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回應《2019施政報告》(小學教育)

反修例的社會矛盾未有緩和跡象,校園亦受波及,教育界面對著非常艱難的時刻。面對香港嚴峻的危機,香港研究學會本周發表的民意調查,最多受訪者(47%)認為今年《施政報告》應優先處理的是「社會撕裂」。《明報》民意調查亦分別有近七成受訪者非常同意「警方使用過度武力」,及認同政府應「大規模重組警隊」。可是,是次《施政報告》,林鄭月娥仍只針對示威活動出言譴責,重申支持警隊執法,對社會共識、市民訴求置若罔聞,做法令人非常失望。
…… 閱讀全文

回應《2019施政報告》(中學教育)

反修例的社會矛盾未有緩和跡象,校園亦受波及,教育界面對著非常艱難的時刻,學校亦多番遭到來自政府及外界人士的施壓。面對香港嚴峻的危機,香港研究學會本周發表的民意調查,最多受訪者(47%)認為今年《施政報告》應優先處理的是「社會撕裂」。《明報》民意調查亦分別有近七成受訪者非常同意「警方使用過度武力」,及認同政府應「大規模重組警隊」。可是,是次《施政報告》,林鄭月娥仍只針對示威活動出言譴責,重申支持警隊執法,對社會共識、市民訴求置若罔聞,做法令人非常失望。
…… 閱讀全文

回應《2019施政報告》(專上教育)

  反修例的社會矛盾未有緩和跡象,校園亦受波及,教育界面對著非常艱難的時刻。面對香港嚴峻的危機,香港研究學會本周發表的民意調查,最多受訪者(47%)認為今年《施政報告》應優先處理的是「社會撕裂」。《明報》民意調查亦分別有近七成受訪者非常同意「警方使用過度武力」,及認同政府應「大規模重組警隊」。可是,是次《施政報告》,林鄭月娥仍只針對示威活動出言譴責,重申支持警隊執法,對社會共識、市民訴求置若罔聞,做法令人非常失望。
…… 閱讀全文

教協調查:八成通識教師憂政治干預
教師支持必修必考,IES方案分歧大

新聞稿 2019月10月15日

因應「學校課程專責小組」發表諮詢文件,教協於9月6日至10月6日進行了問卷調查,收集通識教師對學科發展的意見,共收回319個有效回覆。調查發現,有超過八成(80.6%)受訪教師表示擔心通識科的發展會受到政治干預,反映目前環境令前線教師感到困擾。通識科近年屢受建制人士攻擊,而隨著近日因逃犯條例修訂引起的風波持續白熱化,建制人士對通識科甚至教育界的攻擊及施壓也愈加劇烈,層級也愈來愈高,意圖把政府施政失誤諉過教育界。教協認為,任何有關通識科以至教育界的修訂,都必須符合教育專業的原則,並應廣泛諮詢前線教師的意見,不應受外間政治形勢干預。 …… 閱讀全文

教協就「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諮詢文件」提交意見書

2019年10月15日

  1. 「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於2019年6月28日發表了諮詢文件。在諮詢文件發表前,教協曾於2019年6月11日向專責小組提交了初步意見書,其後亦就諮詢文件內容,透過會員諮詢會及問卷調查向前線教師收集意見 (調查數據可參見附件)。現整合資料,就中學通識教育科、中國語文科及小學教育的問題,向專責小組提交補充意見。

…… 閱讀全文

教協調查:八成通識教師憂政治干預
支持必修必考,IES方案分歧大

 本報記者

通識教育科成為部分建制人士的「箭靶」,已非一朝一夕的事,但近月隨著反修例運動的白熱化,火力越來越猛,層級也越來越高。除建制派議員外,從羅范椒芬、李國章到董建華,從《大公報》到《人民日報》及中央電視台,都加入攻擊的行列。繼教育局局長楊潤雄7月時表示「不排除重新考慮通識是否必修」,教育局又於9月23日公布推出通識教科書的「專業諮詢服務」,被認為是送審制度的先聲。教協調查發現,近八成通識教師支持維持必修必考,但同時憂慮通識科發展會受到政治干預。

…… 閱讀全文

中文科課程檢討 教協調查:須保留說話卷、 取消校本評核

 本報記者

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在6月提出初步建議,提到高中中國語文科「可以探索公開考試的聆聽和/或說話部分,以及校本評核的實施是否可以修訂或減少以創造空間」。教協早前舉辦中學課程檢討意見交流會,又向中學中文科老師發出問卷調查,了解前線教師對是次課程修訂的意見。 …… 閱讀全文

全日制增學童壓力 小學課程制度急待檢討

本報記者

面對日益繁重的學業、家課、測考、操練,香港學童壓力屢創新高;特別是小學實行全日制後,小學課程愈趨膨脹,小學生每天上課長達 八小時,放學後仍要花大量時間做功課和補習,令人關注現時制度是否能夠讓學生健康均衡地成長。根據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每名兒童都享有「生存」、「受保護」、「發展」和「參與」四種權利,當中列明所有兒童都有權享受閒暇及文化活動,成年人要盡量確保兒童健康快樂成長,包括要有合理的休息和遊戲時間,並提供能助兒童充分發展的教育機會。 …… 閱讀全文

幼師薪級表與MPS掛鈎 是挽留人才的重要一步

本報記者

現任特首對幼教同工許下的最大承諾,是制訂幼師薪級表,這是幼師爭取逾十年的共識訴求,有助提升專業地位,挽留幼教人才。可是政府上任後,卻提出用長達三年時間去收集幼師薪酬的數據,令業界有被拖延的感覺,而教育局近期的相關論述,亦令業界擔憂是為幼師薪級表的「走樣」而鋪路。 政府不斷向幼教界發放訊息,倘要在幼稚園訂立如中小學的MPS(公務員總薪級表),便必須遵從學位分配的規管措施,例如統一派位,及收生不足會導致縮班及超額教師等。不過最近當局已表明,不會循派位的方向考慮。這是否意味,一個與MPS掛鈎的幼稚園薪級表,最終不能成事?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