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沒兌現選舉承諾 辜負教育界期望
評梁振英《施政報告》

本報記者

梁振英發表上任後的首份《施政報告》,教育範疇著墨極少,既無具體政策內容,其參選政綱對教育所作的承諾,包括中學小班教學、增加資助專上學額等,全部石沉大海,有負教育界的期望。而梁振英參選時承諾「盡快實施15年免費教育」,但當下設立的專責委員會,竟是「研究免費幼稚園教育的可行性」,立場和態度嚴重倒退,令教育界嘩然。

教育財政開支比率偏低

《施政報告》強調教育經費佔政府整體開支五分之一,是各個政策範疇之冠;又指「2012年度的教育總開支預算達791億元,其中經常開支近600億元,較1997年度增加超過60%」。種種說法,無非暗示教育界:不要奢望再增加教育資源。但我們必須釐清事實:政府的教育開支佔總開支其實連年下降,由1997年的23%下跌至上年度17.6%的新低,今年微升至20.1%,仍是本港回歸16年以來的第四低位。至於說教育總開支5年增長60%,但相比於政府的總開支,2012年度政府總開支(3,937億)是1997年度(1,944 億)的兩倍以上,可見教育總開支並沒有按政府總開支作相應的增幅。反觀本港政府財政儲備豐厚,有空間和需要增加教育經費,何況,特首參選時不也強調「教育不是開支,而是對未來的投資」嗎? …… 閱讀全文

葉建源:停止教育盲目產業化

在2012年12月19日的立法會會議上,葉劉淑儀議員提出「重振本地教育質素,停止教育盲目產業化」議案進行辯論,葉建源提出修訂案並獲通過。以下為葉建源就議案致詞的內容。


我們不應單純以產業來描述及理解教育。教育局是教育部門,並非經濟生產部門,教育有更重要的使命,這一點非常重要。我們現時把「產業化」看得過份重大,便有可能令產業化的目標蓋過教育本身的目標,這是非常危險的。 …… 閱讀全文

「撤科」未竟全功 同工仍須努力 —— 回應政府對國民教育科的最新修訂

本報記者

過去的兩個多月,對教育界來說非比尋常。暑假前夕,要求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行動升溫,隨著學生、教師、家長、民間團體及市民大眾的積極參與,迅速演變成全民運動,歷經9萬人大遊行、4萬人的「公民教育開學禮」、學生、教師和市民的接力絕食,最後更將政府總部變為「公民廣場」,由初期8千人到後來12萬

人的大集會,最終逼使政府作出重大政策修訂:9月8日,梁振英宣布取消國民教育科的開展時間表、取消獨立必修科的安排,由校本決定是否開科;9月10日,教育局宣布抽起《課程指引》內「當代國情」部分,並要求課程發展議會重新檢視《課程指引》。然而,撤回科目的要求未竟全功,同工仍須努力,大聯盟抗爭亦將展開新一頁,運動由公民廣場回歸學校和社區,全民參與,遍地開花。 …… 閱讀全文

教協與大專會員 堅定不移 捍衛學術自由與公義

 1984年,是風雨飄搖的一年。當年,我在香港大學中文系畢業;當年,也是中英兩國簽署《聯合聲明》的重要日子,象徵著中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 權,標誌著英國對香港的殖民地管治行將結束。那些年,我們一群大學生懷著單純熾熱的心,經常夜以繼日地在校園裡討論甚至爭拗香港前途的依歸和福祉。有的人 希望保持現狀,爭取英國管治權不變;但有更多人支持回歸,並盼望中國和香港能夠民主富強,立足世界。我屬於後者,在擔任港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期間,積極爭 取香港民主回歸,脫離英國殖民地統治。

當時大學自由論政的氣氛,一直感染並推動著我對教育、民主和公義的追求。大學畢業不久,我便投身教學工作,然後繼續在港大修讀教育文憑和教育碩士。教育成為我的終身事業,矢志不移。

