導IES教師的工作量問題,而是如何能持續調動學生的積極性,繼續探究,完成功課。學生們在這個校本評核的能力差異太大,探究的專題亦太多樣化,校內排位與校外比較都沒甚麼準則和一致性,教師沒法掌握應用的時間和精力。

(二)在高中一學和教的通識單元,多是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及今日香港,無論是甚麼組別的學生,都較熟悉和容易掌握,他們都在小學或初中的成長課、生活課、班主任課及共創成長路(PATH)接觸過類似課程,對自我觀、溝通、人際關係等概念有認識,其實已經有點學到悶,在考核時寫出持分者的觀點,做點推論也不困難,但當進入現代中國、全球化及能源科技等單元時,觀點及概念既要有相當的知識基礎,更需要有教師為他們概括資料、總結概念,這些能力,很多任教通識科的教師都未能掌握。

(三)多了教師任教通識,很多都是轉教、兼教、被迫地教、無奈的教,自然希望依指示,最好有教科書,有教材,依教便是,與提升學生的探究思維能力的要求相去甚遠。

(四)多用了「疑似」教科書,即課程發展處沒建議、不審閱的教科書,事實上如果沒有這些教科書,教師與學生更無所適從,但如何利用教科書的資料以達致課程要求,而不是跟著書中內容教,是要整理、增,要教師共同探究的。

(五)課堂的教學方式確是較傳統以老師為中心的教學多元化,Band III 的學生亦較投入,在他們熟悉的課題(多是單元一),更七嘴八舌,意見多多,教師也感覺良好,以為有問有答,卻隨意引申問題,枝節多而掌不牢主線,以為學生有反應就是好教學,其實不知學到甚麼。Band I的學生則任教師安排,有些要求學生在家先閱報,在課堂上發表,或在課堂上就提供資料作討論,或觀看紀錄片作分析等,都一一照做,他們就是不明白學到甚麼,和總結出甚麼概念。

(六)最令學生困惑的是學與考無從一致(align),如何知道和保證在課堂上的學習活動所得到的(知識?能力?),能在考試中應用和轉移?在分析Band I學生的成績時,大部分學生不及格,是學生懶,能力不足,還是試卷模式,試題所要求學生要答中老師「所想」才有分出了問題?我們只知道Band I學生很擔心不及格,及漸漸覺得勤力也沒用,因不知讀甚麼。Band III學生上堂可以很快樂,考試則甚麼也寫不出。

下期再談可以做甚麼。

(三談通識系列之一)

當局尋求方法 解決技術問題 15年免費教育或有轉機

教協報記者

政府就財政預算案,於上周三(3月23日)在立法會召開特別會議,由教育局局長孫明揚回應議員就教育開支方面的提問。局長於致辭時,開宗明義說「政府一直大量投資教育,培育人才」。

不過,席上張文光提出一些重要的數據,對政府表示一直大量投資教育表示質疑,特別是教育的經常開支,佔政府總經常開支比率,已連續4年下降,由07/08年度的24.4%萎縮至11/12年度的22.5%(表一)。他形容教育的可憐之處,是不能與政府經常開支比率同步增加。相反,政府的財政儲備卻年年上升,已高達5,916億,而今年的財政盈餘更隨時可達千億,在充裕的財政狀況下,卻不斷縮減教育開支比率,並不合乎香港利益和社會期望。他要求政府增加教育投資,落實15年免費教育及中學小班教學。

就15年免費教育,孫明揚回應指,當局並非財政上不可行,而是在技術層面上有困難。張文光重申,無論學費(表二)、教師資歷(表三)、校舍水平和服務重點等,這些當局所指的困難,都不可能沒有解決方法,當局可考慮以單位成本資助,或買位也可行,而事實上,學券推行後,受資助的幼稚園學費已大幅拉近,超過9成半幼師正修讀或已達文憑水平,他要求當局承諾,如能解決技術問題,局方應重新檢視政策,全面資助幼兒教育。

對此,孫明揚回應,學券其實也是一種資助方式,只是程度有別,當局願意就推行15年免費教育的技術問題與業界溝通,尋求是否有適當的解決方法。


2011-2012年度財政預算案摘要

教協報記者

立法會正審議2011/12年度,各部門的人手及開支預算。張文光今年共提出244條質詢,其中涉及教育的範疇佔110條。本報今期節錄部分與專上教育相關的數字,以供讀者參考。

