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聽聽教育工作者的聲音:
請梁議員不要再自說自話

梁美芬及「關注通識教育聯席會議」對通識科的追擊,存在不少偏見和謬誤,對教育界的解說又置若罔聞,繼續自說自話。現就梁其中兩個主要觀點,輯錄部分前線教師及學者的回應。

梁議員的觀點(一):教師的政治立場,會令學生猜忖,老師也會以個人政治取向閱卷評分

學生、前線教育工作者及學者回應:

本人曾參與過兩屆新高中通識的評分,過程裏感受到考評局很嚴厲要求評分者要持平,而評分過程亦由多於一位老師評分,所以為合政府口味而提出支持政府之類答案並不是得分關鍵,而是考生在立論過程如何展現高水準思維。

近年來,學通識的學生與教通識的老師都清楚知識考試裏持一面之詞,或背誦新聞知識來回答通識考題相信在考評裏不會成功。

李維儉老師,《信報》 8月3日


通識科既無固定政治取態,也不要求同學認同或否定某政治主張,當然容許考生就政治爭議作獨立思考及表達意見,只要理據充分,自可得分。

何滿添校長,《信報》5月18日


「聯席」多番提及學生在考評過程中取態時備受壓力,會有偏頗狀况,不過,就校本評核5 年以來的正式運作,以及兩屆考生的放榜及上訴結果,均未見有「聯席」擔心的事實出現。

許承恩老師,《明報》9月3日


老師們縱有個人立場,但會讓其他聲音、意見表達出來。其實所謂的「保持中立」不也是一種立場?那就是不願表達任何意見的立場。

老師也是社會公民,只是做着每個公民都應做的事,自然也會有不同的立場。

潘詠詩老師,《 明報》 9月8日


言下之意,即一直以來我們這一批教師不公正,不公平。可惜,梁女士指出這個問題後,竟無援引例證,便未審先判。

楊仰風老師,《成報》 9月9日


難道梁美芬認為考評局不能客觀持平地評核學生成績,反會偏頗地讓支持拉布的學生取得較高的分數?如梁美芬的幻想屬實,學民思潮大概每年也有數十個5**了。

黃之峰同學,《明報》 9月7日

 

梁議員的觀點(二):爭議性政治議題(如佔中)不可教

前線教育工作者及學者回應:

即使學校不教授此等爭議性議題,學生都會在媒體、社交網絡及朋輩口中得知有關事件,甚至有第一身的經歷,例如參與反國教的遊行和集會等。可是,於此等途徑接收的資訊未必全面,而學生亦未必能有效處理及分析各種資訊,因而可能產生各種誤解。經過學校裏曾受有關教授爭議性議題訓練的老師有系統地提供全面的資訊及從多角度的分析,學生則能對此議題有更深入詳盡及較全面的理解,從而作出知情的抉擇。

香港教育學院 梁恩榮博士、盧恩臨女士,《明報》 6月25日


教育研究指出在教授一些抽象或深奧的概念或議題時,可採用螺旋課程設計(spiral curriculum),根據學生的能力,從小開始由淺入深教授。例如人權此一概念,在幼稚園已有人權教材套,配合簡單的日常生活例子,教授學生認識的權利及義務。

通識科所涵蓋的各個議題均有其深奧之處,例如溫室效應可以涉及艱深的化學及地理專門知識,逃避處理,只是鴕鳥的做法!

