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驗毒戒毒 多管齊下 打擊毒禍 
教協會「預防校園毒害氾濫」建議書

政府近期提出的校園驗毒試行計劃,引起了社會極大的爭議。事實上,維護人權和私隱等社會核心價值,與保護學生免受校園毒禍,兩者之間要如何取得合理平衡,教協會理監事的確經過反覆討論,當中包含各種不同甚至是極度分歧的觀點與角度,並在深思熟慮之後,總結出目前的建議方案:依次以「自願戒毒計劃、自願驗毒計劃和合理懷疑驗毒」三種模式,再加上警方的強力掃毒、香港與深圳聯手打擊毒販的三結合,與毒禍抗爭。本會並於8月21日與教育局、保安局及禁毒專員會面時,正式提交建議書。

教協會高度重視校園吸毒問題,在今年4月的會員代表大會上,已提出遏止毒品氾濫校園的動議,獲與會代表一致通過。決議案重點包括:要求警方、教育局、社署、傳媒、家長和學校加強合作,全方位打擊校園毒品問題;設法協助學校及早辨識吸毒學生,提供專家給予適當的支援輔導;學校要重視學生德育,建立學生正確的價值觀。本會遵照決議,支持盡早辨識吸毒學生。可是,政府近期提出的校園驗毒試行方案,動機雖然良好,但卻未能對症下藥,而且計劃單一、方法粗糙,又沒有充分諮詢持份者,就連法理問題都未好好理順便倉卒推出,結果觸發社會強烈爭議,令計劃進退失據。

人權私隱與計劃效度的不同觀點

針對自願驗毒試行計劃的人權和私隱問題,理事會交流過不同的觀點,例如,有理事提出自願驗毒方案是假定學生有罪,而且經過校方強力遊說,再加上家長拒簽同意書,或學生不願意提供驗毒樣本,都有社工跟進,學生容易在壓力下變成非自願驗毒,違反學生人權;也有意見表示,在維護學生人權與保護學生免於毒禍的兩大原則之間,必須取得平衡,當前學生吸毒一般兩、三年才被揭發,但健康已無法挽回,因此不能只強調人權而全面反對驗毒,否則毒販更肆無忌憚。

在驗毒計劃的效度方面,有理事指若強調懲罰或開除,計劃必定失敗,但也有相反意見表示,若學生抽煙要被懲罰,但吸毒卻強調不會處分,學校訓導工作會受很大衝擊;另有理事批評,英美的校園驗毒計劃,根本無法查找到嚴重吸毒的學生,反而破壞師生關係;更有理事表明,學生吸毒只是表徵,當局沒有從整體教育考慮問題,包括教改下教育生態的改變,教師工作量大增剝奪與學生互動的時間等,而自願計劃缺乏整體的跟進資源配套,效果大受質疑。

維護兩大原則 優化禁毒方案

本會深入考慮過各種觀點,在維護學生選擇權和私隱權的兩大原則下,針對當局計劃現存的問題和缺失,提出「預防校園毒害氾濫」建議,本會結論是:按先後次序,學校以自願戒毒計劃先行,繼而進行自願驗毒計劃,對不參加這兩個計劃的學生,則採取合理懷疑的驗毒方案,全方位防止毒品進入校園。社會上,警方必須持續強力掃毒,香港與深圳也聯手打擊毒販,堵截毒品源頭。

前設配套工作:自願戒毒計劃 

禁毒處表示,中學生的濫毒比率是4%,若每次抽驗40人,即不足2人,驗毒成效不宜高估。因此,配合自願驗毒計劃,本會建議前設一個「自願戒毒計劃」,透過獨立的醫護隊伍向學生講解吸毒禍害,以派咭片的形式,提供接觸校外戒毒輔導機構的簡易方法,鼓勵和推動有意戒毒的學生自願和主動求助;若一校有學生一千人當中有4%吸毒,有機會參與自願戒毒的學生隨時可達40人,其學生覆蓋面和成效可以更大。

當學生藉著自願戒毒計劃接觸戒毒機構,戒毒機構即啟動醫護人員的專業程序,並必然保證私隱不會外泄(包括學校),應更能獲得戒毒學生的信任。而參加了自願戒毒計劃的學生,即使同時參加了自願驗毒計劃,電腦也不會隨機抽出,因為他早已在「隱閉」的戒毒計劃中受到照顧,學生也可免去自願驗毒計劃的壓力,或可及早挽救更多吸毒學生。至於毒癮深卻不肯參加自願戒毒或自願驗毒計劃的學生,如被經驗社工、教師甚至警方辨別出來,則不會受本計劃的保護,按原有的機制跟進和處理。