  • 為應付下學年中學會考人數大幅減少的需要,職業訓練局(職訓局)推出的自願退休計劃共接獲151宗申請,其中137宗獲得批准。當中,85人為教學人員及導師,52人為行政及支援人員,有關的預算開支約為8,800萬元。
  • 職訓局預算2011/12的短期合約員工人數為790人,而可獲轉為2年期固定合約的員工人數為250人;與此同時,新薪酬聘用制度的人員數目預算為2,090人,預期可轉為按連續合約形式,以及按固定合約形式聘用的相關人員數目分別為280人及1,810人。
  • 2009/10學年,學生資助辦事處學生貸款計劃下,拖欠貸款的個案總數共17,343宗,近八成是來自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當中以非全日制課程的兼讀與持續進修課程類別問題最多,包括單項貸款金額最高(79萬元)、拖欠比率最高(56.1%)、拖欠金額最多(1.17億元),破產個案也最多(201宗,佔整體破產個案的72%)。
  • 在2010/11學年,根據學生資助辦事處現行入息審查機制,4人家庭在資助專上課程學生資助計劃和專上學生資助計劃下,可獲取全額資助的等值平均每月入息上限為8,736元。
  • 2009/10學年,學生資助辦事處透過各項專上學生貸款計劃所得的利息收入,包括風險利率、無所損益利率、貸款人在學期間利率以及每期分期還款利率,合共取得超過3.41億元。
  • 政府在2011/12年度撥款予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用以支付教資會、研究資助局及質素保證局的會議開支預算為1,453萬,較2009/10年度的開支增幅高達53%。教資會解釋,是由於研資局的海外成員人數增多,以及會議數目增加所致。
  • 根據院校提供的資料,2009/10學年,八所教資會資助院校的總收入中,74%來自政府資助,其餘則來自學費及其他收入。
  • 2009/10至2011/12學年,教資會資助院校中,只有理工大學批出員工離職計劃,期間共有48人參與計劃,涉及的金額為1,830萬元。

如欲參考與教育開支相關的數字,可進入 http://www.legco.gov.hk/yr10-11/chinese/fc/fc/w_q/edb-c.pdf瀏覽。

檢討資助學校招標及採購程序 加強行政支援減輕教師工作量

教協會

本會早前接獲校長意見,指當局應檢討資助學校招標及採購程序(下稱「程序」),並提高項目價格下限及減少入標供應商數量,以切合實際情況;而實施現行「程序」的財政限額規定至今已逾十年,也有檢討需要。故此,本會希望藉著向全港官立及資助中、小及特殊學校校長進行問卷調查,了解學校對「程序」之意見及在過程當中所引伸的行政工作量。

調查於本年1月至2月期間進行,成功回收236份有效問卷,當中的受訪學校包括小學117間、中學98間及特殊學校21間。根據調查結果,學校普遍認為教育局應對學校加強行政支援,並將招標項目的價格下限由現時的5萬元,調升至10萬元,並且要跟隨本港經濟狀況及定期調節招標項目的價格下限,而入標供應商數量亦應予以適當的彈性,以簡化招標程序,從而提高採購效率及減輕教職員工作量。

「程序」背景

現行「程序」的財政限額規定於1999年實施,至2007年再就各採購安排具體規定給予更精細的指引。該指引要求學校在不同價格下限程度的項目,分別採取相應的採購安排。如項目總值在5萬元以上,學校應就採購邀請最少5間供應商入標;總值為5萬元或以下,則可按程度選擇書面報價、口頭報價或內部評估程序。

調查結果

是次調查結果顯示,有56.5%學校不認同以5萬元的項目,作為釐定必須進行招標的價格下限。在這些學校當中,超過一半認為下限應定於10萬元或以上,另絕大部分學校認為應該跟隨本港經濟狀況,定期檢討並調節招標項目價格下限。

至於招標時邀請供應商數量問題,38%學校不認同須邀請最少5間供應商入標。當中絕大部分學校認為3間已經足夠。而62%學校認同5間供應商的規定合理,但學校亦表示需予適當彈性。

調查亦顯示,因處理學校招標及採購工作,教師工作量因而增加。他們通常在課餘時間,包括空堂、午膳及課後時間處理招標及採購工作。有接近一半的學校表示需使用41至60日時間完成整個招標工作。