香港教育學院 梁恩榮博士、盧恩臨女士,《明報》 7月13日


新高中不是標榜建立多元共通能力和獨立多角度思考嗎?一旦如梁議員所言只考淺易題目(說穿了是不考如「佔中」事件等的政治題目),長遠會否削弱香港行之有效的評核原則,甚至進而令通識科變成和稀泥也可合格過關的科目?孰優孰劣,筆者留待讀者判斷。

何滿添校長,《明報》9月25日


同學每天均離不開政治和社會議題,如果連教學和擬題也要刻意避開日常事件,這去政治化的方向是否香港教育界之福,個人有極大疑問和保留。

何滿添校長,《信報》 5月18日


無論梁議員是否同意八十後的抗爭手法、政黨拉布、佔領中環等不同形式的社會政治參與,這些議題都是今日香港青少年接觸的世界的一部分,亦與課程內容相關。

老師如果接觸到教協「佔領中環」的教材,又決定在課堂使用,大可以將教材和媒體上不少反對「佔中」的文章一併給予學生閱讀,引導多角度思考和分析,而不是避了議題便算。

陳岡校長,《信報》 5月10日


政治乃社會生活的重要部分,公開試題中,去年一條問及「政黨政治」,今年一條問及「拉布」,學生能自由選擇正反立場,論據充足便可得分。這兩道題均與香港的重要權力機關─立法會息息相關。其實,全港考生在應考文憑試時,接近或已屆十八歲,作為一個將成年的公民,亦完成了十二年免費教育,應對現實政治有基本的認識和思考。

楊仰風老師,《成報》9月9日

 

 

教協會對改善新高中課程及評估的具體建議

關注一:課時不足

現況概要:不少學校向教協會反映三年的新高中課程若減去考試及活動日等,實際上平均只餘1900至2100小時,與教育局建議的2,700小時相距很大,缺少600至800小時不等,無數學校唯有想盡辦法追回課時落差,除了放學補課、長假期全日補課、減少課外活動的時間外,亦將每堂上課時間縮短,以騰出評核時間,追趕進度。

建議:調低課時要求;重新檢討課程的深度和廣度;刪減課程內容。 …… 閱讀全文

爭取小班教學 穩定中學發展 實現優質教育
致候任行政長官梁振英先生的公開信

梁振英先生:

我們相信,穩定學校制度,實現優質教育,是廣大社會人士的共識,也是我們和 閣下的願望。

最近的一些發展,正在危害這個美好願望的實現!今年9月,「雙班年」結束,各項新高中津貼也被削減,中學被迫裁減教師數量之多,可說史無前例。據教協會調查,每校平均要裁減5.5名教師,最多一校被削教師達14人,推算全港將要裁減達2,000名中學教師!新高中工作量大,教師壓力超標,當局理應加強人手,但事實卻背道而馳,在職教師和教學助理因而人心惶惶,影響士氣;新教師更無法入職,教師團隊將出現斷層。中學人手將更緊絀,不少學校無奈表示,要減少分組教學或新高中選修科,或增加教師教學節數。但無論哪種方法,最終都影響教學質素,令學生利益受損。

同時,未來7年,中一學生大幅下跌一萬一千人,如政府不採取有效的穩定措施,這個嚴重的人口跌幅,足以讓一百間中學消失,勢必掀起一場收生的惡性競爭,對中學教育發展將是大災難。小學殺校十年,造成的異化與內耗,遺禍深遠,這段歷史足以為鑑。而學生人口下降,並非香港獨有,不少先進地區都善用人口下降的契機,優化教育制度,推動小班教學。香港經濟富裕,家長也重視子女教育,學生理應享有更優質的教育條件。2009年在小學實現的小班教學,獲得廣泛認同,中學應盡早落實;同時應改善師生比例,減少教師教節,提昇教學成效。

我們呼籲 閣下和現屆政府共同正視中學當前的困局。我們強烈要求現屆政府

  1. 停止殺校政策,在新政府上任前,不應有任何殺校行動,確保所有中學平穩過渡;
  2. 優先在有條件的地區和教導弱勢學生的學校,減少每班學生人數;及
  3. 繼續發放各項新高中津貼,支援教師做好新高中的工作。

上述短期措施刻不容緩,只有這樣,才可以避免新政府上任後立即要面對第一波的解僱和殺校潮。

我們也敦促新任政府,落實 閣下在政綱提出的教育施政目標:「維持教育制度和政策的穩定性,與持份者休養生息」。並因應人口減少的幅度,做好規劃,實現 閣下政綱中的兩項具體措施:

  1. 立刻在收生有困難的學校,採用25人或以下的小班,教導需要特別照顧的學生。長遠而言,我們認為應該實現全港性的小班政策;
  2. 從速改善中學的行政和教師編制,增加常額教席。

我們已正式去函約晤 閣下,期望獲得正面回應,共商對策,全力穩定中學發展,實現優質教育。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
2012年6月3日

教協會向考評局提出短期措施,改善校本評核

教協會將第二度與考評局會面,跟進當局是否採納本會建議

新高中落實以來,教協會一直密切監察其發展:通識教育科進行了追式研究,至今已為期兩年,而校本評核在今年暑假前 首輪呈分後,本會也作了一次深入調查,務求以客觀數據準確查找問題;發現問題的關鍵,在於師生壓力瀕臨極限,但考評制度的認受性卻不足,當局必須從速處理,不能按原訂計劃,待2012學年才開始進行檢討。本會掌握了充分數據後,於今年8月分別約見教育局和考評局,詳盡闡釋本會的研究結果,遊說局方接納一系列長短期建議,正待當局回應。本周四(10月13日),本會將第二度與考評局會面,聽取局方將會接納本會哪些建議,及商討其他可行的改良方案。 …… 閱讀全文

2011-2012年度財政預算案摘要

教協報記者

立法會正審議2011/12年度,各部門的人手及開支預算。張文光今年共提出244條質詢,其中涉及教育的範疇佔110條。本報今期節錄部分與專上教育相關的數字,以供讀者參考。

  • 為應付下學年中學會考人數大幅減少的需要,職業訓練局(職訓局)推出的自願退休計劃共接獲151宗申請,其中137宗獲得批准。當中,85人為教學人員及導師,52人為行政及支援人員,有關的預算開支約為8,800萬元。
  • 職訓局預算2011/12的短期合約員工人數為790人,而可獲轉為2年期固定合約的員工人數為250人;與此同時,新薪酬聘用制度的人員數目預算為2,090人,預期可轉為按連續合約形式,以及按固定合約形式聘用的相關人員數目分別為280人及1,810人。
  • 2009/10學年,學生資助辦事處學生貸款計劃下,拖欠貸款的個案總數共17,343宗,近八成是來自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當中以非全日制課程的兼讀與持續進修課程類別問題最多,包括單項貸款金額最高(79萬元)、拖欠比率最高(56.1%)、拖欠金額最多(1.17億元),破產個案也最多(201宗,佔整體破產個案的72%)。
  • 在2010/11學年,根據學生資助辦事處現行入息審查機制,4人家庭在資助專上課程學生資助計劃和專上學生資助計劃下,可獲取全額資助的等值平均每月入息上限為8,736元。
  • 2009/10學年,學生資助辦事處透過各項專上學生貸款計劃所得的利息收入,包括風險利率、無所損益利率、貸款人在學期間利率以及每期分期還款利率,合共取得超過3.41億元。
  • 政府在2011/12年度撥款予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用以支付教資會、研究資助局及質素保證局的會議開支預算為1,453萬,較2009/10年度的開支增幅高達53%。教資會解釋,是由於研資局的海外成員人數增多,以及會議數目增加所致。
  • 根據院校提供的資料,2009/10學年,八所教資會資助院校的總收入中,74%來自政府資助,其餘則來自學費及其他收入。
  • 2009/10至2011/12學年,教資會資助院校中,只有理工大學批出員工離職計劃,期間共有48人參與計劃,涉及的金額為1,830萬元。

如欲參考與教育開支相關的數字,可進入 http://www.legco.gov.hk/yr10-11/chinese/fc/fc/w_q/edb-c.pdf瀏覽。