強調多元選擇:自願驗毒計劃

此外,教協亦提出優化自願驗毒計劃的主張,其基本精神是作為試驗計劃,當局不應局限於單一的渠道或模式,應參考各界的觀點完善方案,開放多元的驗毒模式予學校選擇。不過,無論以任何方式,計劃若屬真自願,尤其要取得學生體內的尿液或頭髮,均須尊重家長及學生真正的選擇權,同意書除由家長簽署,學生即使不足18歲也應簽署同意;而且學校不能施加外力變相強迫學生驗毒,例如家長或學生否決簽署同意書,或學生不願意提供驗毒樣本,基於計劃的自願原則,學校及社工都不應施壓。本會並建議當局為計劃設立質素保證機制,當運作出現人權私隱等問題時,可即時作回應和補救。

各種方案經過學校實踐與驗證後,當局便可總結各種方案的得失,或互補不足,或合而為一,或選擇最好方法,再議定未來打擊校園毒禍的長遠策略。建議可考慮的多元自願驗毒方案包括:

驗毒模式:  有「合理懷疑」的學生驗毒;獎勵參加驗毒而沒有吸毒的學生,例如給予證書、獎狀;以學童保健計劃方式推行驗毒。

驗毒場所:不在校內進行,無論隨機抽樣或獎勵驗毒,同日由學校安排到學生在校外指定的地方,例如衛生署轄下診所等檢驗,並為發現有吸毒的學生提供戒毒或轉介服務。

驗毒方法: 可選擇驗頭髮、驗尿或其他可行的方法。

驗毒結果: 要自願計劃有望成功,應將學生憂慮的元素減至最低,例如:學生可選擇其信任的人向其披露驗毒結果;參與計劃的吸毒學生,驗毒結果無須通知警方;應將參與計劃的學生的吸毒記錄,在其戒毒成功後便立即註銷。

驗毒時間表:應充分聆聽不同持份者包括教師、家長和學生的意見,待方案細節成熟討論及妥善安排,才開始供學校選擇,學校亦可選擇不同的開始時間。

驗毒配套支援 不容或缺

配合自願驗毒計劃,本會認為當局必須提供足夠的配套支援:

  • 有需要時增加教師人手:實行驗毒後,學校發現吸毒學生數目較高,政府有責任增加學校的教師人手,進行預防吸毒和協助戒毒等工作,並統籌推廣德育課程及活動,加強學生防毒意識。當局亦應檢討校園、外展服務及戒毒服務機構的人力支援,確保被驗出的吸毒學生及其父母,可獲即時和持續的服務,避免學生及其父母情緒激動而生意外。
  • 調查青少年吸毒個案:查找及總結學生陷入毒海的原因,例如家庭關係、學校生活、師生關係、朋輩往來等。當局也應作正面的教育及宣傳,因學生吸毒的原因,包括缺乏正面、健康的生活價值,及以考試主導的教育,令弱勢學生受忽略等。
  • 輔導及復康支援:驗毒試行計劃現只採用消極性不開除的規定,而沒有在支援上作出具體承諾,當局必須制定自願驗毒的跟進計劃,提供足夠的支援。學校則應討論,對於主動求助或參與驗毒計劃而查找到的吸毒學生,以及不同意參與驗毒而最終被發現吸毒的學生,學校如何處理戒毒、輔導和處分之間的輕重平衡,作為驗毒計劃的試驗之一。

在8月21日的聯席會議上,當局回應本會建議時指出,同意推動學生自願戒毒,目前濫藥者輔導中心也在做相類的工作,向學生推介求助的途徑;當局也會向學校說明驗毒的界限,避免做成家長或學生的壓力,並會跟進期間執行出現的問題;對於優化計劃的配套支援,當局將於8月下旬初步公布;有關教師工作量問題,當局則建議另設會議商議;至於學生簽署同意書,以及不通知警方的建議,當局回應會認真考慮(近日當局已公布微調建議,要同時得到18歲以下學生簽署同意書,才能列入抽樣名單中;驗毒結果則需家長、學生和學校三方同意,方可通知警方)。

校園毒禍 真正戰場 

總結校園自願戒毒和驗毒試行計劃,本會認為這些應視作反吸毒行動的一小部分,反毒的主要戰場,仍然在加強打擊毒品源頭,警方及海關應與海外及內地的執法部門加強情報交流,在各口岸全力堵截毒品流入,並全面打擊毒販的銷售網絡,包括巡查青少年吸毒高危的娛樂場所,而反毒行動須持之以恆,不應只局限於暑假,同時爭取與境外特別是深圳當局合作掃毒及遏止跨境吸毒。

教育當局亦應從整體的教育制度,檢視教育對問題青少年失效的原因,包括對不適應主流教育的學生的支援及出路,以及教師的工作量對德育和輔導學生的影響等。本會將舉辦研討會,深入探討有關問題,諮詢教育界、家長及學生,再向當局提供參考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