執行「程序」時的具體困難

學校在回應問卷時指出現時「程序」存在3方面問題,包括:1)價格準則忽略實際狀況;2)選擇適當供應商困難;及3)學校資源錯配。

價格準則忽略實際狀況

有學校指政府應根據本港物價升幅,調升5千元的報價及5萬元的招標價格下限。此外,由於價格下限設定於過低水平,引致部分日常用品及服務採購亦須頻繁報價,當中包括紙張、資訊科技設備消耗品、清潔用品、緊急維修、儀器設備保養等。由於這些用品及服務使用頻密,以致學校教職員須經常為此進行報價甚至招標,因而引伸大量行政工作。

選擇適當供應商困難

雖然有六成學校認同招標時須邀請最少5間供應商入標,然而,亦有學校表示部分採購項目難以找到「程序」要求的5間供應商投標,當中包括互聯網、電話服務、非華語學生支援及學生輔導工作方面的撥款等。學校認為,在遇上此類情況,局方應給予適當的彈性。

學校資源錯配

有學校反映,教師須付出大量時間應付整個複雜的採購程序,違反教師本身的教學專業。此外,亦有學校認為需要有正職在身的校董參與12萬元以上標書的工作存在困難。

 本會建議,局方亦應檢討「程序」適用的採購項目範圍,例如部分日常用品及服務,當中包括紙張、資訊科技設備消耗品、清潔用品、緊急維修、儀器設備保養等。局方應考慮豁免或簡化部分日常採購項目的程序,或容許學校與供應商就相關項目簽訂更長的合約年期。

建議

提高價格下限 定期檢討程序

本會促請教育局應按經濟情況,定期調整報價及招標項目的採購價格下限。教育局應首先上調招標價格下限至10萬元,並彈性處理入標供應商數量,以切合學校實際需要。

發展網上採購系統 減輕教職員工作量

本會認為,教師的專業是教學,採購工作涉及繁多而複雜的法律及財務問題,當局應加強對學校的行政支援,簡化現時繁複的「程序」,並考慮發展網上採購系統,為學校與供應商之間就服務及物資採購供求進行配對參考,既加快採購工作流程,又減輕教職員工作量。

檢討適用範圍 豁免日常採購項目
本會建議,局方亦應檢討「程序」適用的採購項目範圍,例如部分日常用品及服務,當中包括紙張、資訊科技設備消耗品、清潔用品、緊急維修、儀器設備保養等。局方應考慮豁免或簡化部分日常採購項目的程序,或容許學校與供應商就相關項目簽訂更長的合約年期。

從戰戰兢兢 到完全投入
──會長馮偉華的一年回顧

教協報記者

馮偉華接任會長快將一年。在這短短一年間,他聯同理事會,從爭取教育權益到政制發展,經歷過不少風雨和考驗。筆者訪問了這位被外界形容為溫文務實的教協會長,細說一年來在工作上的體會,以及生活與心路的變化,由政改方案遭受抨擊,到司徒先生的離世,令他如何對自己有更深入認識和自省。他坦言,有司徒先生與張文光珠玉在前,接任會長倍感壓力,但卻有信心做好,並已從當初的戰戰兢兢,到現在完全投入角色。

熟悉馮偉華的人都知道,他很愛家庭,但要肩負教協這個龐大組織的工作,家庭生活不免受到影響,他如何平衡?要取捨嗎?對此,馮偉華笑言,當初他對太太說「擔任這工作會很忙」,但太太似乎已習以為常:「你不做這些,也會到處找其他事做。」

的確,社工出身的他,也許性格使然,從未想過停下來,一直參與不少社會事務,例如非政府組織的工作,但他說現在大部分要退下火線,以便全力做好教協工作;也因此,儘管接任會長工作量龐大,但「不在家的次數與之前差不多」。反而,他個人的興趣,例如釣魚、行山和潛水就相對減少了,「有時間也寧願多陪陪子女。我最大的快樂,便是與子女在一起,所以這不是犧牲私人時間,而要換了生活方式。」