見微集 – 沒有照顧學習差異的教學方程式

趙志成

在面對學習差異的工作坊上,有任教Band 1學生近三十年的經濟科資深老師很懊惱的說,他教了多年書,都沿用近似的教學方式,找一套他認為較好的教科書,依書本的鋪排、利用提供的內容及例子講解,並參考其他課本材料、多年公開試試題、坊間的試題習作,自己撮寫「雞精式」的筆記,圈起關鍵詞彙及概念,重覆的講解及要求學生緊記某些答題竅門,在適當的部分插入公開試試題,強調操練過往試題的重要,在公開試前或長假期時就補課,用同一樣最有「效率」的教師主導教學方式,學生也挺習慣,且在會考及預科都有好成績,他亦非常有滿足感;但自新高中推行後,學生選科少了,選修這科的人數卻多了,成績最好的學生都選了其他科,現在修讀的學生水平和能力差距大了,感到困難,所以凡見到處理學習差異的工作坊及講座,都立即參加,期望能學到一套教學策略,可以在課堂上處理不同能力的學生。他很誠懇的問:這個想法及期望是否對? …… 閱讀全文

承傳司徒先生 平民教育的理念

會長馮偉華

司徒華先生是教協會創會會長,他將一生的心血和精力傾注在教協會,領導教協會從無到有,由小到大,茁壯成長,現在教協會是全港人數最多的獨立工會。我們承諾教協會一定會秉承司徒先生立會的三大方針,繼續捍衛教師權益、爭取教育改革和維護社會公義。

司徒先生是一個平民教育家,他的教育理念很簡單,就是有教無類,來者不拒,對成績不好的學生他照收,品行不好的也照收,目的是希望教育好他們。他不期望學生要有很特出的成績,只期望學生能夠老老實實、勤勤懇懇,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他對老師的要求也很簡單,最重要是「愛錫」學生,他常說不「愛錫」學生的老師不會是好老師。司徒先生以自己的一生,言傳身教,育人無數,堅持以愛心和耐心去教好學生。

為了承傳司徒先生平民教育的理念,教協理事會決定成立「司徒華教育基金」,基金有兩個主要目的:第一,希望透過發掘一些清貧和弱勢學生的經,表揚他們肯努力奮鬥,克服自身種種困難,去達成學習的目標;第二,希望發掘和表揚一些有愛心的老師與學生互動的感人歷程,以傳揚「愛錫」學生這個信念。

為了增加這個基金的透明度和公信力,我們邀請了司徒華治喪委員會召集人朱耀明牧師、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先生、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先生,聯同教協四位理、監事,組成獨立的管理委員會,負責監察基金的運作。

若果大家認同華叔平民教育的理念,希望大家都能夠支持這個基金。

落實學券改善建議 紓解幼教燃眉之困

教協報記者

立法會雖已通過由副會長張文光提出落實15年免費教育的議案,但局長孫明揚卻以免費幼教劃一收費,會令部分幼稚園倒閉、窒礙幼兒教育多元發展等原因,堅拒將幼兒教育納入基礎教育資助。

當局所提的理由十分牽強。當前,無論非牟利還是獨立私立幼稚園,均須接受法例規管,獲學券資助的幼稚園更要經過自評外評,確保軟硬設施和質素符合水平,在此基礎上納入資助,對幼稚園的自主性根本不會造成太大影響。張文光指出,當前提出參考中小學的直資模式,正是要顧及幼稚園的多元發展,何況,即使幼兒教育納入資助,獨立私立幼稚園仍會並存,以滿足不同家長的選擇和幼兒的需要,只要當局有承擔的決心,制度可以不斷完善,當局搬出「幼兒教育單一化」不過是推搪的借口而已。

學券累積的問題 應立即著手解決

學券奉行的市場機制,不利發展以專業為本的幼教服務,本會與幼教界立場堅定,認為爭取15年免費教育,將幼教納入基礎教育資助,才是提昇幼教的真正出路。因此,我們不同意檢討報告提出「學券計劃是資助學前教育的適當機制,因此建議11/12學年後繼續推行」;但我們同時關注到,學券計劃累積的問題,在幼教未獲全面資助之前,當局仍須立即著手解決,務求可於今年9月新學年落實,以解業界的燃眉之困。

