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對專教院公平嗎?元兇是誰?》
—— 一位教員的內自省、內自訟

【編者按】
自602期《教協報》大專版一篇不署名文章〈誤人子弟的幫兇〉刊出後,業界有頗多迴響。該文章為一位高級文憑課程講師撰文揭露其學院流弊,包括合格率懷疑「造假」、英語授課有名無實及舊制教學人員「啞忍」等。
本報收到讀者艾菲君一篇〈一位教員的內自省、內自訟〉回應文章,從更根本角度指出大專院校教育生態轉壞的原因,並澄清誤人子弟的教師只屬個別事例。
因本期《教協報》稿擠,現於教協主網站刊登全文。
………………………………………………………………………………….

回應602期教協報不署名文章「誤人子弟的幫兇」。

在此先申報本人的身份和立場。本人同樣是專校院的講師、合約制員工,入職六年,有感於以上文章對一群積極、熱誠的專教院教職員有欠公允,避免讀者以偏概全,對專教院產生錯誤偏見,藉此文章以另一角度作出回應,希望給予讀者們更全面的分析空間。

自回歸後,香港特區政府提倡專上教育市場化、推行學位量化寬鬆政策、加上教育局語文政策失誤、部分港爸、港媽對子女過份溺愛,做成近年本港學 生的學習動機明顯下降,語文能力更大不如前。收生水平每況愈下,講師淪為「快譯通」的情況絕非專教院獨有的教學生態,而是全港副學位課程面對的共同問題。 香港特區政府、教育局、甚至部分家長們可能才是真正的元兇。經過本港十多年中小學教育的洗禮,分流到副學位的學生當然較UCG學生遜色,層次複雜。常言 道:「教導副學位學生全面回歸學習正軌,較港大培養博士生還要艱鉅」;事實上,副學位導師亦身處尷尬崗位,學生成績卓越歸功學生的努力,學生成績差劣便歸 咎老師不力。誠然,如果當一部人肉「快譯通」便能解決香港學生十多年來的學習問題、語文障礙,確是值得自豪的事;而蒙羞的應當是歷任教育局高官。種種問題 的徵結所在源自香港特區政府在擴張專上教育之時有否制定長遠的目標?是否有投放足夠資源以供給優質的教學設施?評估是否有足夠的專才及提供師資培訓以支援 有學習差異的同學?面對以上的情況,專教院當然要面對、承擔,奈何專教院角色始終被動,一個累積十多年的教學問題,要專教院獨力承擔整體責任,未免有點兒 荒謬、無奈。現今,只希望新一屆特區政府能夠認真對專上教育進行全面檢討,確定副學位課程的價值與地位。 …… 閱讀全文

申訴專員公署受理調查
新高中企會財爭議

企會財課程關注組麥肇輝老師

 持續半年的新高中企業、會計與財務概論科(下稱企會財)爭議終見轉機!

近日《星島日報》引述教育局副秘書長陳嘉琪博士指:「明白學界對通識科、企會財、校本評核,以及課時不足等四大新學制爭 議點的關注,坦言學制改革不會十全十美」(5月21日),這是自爭議爆發以來,企會財課程關注組聽到教育局最令人振奮的說話,肯面對問題是解決的第一步, 我們怎能不感動呢?以考生人數計算,企會財為2012年文憑試第二大選修科,何以淪為新高中四大爭議之一? …… 閱讀全文

「國民教育」政治任務,「公民教育」社會共識
叫停獨立成科,紓緩師生壓力

教協報記者

 去年教育局初次公布「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諮詢文件,教育界劣評如潮,擔心新科目成為「洗腦」教育。教協會一直支持全面認識國情世情、培育學生獨立 思考的國民及公民教育,可惜新課程卻背道而馳;而逼令中小學必須獨立成科,亦對師生構成沉重負擔。教育局於上月公布了修訂後的課程指引,堅持獨立成科,內 容雖然作了部分修改,但仍難以釋除教育界的28憂慮。

本會觀察到,新課程文件回應了諮詢期的部份意見,如在國民教育範疇,加入了民主、人權、法治等普世價值,作為教學相關的 價值觀,亦新增了「爭議性議題的學與教」附錄,反映政府在教育界及公眾的強大輿論壓力下,部分回應了大眾訴求。但仔細分析下,課程的狹隘與保守本質並未改變。


左起:理事張銳輝、馮偉華、韓連山召開記者會,闡釋教協立場。

未以「公民教育」作為課程名稱,背離教育界共識及國際趨勢

首先,在課程名稱上,當局捨棄世界(包括國內)廣用的「公民教育」,堅持選擇「國民教育」──一個反映內容偏狹,又惹來「洗腦」憂慮的名稱。在國際上, 公民教育的概念行之已久,國民教育常被認定為公民教育的一個環節,不應用來取代公民教育。其實,課程文件也承認「公民教育」是一直以來的社會共識,但當局 卻沒有解釋棄「公民」選「國民」的原因,反映背後隱含著政治任務高於教育理念,不敢面對教育界和學術界的辯論。 …… 閱讀全文