構思接觸會員的新模式

接任會長,接觸會員的機會增多,他也希望透過新的方式,與會員保持恆常接觸。「過去一年,與會員接觸多是透過活動、研討會或頒獎禮之類,未來或考慮較深入的方式,例如會員茶聚,也會考慮網上平台,與年輕會員多點互動。」多接觸會員自然會多接收不同意見,問他過去一年,收到會員不滿的意見多嗎?他答得很直接:主要來自「政改一役」。他表示這可以理解,「因這事在社會上也意見分歧,我們去年花了不少時間疏導和解說,但對於有強烈意見的同工,加強溝通也未必能夠說服,始終彼此的立場和判斷不同。」

真心推動政改 不會避開火頭

馮偉華接任會長後不久,便代表教協參與普選聯並成為召集人,走到了最前線,就政改方案聯同部分泛民團體與中方會談。問他這是一大考驗嗎?他同意,但卻肯定地說,對一個工會而言,如果只站穩會員權益,在有爭議的社會議題上不出頭,當然是最「保險」,但教協是有社會責任的團體,不會迴避,特別是在這個會影響政制能否向前、能否突破局面的關頭。「我們認為,政改透過溝通與對話的策略有作用,就必須貫徹下去。但代價是或會引起部分會員的極度不滿,我認為這的確是一個考驗,但也讓我們更能認清自己的定位。」

筆者更是好奇,當時受到強烈的抨擊,有否一刻閃過退縮的念頭?他答得更肯定:剛剛相反。「越受攻擊,我們越能反思和確立自己的定位及為何而做。我們是真心希望社會有改善,即使是一小步,也希望政制能夠有突破,而非停滯十年。既承擔了就要堅持,即使受抨擊也不會難受,不會退縮。」

他更補充,有人認為他初任會長便高調踏上政治舞台,是為了打響知名度,這是一種誤解。「其實作為新會長,透過敏感的政治事件,去建立知名度或威信,是不適當的,而且高風險。若著重策略考慮,更應該躲起來,避開火頭,只做我們熟悉的教育事務,但我們想推動政制發展,最終邁向雙普選,便選擇去承擔。」

深刻的交手經驗:中學殺校談判

回歸教育前線,馮偉華指近年與教育局較深刻的「交手」經驗之一,是中學殺校。他表示這問題事關重大,影響教師職業,更涉及教育質素,衝擊可以很大。「我們不容有失,所以很早便提出問題和危機,不斷向政府施壓,他們最終提出凍結殺校一年,以便有空間思考解決方法。當前,減班的大方向正確,但自願不應變為強制,否則會引起很大的反彈。」但他同意,減班不是長久之計,中學人口下降嚴重,唯有小班可長遠穩定學校,也銜接小學小班,全面提昇教育質素。

路是人行出來的 爭取15年免費教育

近期同樣獲得社會熱烈響應的,是爭取15年免費教育。馮偉華強調,幼稚園多年來被政府忽視,是「最受欺負的一群」;幼教是基礎教育的一環,不應再被視為可有可無。他表示這一年接觸過不少幼教同工,感受到她們的怨氣很深,對學券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她們默默耕耘,付出很多,但待遇不成正比。然而,在爭取過程中,她們仍相當克己。教協提出15年免費教育之初,不少幼教同工還擔心會不會『太大想頭』」。但路是人行出來的,只要認定方向正確,教協便會義無反顧,而事實上社會反應極好,一面倒支持應盡早實行。面對特首選舉將至,馮偉華認為這是一個重要的契機,爭取中學小班和15年免費教育,他認定這將是教育的「兩大戰場」。

大學問題關注不足 教師壓力問題膠著

檢討一年工作,現職大學講師的馮偉華,反而認為自己對大學議題關注不足,他目前只能優先處理較尖銳的問題,例如私營大學、自資副學位課程及副學士學額和質素等,這情況有待改善。此外,他是教協「教得健康支援中心」的計劃負責人,可見他很重視教師壓力問題,「減輕教師壓力,糾纏多年也沒有進展,教育局認同問題,但局面膠著,未來要給予局方更大的壓力,為眾多的改革訂立優次,抽起或放緩部分教改措施,以便同工可專注做好教育本位的工作。」

承傳理念 守護教協

談到馮偉華這年來的心路變化,不能迴避的一件大事,就是創會會長司徒華的離世。人們慣常說「張文光是司徒華的徒弟」,那麼司徒先生對這位第三任會長又有何影響?「其實,我與司徒先生不能說十分熟絡,但他待人處事的貫徹立場,及過往經常與我們分享實戰經驗、心得和對事情的分析,在他走了之後,我覺得這些特別寶貴,非常懷念,這是平時察覺不到的,現在總是若有所失。他的離去,讓我們更肯定教協的路走得正確,促使我更有決心和需要守好這個地方。這不只是承傳司徒先生的理念,更因為教協在社會上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