  我在教育學院任教的11年期間,深深體會大學是創造知識,推動社會進步的橋頭堡,任何政治干預和學術造假都是不能接受的。我是個過來人,對學術自由的脆弱 性的感受尤深。2007年的「教院風波」,揭露官員粗暴干預學術自由,當時我因為批評教改流弊,支持小班教學,被羅范椒芬強權打壓,她更兩度點名要求教院 把我辭退!事實上,政治干預學術的行為從未止息,相反更變本加厲,近兩年中聯辦官員和左派報章對學者的攻訐,還有近期洗腦國民教育的政治任務,令我感到危 機再現,並反思現有體制仍未能充分保障學術自由,甚至有可能成為箝制學術自由的幫兇。

我相信,香港的知識份子仍是有良知和求真理的。我會堅定不移,捍衛學術自由和民主公義,並與各大學教職員工會同心協力,爭取更多實任和長期聘用職位,讓同工享有職業穩定和學術自由的空間。懇請你投我葉建源信任的一票。謝謝!

(選舉廣告)

教協與幼教會員 團結自強 逆境奮進

 我深深記得,我的第一份禮物,來自幼稚園老師。

那個年代,可以讀幼稚園的孩子並不多。我曾在觀塘的天台幼稚園讀過一段短日子。在我僅有的記憶中,幼稚園是快樂的,可以遊戲,喝牛奶,吃餅乾,還有小睡。忘記了是甚麼緣故,我竟得到一份老師親手送的一盒玩具積木,這是我的第一份禮物,也是我最重要的禮物之一,至今未忘。

我修讀教育,深知幼兒教育的重要性。後來,我在浸大和教院的一些小班教學培訓課程中,特別加插參觀幼稚園的環節,讓小學老師們親身到幼稚園感 受一下幼兒教育的特點。比起其他學段,幼稚園教育的進步最快,校舍佈置色彩繽紛,氣氛自由,善用遊戲,教學法進步,而且小班教學,師生關係極為親密,讓來 到幼稚園的孩子,都愛上學。

初時,許多小學老師都不明白我為什麼帶他們參觀幼稚園,參觀完後,他們才發現幼稚園和小學之間的落差很大,小學課室裡什麼都沒有,冷冰冰的; 在傳統的大班教學之中,教學模式沉悶,師生之間的隔膜很大,難怪有些同學抗拒回校上課。現在,有些小學開始佈置低年級的教室,而小班教學的課堂也比過去活 潑,是個可喜的開始。

  15年免費教育,經過我們漫長的爭取,終令特首候選人納入政綱,成為新政府的施政承諾,這全靠幼教同工的團結自強。教協會不會只在選舉期間空喊討好口號, 而是敢於行動,勇於爭取,組織過多次逾千人的遊行集會,從93年爭取提供幼稚園資助,到當前爭取15年免費教育,都有賴幼教同工和團體的支持,讓爭取改善 幼兒教育的道路,縱然艱難和漫長,卻從不孤單。

教協是團隊的工作,就爭取15年免費教育,我一直參與政策研究和行動策劃,深切體會幼師進修後資歷不受重視、薪酬不獲保障的委屈,以及全日制 學校不獲公平資助的苦況。若我晉身立法會,進一步改善幼兒教育和幼師待遇,將是我首要的任務之一。懇請幼教同工支持我,在立法會繼續發揮教協與幼教同工多 年合作的力量。謝謝!

(選舉廣告)

教協與中、小和特殊學校會員 堅守崗位 逆境奮進

 1984年,是風雨飄搖的一年。當年,我在香港大學中文系畢業;當年,也是中英兩國簽署《聯合聲明》的重要日子,象徵著中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 權,標誌著英國對香港的殖民地管治行將結束。那些年,我們一群大學生懷著單純熾熱的心,經常夜以繼日地在校園裡討論甚至爭拗香港前途的依歸和福祉。有的人 希望保持現狀,爭取英國管治權不變;但有更多人支持回歸,並盼望中國和香港能夠民主富強,立足世界。我屬於後者,在擔任港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期間,積極爭 取香港民主回歸,脫離英國殖民地統治。

當時大學自由論政的氣氛,一直感染並推動著我對教育、民主和公義的追求。大學畢業不久,我便投身教學工作,然後繼續在港大修讀教育文憑和教育碩士。教育成為我的終身事業,矢志不移。