中學告急:新一波殺校潮將至
爭取凍結殺校一年 促新政府落實小班

教協會會長馮偉華

 2011學年,中一人口大跌5千,當局推出政策,逾百中學自願減班,才能穩定局面一年;今年9月,有8個分區的中一人數再現不足,而新一波人口下 降潮來勢更洶,中一學生在未來5年將急降 1.1 萬人即近17%,以比例計算,相等於縮減312班中一,84 間中學,5,325位教師。

教協不會隨便向同工告急,但這次中學形勢實在險峻。最近,當局透露未來4個學年會有6間中學被殺,但以人口下降幅度來 看,這數字令人質疑,因為單單今年9月,屯門、沙田、南區及東區等8個區域,中一學生欠3,200人即94班,如當局不提出穩定措施,單靠鄰區調撥學生實 效存疑,這非但令全港開3班中一的學校面臨高危,4班的學校也難逃縮班甚或殺校的威脅,即使不需縮班的中學,也要面對學生上移錯配的教學困難,遑論隨後一 年全港中一會再跌5,400人,局面之惡劣可想而知。 …… 閱讀全文

誰反對「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秘書長 李成康

 講堂上,教授討論甚麼是自由時,引他一位同為教授的朋友作例,他的朋友遭到親中傳媒的猛烈抨擊,要求大學革除。他的報章評論更被寄到上司的辦 公室,這些做法試圖製造恐懼,逼令教授們噤聲,是對自由的干預。香港的教授會因為敢於挑戰不義,而承受失去工作的壓力,但他們仍然堅持說真話,這種風骨值 得敬佩。

4月25日,張文光在立法會動議譴責中聯辦官員多次批評鍾庭耀博士的研究,以政治干預學術,與基本法保障學術自由的精神相違,促請政府保障學者享有不受干預和免於恐懼的學術自由。議案最終在建制派議員的反對下遭否決。

荒謬的是,反對「捍衛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議案的議員中,一些身兼大專院校最高管治機關職務,包括理大校董陳鑑林、科大校董李慧、中大校董陳克勤、港大校董葉國謙、城大顧問委員會成員何鍾泰及理大顧問委員會成員林健鋒。他們不但沒有在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受威脅時挺身而出,負起捍衛大學核心價值的責任,甚至反對上述議案,實應受到譴責,他們也沒有資格繼續當大專院校的高層。

教師和學生極力守護大學的價值時,院校高層卻在立法會放棄它們,這一趟表決揭示了,不民主的不只是政府和立法會,還有大學的管治機關,裡面的成員根本代表不了教師和學生的想法,師生作為大學的主人,卻沒有權力影響管治機關的組成。

學聯將去信要求各大學校董會承諾「捍衛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及採取措施保障它們不會因政治壓力而失去。我們在議案被否決後,發起聯署譴責聲明,單是透過網絡,已收集到超過5百個聯署,活動及聲明請參看以下連結:

聯署聲明

守護學術自由天空

教協報記者

編者按:
學術自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但香港對學術自由的保障卻是紙上談兵,連對學者職業保障和公平解職等國際公認的基本原則,至今還未能在制度上反映出來。緊隨學 者集體聯署捍衛學術自由後,張文光在立法會提出議案辯論,要求政府立法保障學術自由。本報節錄了發言的內容,而本會將繼續與學者們研究各項捍衛學術自由的 工作。

中聯辦插手干預特區事務愈來愈明顯,由懷柔統戰到強勢施壓,由地下協調到地面指揮,更由政治干預到入侵學術領域。眾所周知,中聯辦負責執行中央的旨意,其在香港的影響力,比特區政府有過之而無不及。中聯辦官員說話舉足輕重,經梁振英當選特首一役,特區政府和建制派比誰都深刻明白。

郝鐵川作為中央駐港官員,竟然不顧身份,無視基本法承諾,連學者的調查研究也要過問,更令人擔憂的是,這 是中央干預學術的先例,特別是「黨報」期間鋪天蓋地,發動對學者們的人身攻擊,甚至扣上「對中國不友善的西方陣營服務」、「搞港獨」和分裂國家的帽子,若 然不是政治敏感度不足,也應該知道有關的政治含意。中聯辦與「黨報」對學者們的口誅筆伐,像香港式的文革,令人不寒而慄。 …… 閱讀全文

促請專教院公正處理「改分事件」

教協報記者

  近日教協會接到來自職業訓練局專業教育學院(下稱專教院)講師的投訴,她在未獲知會的情況下,被同事擅自更改了她對學員的考卷評分,令合格人數大幅增加。 她感到此舉有違學術誠信,並且是對教學尊嚴的侮辱,長遠將衝擊課程及院校的學術質素,影響學術資歷的公信力,令學生受損。本會對於職訓局企圖混淆視聽,將 改分事件歸咎於個別部門的溝通誤會表示遺憾,並呼籲同工向本會舉報,以便本會作出跟進。 …… 閱讀全文