上任之初,馮偉華常以戰戰兢兢來形容自己。如今事隔一年,情況又如何?「朋友都會對我說,這工作任重道遠,我也明白這條路不易走,外界對教協的期望與要求都很高」,他更坦言,有司徒先生與張文光珠玉在前,接任倍感壓力,但他有信心做好,只是模式不盡相同,他會較著重集體領導。若要總結目前的狀況,他已能滿有信心地說:完全進入角色,投入要承擔的工作。

問責越大 質素越差

出版部主任梁德賢

最近,香港教育學院發表一項有關學校領導和學生成績的研究,發現學校越實行高度問責,反而越負面地影響教學質素。

這樣一個弔詭的結果,相信前線老師不會感到意外。面對自評、外評等質素保證及問責的政策,老師若然受壓,便被迫將時間消耗在報告、表格與文山會海裡,自然會犧牲關顧學生的時間。教協會早已指出,由教改至現在的新學制新課程,工程艱鉅,當局必須從善如流,為教師拆牆鬆綁,否則教師身心俱疲,最終受害的必然是學生。

教師的身心健康,乃是本會最關注的事工。本會今年的會員代表大會,其中一項動議正是減輕教師壓力,停止自評外評,並且暫緩校評,改善班級與教師比例。
會員代表大會將於2011/4/16星期六下午3時正於本會銅鑼灣服務中心舉行,請會員代表務必出席,就重大教育議題的立場及本會的會務發展,進行表決。

及早訓練可改善腦退化症病情

教協會及基督教家庭服務中心職業治療師 陳汝威

根據政府統計處資料顯示,本港65歲或以上之長者人口比例將由2010年的13%(91萬)飆升至2030年的25%(210萬),即每4人當中便有1人是長者。腦退化症(又名老年痴呆症)隨著人口老化而變得普遍,估計到2030年,每4位80歲以上的患者,就有一位患上腦退化症。 …… 閱讀全文

焦點小組訪談 – 招募小學教師,提供TSA意見

背景: 為了解小學實行全港性系統評估(TSA)的情況,教協會正在收集小學在購買TSA教材和補課的數據。與此同時,本會亦希望以小組訪談形式,深入了解前線同工對TSA的意見,再爭取教育局檢討和改善。

對象: 在小學任教中文、英文或數學的教師

形式: 以任教科目分組訪談(中文、英文及數學)

期及時間: 4月或5月,確實時間可商議待定

地點: 教協會所

有興趣參與訪談的同工,請將姓名、聯絡電話及任教科目,電郵至[email protected]土,或致電2780 7337登記。

邁向終極普選.廢除功能組別
下一站:一次過立法徵求會員意見

教協報記者

立法會通過2012政改方案後,全港市民均享一人兩票,擴大了投票權,民主亦踏出了一小步。但是,如何保證香港邁向終極普選,廢除功能組別,就成為了大家關心的課題。

去年6月,特區政府接納民主黨提出的:全港市民一人兩票的區議會改良方案。即除了5席地區直選議席外,另5個新增的區議會功能組別議席,由現時沒有功能組別的320萬選民投票產生。

教師在立法會選舉中享有兩票,一票是地區直選,一票是教育界功能組別選舉。但是,全港大部分基層市民,或許包括教師的家人,卻沒有這第二票。2012政改方案擴大了基層市民的投票權,民主成分稍有增加,但卻只是民主的小勝。現在,教協會及普選聯乘勝追擊,提出「一次過立法」,及早確保終極普選,廢除功能組別。

問: 何謂「一次過立法」?
答: 「一次過立法」是指根據「政改五部曲」程序(註一),短期內一次過立法制定(i)2017年特首普選、(ii)2016年立法會選舉及(iii)2020年立法會普選的三個選舉安排,以確立一個全面及清晰的普選路線圖。