  我在中學任教了8年,然後轉到教育學院當講師,11年後再重回中學當校長,深深體會前線教師和校長的辛苦。教改逾十年,風雨不斷,是我們最艱難的日子。面 對人口下降,政府以殺校了事,危害教師的職業保障和士氣,白白浪費了改進教育的寶貴機會。而教改異化,更大大增加教師的工作壓力,貶損了教育工作的意義。 不過,我們雖在逆境,但仍然奮進向前,堅守崗位,教好學生。

我與教協會面對不公不義的政策,從來是其是,非其非。在教院任教期間,我爭取小班教學,批評教改流弊,以個人微薄力量抗衡羅范淑芬的強權打壓。我關心學生福祉,致力維護教師權益,由二十年前的TTRA到今日的新高中改革,我都極力爭取改善。

當前教育火頭處處,政府強推洗腦式國民教育科、中學面臨殺校危機。教育界需要的,是一個不附建制,不畏強權,敢言實幹的立法會議員。我不會只 在選舉期間空喊討好口號,而是敢於抗爭,與同工攜手,捍衛教育的專業與尊嚴。請您投我葉建源信心一票,我將全力以赴,不負眾望。謝謝!

(選舉廣告)

教師專業參與 同為教育願景發聲
—— 2012教師大會

香港教育學院 教育政策論壇

 在150位前線教師和教育工作者的支持和參與下,由香港教育學院教育政策論壇主辦的「2012教師大會」,於6月2日已圓滿結束。承接 2009教師大會的特色,是次大會由教師直接參與討論及通過改善教育服務質素的動議,分別就四個當前極待關注的教育議題展開理性討論,然後於全體大會中投 票通過修訂的動議文件,展現教師專業參與的力量。

分別題為「十五年均等教育莫疑遲」、「停止引入國民教育科,發展民間倡議公民教育課程指引」、「照顧多元學生群體、實踐文化共融理想」及 「評核須為教學服務,教學非為評核服務」的四項動議,大會當日合計共通過18項細目動議,當中有宏觀地從教育原則和概念議論教育政策的不足,亦有個別具體 的反思和行動指引。例如,動議「十五年均等教育莫疑遲」建議十五年免費教育下,幼兒教育的撥款機制和資助模式,及建議如何減低市場化對幼兒教育的影響;動 議「停止引入國民教育科,發展民間倡議公民教育課程指引」主張取消國民教育,爭取實行由民間多元聲音制定的公民教育課程指引;動議「評核須為教學服務,教 學非為評核服務」倡議「評核為教學服務」,呼籲教師善用評核以回饋學生學習,並避免一切異化評核為競爭指標的行為;動議「照顧多元學生群體、實踐文化共融 理想」建議主流社會應要接納和尊重少數族裔的文化,並為不同文化背景的學童提供適切的教育機會。 …… 閱讀全文

津貼「擠牙膏」 批款「審資產」
— 譴責2012-2013「通識教育科課程支援津貼」新安排

教育研部主任 張銳輝

  全港所有中學,三年前在沒有任何額外資源下,須為學生開設必修的通識教育科,為老師帶來沉重的備課及教學壓力,為學校的人事關係帶來矛盾和緊張。於是,通 識老師大聲疾呼,要求政府為通識科增加資源,設立常額教席,實踐小班教學。在老師的輿論壓力下,政府終於在新高中第二個學年(2010-2011)提供為 期兩年每校32萬的「通識教育科課程支援津貼」,讓學校可有額外資源,為通識科聘請教學助理、招請校外支援等,稍為減輕教師負擔。

上述津貼將於新學年完結,早前政府曾表示不再撥款,對於已運用資源作分組教學、聘請教學助理編撰校本教材等促進通識科教學工作的各學校, 仿如晴天霹靂:沒有老師會願意看見教學質素倒退,學生有效學習的機會下降。但同一時間,備受爭議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竟然在沒有任何教師要求之下,向學校 一次過發放了53萬!政府以往用「資源不足」推搪通識撥款的藉口不攻自破,因而更激起老師怒火;於是,老師們再次在沉重的教學工作中,騰出時間來聯署發 聲,要求政府必須提供穩定的資源,促進通識科的健康發展。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