事實上,不少幼教同工反映,學券推出4年,即使沒有工作小組的檢討,學券計劃的資助上限及學券面值等規定,也不可能維持不變;以學費上限為例,不少半日制幼稚園學費已臨近上限,為了壓縮成本,部分學校甚至要遏抑幼師以至校長的薪酬;由獨立私立轉營為非牟利以取得學券資助的幼稚園,因不獲租金津貼,生存空間更加狹窄,倒閉情況已相當嚴重。

前年,學費減免上限也一度引起家長強烈的非議,當局及後稍作調整,紓緩了部分家長的困境,然而,要讓低收入家庭真正受惠,當局應立即糾正學券抵銷學費減免額的計算方式,採取「先學券,後減免」的方式,即是先將學券扣減學費,然後再按應享減免比率計算資助,才能真正減輕家長的學費負擔。

去信約見孫明揚 落實學券改善建議

就全日制學費減免的「社會需要」審查準則,本會於06年曾作問卷調查,8成半受訪校長認為應取消這項規定,而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及幼教團體,也一致要求當局取消這程序繁複、要求嚴格的關卡,讓家長無論申請全日或半日制,只須通過入息審查,便可獲得有關資助,以保障低收入家庭的子女,也可公平享有全日制優質幼兒教育的機會。可是,當局最終只同意放寬「社會需要」的審批內容。如今學券檢討報告也指出,全日制學費減免申請應無須接受這項評估,當局實在再無借口繼續保留。

針對學券的多項問題,張文光除了在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提出討論議程外,已同時去信約見局長孫明揚,商討並敦促當局落實檢討報告的建議,以便各項改善措施可於今年9月啟動。

終極目標:15年免費教育

本會必須重申,檢討報告並沒有觸及幼師薪級制度、全日制加權資助,及幼教資助一視同仁等關鍵訴求,本會聯同幼教同工,不會放棄任何機會,提出15年免費教育這個終極目標,將幼教納入基礎教育資助,直接資助幼師薪酬,讓全日及半日制幼教服務,可在公平資助的基礎上健康發展,全面提昇幼教質素。

驗毒戒毒 多管齊下 打擊毒禍 
教協會「預防校園毒害氾濫」建議書

政府近期提出的校園驗毒試行計劃,引起了社會極大的爭議。事實上,維護人權和私隱等社會核心價值,與保護學生免受校園毒禍,兩者之間要如何取得合理平衡,教協會理監事的確經過反覆討論,當中包含各種不同甚至是極度分歧的觀點與角度,並在深思熟慮之後,總結出目前的建議方案:依次以「自願戒毒計劃、自願驗毒計劃和合理懷疑驗毒」三種模式,再加上警方的強力掃毒、香港與深圳聯手打擊毒販的三結合,與毒禍抗爭。本會並於8月21日與教育局、保安局及禁毒專員會面時,正式提交建議書。

教協會高度重視校園吸毒問題,在今年4月的會員代表大會上,已提出遏止毒品氾濫校園的動議,獲與會代表一致通過。決議案重點包括:要求警方、教育局、社署、傳媒、家長和學校加強合作,全方位打擊校園毒品問題;設法協助學校及早辨識吸毒學生,提供專家給予適當的支援輔導;學校要重視學生德育,建立學生正確的價值觀。本會遵照決議,支持盡早辨識吸毒學生。可是,政府近期提出的校園驗毒試行方案,動機雖然良好,但卻未能對症下藥,而且計劃單一、方法粗糙,又沒有充分諮詢持份者,就連法理問題都未好好理順便倉卒推出,結果觸發社會強烈爭議,令計劃進退失據。