問: 「一次過立法」對邁向終極普選有何幫助?
答: 現在,中央政府似乎已承諾了2017、2020雙普選。但歷史證明,基本法寫明2007、2008「可以」雙普選,人大一個決議,就延後十多年。今次會不會重蹈覆轍,是合理的擔心。本來,上述(i)至(iii)的三個選舉,是分三次,每次隔幾年去立法的。這樣,香港社會必因政改爭議而長期折騰。更嚴重是,反民主的力量仍有可能中途作出更改,使雙普選再度延後。當爭取「一次過立法」成功,可免長期折騰,更可免雙普選一再拖延。

問: 如何具體落實「一次過立法」?
答: 要落實「一次過立法」,關鍵是中央政府、特區政府、立法會各黨派及香港巿民能夠就普選路線圖達成共識,然後再根據「政改五部曲」程序,將普選路線圖寫入《基本法》附件一及附件二。因此普選聯認為,特區政府應該儘快啟動有關2012以後選舉安排的討論,以推動各方就如何落實普選形成共識。

問: 普選聯有否具體的政制方案建議?
答: 普選聯已就2012以後的選舉安排擬備了「政制方案」,供公眾討論及遊說社會各界。方案重點如下:

  • 2017年特首普選:提名委員會人數為1200人,任何候選人只需獲得任何100名提名委員提名,即可進入普選階段;每名候選人不能拿超過150提名委員提名;特首普選採兩輪投票制(註二);撤除行政長官當選後要退出政黨的規定。
  • 2016年立法會選舉:由普選產生的立法會議席,應增加至不少於總議席三份之二,同時取消分組點票機制。
    • 2020年立法會普選:立法會全部議席由普選產生,分區比例代表制與不分區比例代表制各佔一半,全面取消功能組別。

 

問: 「一次過立法」是否漫天開價?是否空中樓閣?有可能成功嗎?
答: 「一次過立法」不是空中樓閣,相反,這是表達中央政府及特區政府真誠地履行2017、2020雙普選的承諾。「一次過立法」只是一次過處理3個選舉安排,而非分開3次處理,做法合情合理。

法理上,全國人大2004年提出的「政改五部曲」程序,並未有限制每一次「政改五部曲」,只可以改革一屆特首選舉及立法會選舉。因此以「一次過立法」改革多於一屆選舉,並不會違反人大決定及《基本法》。只要特首向全國人大提交報告時,建議人大授權特區政府一次過處理上述(i)至(iii)的三個選舉,就可以實行「一次過立法」。

政治上,有可能成功。第一、全港市民均有第二票選出第二個立法會議員,當初爭取時,也被譏為漫天開價,空中樓閣,最終,許多建制派都要由反對改為贊成,終於成功。可見,合情合理的要求,市民團結爭取下,有可能成功的。第二、去年五月,張文光作為民主黨代表之一,會見中聯辦副主任李剛,首先就傳達李柱銘的意見,提出五次選舉(連2012的兩個選舉)一次過立法。當時李剛已答允了全國人大會研究。現在教協會和普選聯再提出,不是新意見,只是催促中央落實研究及執行。

結論:2012政改方案雖然獲得通過,但普選路線圖的爭議並未解決,社會仍然就政制問題持續爭拗,令管治危機不斷惡化。教協會及普選聯認為,只有透過「一次過立法」落實普選,才可以從根本上解決政制的深層次矛盾,減少社會的內耗,及改善香港的整體管治。更重要是,及早立法確實時間表,防止2017、2020雙普選又再拖延。

另外,就著2012政改本地立法事宜,立法會《2010年行政長官選舉(修訂)條例草案》及《2010年立法會(修訂)條例草案》委員會已完成兩條法案的審議工作(註三),立法會將於稍後時間就兩個選舉條例恢復二讀。

如會員對「一次過立法」及2012政改本地立法有任何意見,歡迎透過傳真(傳真號碼:2770 2209)或電郵(電郵信箱:[email protected] )向教協會表達你的看法。

註一: 「政改五部曲」程序:(1) 特首向全國人大提交報告;(2) 全國人大確定政改的框架;(3) 特區政府向立法會提交政改方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通過;(4) 特首簽署同意政改方案;(5) 報請全國人大批准或備案。
註二: 若首輪投票沒有一名候選人有過半得票,就由得票最多的兩名候選人,進行第二輪投票。
註三: 立法會《2010年行政長官選舉(修訂)條例草案》及《2010年立法會(修訂)條例草案》委員會http://www.legco.gov.hk/yr10-11/chinese/bc/bc53/general/bc5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