監督新任政府 落實十五年免費教育

會長 馮偉華

  特首選舉期間,教協會力爭各候選人將重大的教育議程納入政綱,其中三大教育策分別是:15年免費教育、中學小班教學,和增加大學資助學額。3位候選人皆表 示認同,現在特首選舉已經落幕,儘管梁振英不是教協選委支持的候選人,但他既上任在即,我們便有責任監督政綱的落實情況,包括與新任特首商討政策落實的時 間表及具體安排。

梁振英在其政綱小冊子裡,有關幼兒教育的主張如下:

  • 推行免費幼兒教育。在教育統籌委員會屬下成立工作小組與幼兒教育界的持份者,包括辦學團體、校長、教師和家長,共同研究具體實施辦法,考慮直接資助非牟利幼兒園和幼稚園的教師薪酬。
  • 增加對全日制幼兒園和幼稚園的資助,逐步增加全日幼兒教育的學額,優先協助缺乏支援的全職和弱勢家庭。
  • 教育局與幼兒教育界成立常設的諮議平台,制訂優質幼兒教育的發展計劃。首要任務是建立幼師的專業發展階梯和薪酬制度,逐步提高幼師的學歷,推動在職幼師持續發展和同濟間專業合作。
  • 為少數族裔幼兒提供中文學習支援。

…… 閱讀全文

「高翰儒案」對教師職業保障深具意義

教協報記者

 作為前線教育工作者,遇上不合理待遇甚或無理解僱,教育當局又把關不力而公義不彰時,我們可如何捍 衛應有的專業與尊嚴?高翰儒老師選擇訴諸法律,並展開了十年的申訴之路,過程漫長,他內心的掙扎也不少。但因為這份堅持,令他除了為自己討回公道外,終審 法院更確認了《資助則例》是教師合約的一部分,具有法律效力,這對加強教師的職業保障,意義相當深遠。

高翰儒於1984年出任全職教師,並於1990年入職鳳溪第一中學,於2000年7月他首度收到校方的律師信,表明要解僱他,理由是校方已向 他發出過4次警告,並有學生投訴其教學法不當。其後,經過教育署(現教育局)及教協會的介入,校方同意撤回解僱決定,並安排他調任至屬校的鳳溪廖萬石堂中學。

但事件並未結束。高翰儒於2001年7月,又一次收到校方的律師信,表示其教學法有問題及收到學生和家長的投訴,並將他即時解僱,高翰儒感到 受屈,「有關學生投訴,校方根本提不出實質理據,反而有二百多位學生和家長簽名支持我,校方的指控令我感到不明不白。」他再度尋求教育署介入,甚至自行與 校方的代表律師多次書信往還,但校方立場相當強硬。「當年剛推行校本管理,每當我質疑校方的解僱是否合法合理時,署方就以『簡政放權、校本管理』為由,置 身事外。」最終,署方一句「本署對校董會決定並無異議」,讓他極度失望之餘,更深感署方沒有切實執守《資助則例》,他唯有訴諸法律尋求公義,而透過私隱條 例取得自己的資料及相關證據後,更堅定了他的決心,踏上訴訟之路。只是沒有料到,這官司一打竟逾十年。 …… 閱讀全文

誤人子弟的幫兇—一位現職專業教育學院講師的我思我見

本人乃專業教育學院的現職講師,入職5年。在加入學院前,本人於任教科目之相關行業服務超過20年,位至管理層。過去5年的所見所聞,實在讓我嘖嘖稱奇,甚或令人髮指。作為納稅人、前線教育人員,為了我們的下一代實不能坐視。

我的前任部門主管曾在會議說:做我們這行最要緊的是把心掏出來,為了學生;但無論如何,也要保證他們合格。我的現任主管也不只一次這樣說:我們取錄了他們(學生),就是要幫助他們合格。我們工作的優先,就為確保學生合格!

我們部門內有不成文規定,合格率必須在百分之七十五或以上,曾經不只一次,主管級人員出面勸說前線同工修改分數,務使合 格率達標;更甚者會安排其他同事重改考卷至合格率達標。為使學生合格,我們更會安排形形色色的習班明示或暗示考題內容,同學作弊是違反校規,老師作弊是做 好本份;不然再來補考!此等心態在無政府資助的課程更甚。

合格率是主管被考核的重要指標,如不達標,他們會使用行政手段向前線人員施壓。可悲可憐!我們做的不是教育,是奉承上級意旨的高級知識份子。我們已淪為不擇手段使學生合格和誤人子弟的幫兇。我們同流合污有辱斯文。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