人權私隱與計劃效度的不同觀點

針對自願驗毒試行計劃的人權和私隱問題,理事會交流過不同的觀點,例如,有理事提出自願驗毒方案是假定學生有罪,而且經過校方強力遊說,再加上家長拒簽同意書,或學生不願意提供驗毒樣本,都有社工跟進,學生容易在壓力下變成非自願驗毒,違反學生人權;也有意見表示,在維護學生人權與保護學生免於毒禍的兩大原則之間,必須取得平衡,當前學生吸毒一般兩、三年才被揭發,但健康已無法挽回,因此不能只強調人權而全面反對驗毒,否則毒販更肆無忌憚。

在驗毒計劃的效度方面,有理事指若強調懲罰或開除,計劃必定失敗,但也有相反意見表示,若學生抽煙要被懲罰,但吸毒卻強調不會處分,學校訓導工作會受很大衝擊;另有理事批評,英美的校園驗毒計劃,根本無法查找到嚴重吸毒的學生,反而破壞師生關係;更有理事表明,學生吸毒只是表徵,當局沒有從整體教育考慮問題,包括教改下教育生態的改變,教師工作量大增剝奪與學生互動的時間等,而自願計劃缺乏整體的跟進資源配套,效果大受質疑。

維護兩大原則 優化禁毒方案

本會深入考慮過各種觀點,在維護學生選擇權和私隱權的兩大原則下,針對當局計劃現存的問題和缺失,提出「預防校園毒害氾濫」建議,本會結論是:按先後次序,學校以自願戒毒計劃先行,繼而進行自願驗毒計劃,對不參加這兩個計劃的學生,則採取合理懷疑的驗毒方案,全方位防止毒品進入校園。社會上,警方必須持續強力掃毒,香港與深圳也聯手打擊毒販,堵截毒品源頭。

前設配套工作:自願戒毒計劃 

禁毒處表示,中學生的濫毒比率是4%,若每次抽驗40人,即不足2人,驗毒成效不宜高估。因此,配合自願驗毒計劃,本會建議前設一個「自願戒毒計劃」,透過獨立的醫護隊伍向學生講解吸毒禍害,以派咭片的形式,提供接觸校外戒毒輔導機構的簡易方法,鼓勵和推動有意戒毒的學生自願和主動求助;若一校有學生一千人當中有4%吸毒,有機會參與自願戒毒的學生隨時可達40人,其學生覆蓋面和成效可以更大。

當學生藉著自願戒毒計劃接觸戒毒機構,戒毒機構即啟動醫護人員的專業程序,並必然保證私隱不會外泄(包括學校),應更能獲得戒毒學生的信任。而參加了自願戒毒計劃的學生,即使同時參加了自願驗毒計劃,電腦也不會隨機抽出,因為他早已在「隱閉」的戒毒計劃中受到照顧,學生也可免去自願驗毒計劃的壓力,或可及早挽救更多吸毒學生。至於毒癮深卻不肯參加自願戒毒或自願驗毒計劃的學生,如被經驗社工、教師甚至警方辨別出來,則不會受本計劃的保護,按原有的機制跟進和處理。

強調多元選擇:自願驗毒計劃

此外,教協亦提出優化自願驗毒計劃的主張,其基本精神是作為試驗計劃,當局不應局限於單一的渠道或模式,應參考各界的觀點完善方案,開放多元的驗毒模式予學校選擇。不過,無論以任何方式,計劃若屬真自願,尤其要取得學生體內的尿液或頭髮,均須尊重家長及學生真正的選擇權,同意書除由家長簽署,學生即使不足18歲也應簽署同意;而且學校不能施加外力變相強迫學生驗毒,例如家長或學生否決簽署同意書,或學生不願意提供驗毒樣本,基於計劃的自願原則,學校及社工都不應施壓。本會並建議當局為計劃設立質素保證機制,當運作出現人權私隱等問題時,可即時作回應和補救。

各種方案經過學校實踐與驗證後,當局便可總結各種方案的得失,或互補不足,或合而為一,或選擇最好方法,再議定未來打擊校園毒禍的長遠策略。建議可考慮的多元自願驗毒方案包括:

驗毒模式:  有「合理懷疑」的學生驗毒;獎勵參加驗毒而沒有吸毒的學生,例如給予證書、獎狀;以學童保健計劃方式推行驗毒。

驗毒場所:不在校內進行,無論隨機抽樣或獎勵驗毒,同日由學校安排到學生在校外指定的地方,例如衛生署轄下診所等檢驗,並為發現有吸毒的學生提供戒毒或轉介服務。

驗毒方法: 可選擇驗頭髮、驗尿或其他可行的方法。

驗毒結果: 要自願計劃有望成功,應將學生憂慮的元素減至最低,例如:學生可選擇其信任的人向其披露驗毒結果;參與計劃的吸毒學生,驗毒結果無須通知警方;應將參與計劃的學生的吸毒記錄,在其戒毒成功後便立即註銷。

驗毒時間表:應充分聆聽不同持份者包括教師、家長和學生的意見,待方案細節成熟討論及妥善安排,才開始供學校選擇,學校亦可選擇不同的開始時間。

驗毒配套支援 不容或缺

配合自願驗毒計劃,本會認為當局必須提供足夠的配套支援:

  • 有需要時增加教師人手:實行驗毒後,學校發現吸毒學生數目較高,政府有責任增加學校的教師人手,進行預防吸毒和協助戒毒等工作,並統籌推廣德育課程及活動,加強學生防毒意識。當局亦應檢討校園、外展服務及戒毒服務機構的人力支援,確保被驗出的吸毒學生及其父母,可獲即時和持續的服務,避免學生及其父母情緒激動而生意外。
  • 調查青少年吸毒個案:查找及總結學生陷入毒海的原因,例如家庭關係、學校生活、師生關係、朋輩往來等。當局也應作正面的教育及宣傳,因學生吸毒的原因,包括缺乏正面、健康的生活價值,及以考試主導的教育,令弱勢學生受忽略等。
  • 輔導及復康支援:驗毒試行計劃現只採用消極性不開除的規定,而沒有在支援上作出具體承諾,當局必須制定自願驗毒的跟進計劃,提供足夠的支援。學校則應討論,對於主動求助或參與驗毒計劃而查找到的吸毒學生,以及不同意參與驗毒而最終被發現吸毒的學生,學校如何處理戒毒、輔導和處分之間的輕重平衡,作為驗毒計劃的試驗之一。

在8月21日的聯席會議上,當局回應本會建議時指出,同意推動學生自願戒毒,目前濫藥者輔導中心也在做相類的工作,向學生推介求助的途徑;當局也會向學校說明驗毒的界限,避免做成家長或學生的壓力,並會跟進期間執行出現的問題;對於優化計劃的配套支援,當局將於8月下旬初步公布;有關教師工作量問題,當局則建議另設會議商議;至於學生簽署同意書,以及不通知警方的建議,當局回應會認真考慮(近日當局已公布微調建議,要同時得到18歲以下學生簽署同意書,才能列入抽樣名單中;驗毒結果則需家長、學生和學校三方同意,方可通知警方)。

校園毒禍 真正戰場 

總結校園自願戒毒和驗毒試行計劃,本會認為這些應視作反吸毒行動的一小部分,反毒的主要戰場,仍然在加強打擊毒品源頭,警方及海關應與海外及內地的執法部門加強情報交流,在各口岸全力堵截毒品流入,並全面打擊毒販的銷售網絡,包括巡查青少年吸毒高危的娛樂場所,而反毒行動須持之以恆,不應只局限於暑假,同時爭取與境外特別是深圳當局合作掃毒及遏止跨境吸毒。

教育當局亦應從整體的教育制度,檢視教育對問題青少年失效的原因,包括對不適應主流教育的學生的支援及出路,以及教師的工作量對德育和輔導學生的影響等。本會將舉辦研討會,深入探討有關問題,諮詢教育界、家長及學生,再向當局提供參考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