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學術自由與民意研究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總監 鍾庭耀

 筆者於2012年2月5日,出席由高等教育關注組舉辦的「建立一個文明的公共討論空間」公開論壇。之後,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邀請筆者在《教協報》撰文,與教育界同工再次分享感受。筆者於是把自己在論壇上發表的部份意見,更加詳細說明,另起題目與教育界同工分享。

筆者十分喜歡「教育界同工」的稱號,因為在學術自由的領域,所有教育工作者,在「教」與「學」的過程中,都需要學術自由的保護,而所「教」所「學」的原材料,都是學術研究的成果。

在論壇上,有台下學者申訴,她身為副學士課程的老師,不是大學教授,沒有從事學術研究,於是連「學者」和「知識分子」的資格都沒有,當然沒有學術自由了。

論壇之外,又有大學教授撰文,謂學術自由的最佳保證,莫過於嚴格的終身教席考核制度。因為有了終身教席,教授就可以暢所欲言,不愁大學以言解僱。

對於以上申訴和論點,筆者不能苟同。筆者認為,學術自由的最終目的,就是用來保護人類知識的產生和傳遞,而知識的產生過 程,不一定來自擁有終身教席的大學教授,甚至不是來自在院校工作的「學者」,因為不少出色的知識分子,都沒有在院校工作。相反,不少擁有學術銜頭又在院校 工作的「學者」,或者甚麼「榮譽博士」、「榮譽院士」之類,根本不配做知識分子。

因此,筆者認為,不論是否在院校工作、不論是否擁有終身教席或者學術銜頭,只要熱愛真理,真心從事知識的開發和傳遞工 作,都有資格享受學術自由。教育界同工、專上學生、研究助理等等,亦應作如是觀。在學術研究的領域,人人平等,人人為自己的工作和言論負責。校長和院長等 雖是行政首長,要為學校的運作和發展負責,但他們不應亦不能為個別同工的研究成果負責,反之亦然。這是學術與非學術活動在本質上的差異。

不過,觀乎專上學界在近十多年來的發展,情況實在令人憂慮。首先,學術機構開始重視排名,於是把大量人力物力投放到形象 工程和資源競爭方面。形象工程方面,學生成績、論文數量、以至傳媒曝光、師生國籍等,都變成宣傳工具,本末倒置。在資源競爭方面,不少活動都以金錢掛帥, 與市場掛勾。認真討論學術自由、大學傳統和知識分子責任的活動,可謂寥寥無幾。

以筆者熟悉的民意研究工作為例,本地學界、香港社會、以至兩岸四地的華人社會,當今最需要的,是建立一套具國際視野的專 業操守,和開展跨學科的專業課程,累積人才和知識。可惜,基於種種原因,本地學府的民研活動,仍然是山頭割據、各有各做,完全沒有為未來中國的發展好好打 算。

今日中國,實行一黨專政社會主義,對民意調查、民主參與等概念避之則吉。回歸之前,港英政府懾於北京政府的壓力,在諮詢 「八八直選」時來個急轉彎,透過官方「民意匯集處」生產扭曲民意的民意調查,可算是香港歷史上第一次「民調事件」。回歸初期,時為中央政府器重的行政長 官,透過助理向港大校長查問民意調查,觸發二千年七月的「民調事件」。去年底今年初,中聯辦官員抨擊筆者進行多年的「香港人身份認同感民意調查」,掀起另 一次「民調事件」。三次事件,都發生在龍年前後。雖是巧合,但亦顯示香港社會在這個領域發展緩慢,沒有好好解決民意研究的基本問題。

三次事件,都是因為本地民意調查缺乏標準,坊間調查良莠不齊,學府沒有專業培訓,於是導致官員無端過問,批評似是而非, 以政治干預學術之餘,還辯稱民調並非學術。更有甚者,是緊隨建制的左翼評論人士,即時發動文革式的批判互相呼應,握殺文明的討論空間,妨礙知識的開發和傳 遞,與學術自由的方向背道而馳。因此,我們如果珍惜學術自由,就要努力建立和維護文明的討論空間。

如果我們批評「維園亞哥」言行過激,我們也要同時批判社會對「維園亞伯」的縱容和慫恿。因為沒有「維園亞伯」在前,就沒有「維園亞哥」在後。

學券拉闊貧富懸殊
倡議免費幼兒教育 體現教育均等機會

教協報記者

 學券制推出接近5年,聲稱有助減輕家長負擔,為甚麼幼教界仍堅持倡議免費幼兒教育?

 香港教育學院於去年初,曾進行一項「家長選擇與學前教育學券計劃」問卷調查,受訪者為 1,572名幼兒班學童的母親,均屬雙職家庭,其子女均獲學券資助。調查顯示,學券雖為社經地位較高的家長帶來額外經濟幫助,但支援低社經地位家長的實效 卻成疑。學券計劃除了反映政府未有正視教育機會與社經地位的密切關係,還忽略了現時家長尤其是年青家長的負擔能力,以及不同社經地位家長選擇幼兒教育服務 時的考慮。 …… 閱讀全文

升學樽頸嚴重 新高中生何去何從?
— 新高中出路及升學圓桌會議後記

教協報記者

 
◎ 左起:洪英豪、崔日雄、張民炳、馮偉華、崔康常、黃克廉、韓連山。

 踏入2012年,新高中文憑試如箭在弦,首批考生的表現和出路,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今年更是中學文憑試與高考並存的「雙軌年」,預計兩批考生共1.4 萬人成績達標但因資助學額不足而望門興嘆,只能轉投私立大學或自資副學位課程。升學樽頸嚴重,本會早前發起聯署行動,爭取增加資助大專學額、加強自資課程 的監管和學生資助等。本會去年底舉辦圓桌會議,邀請了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崔日雄、恆生管理學院校長崔康常及香港教育政策關注社主席張民炳,從 升學輔導及培育人才等角度,探討高中學生的升學處境,及高等教育發展的問題所在。 …… 閱讀全文

校本評核精簡方案稍有進展
教協堅持擱置未開始的校本評核 全面檢討再定方向

教協報記者

  在過去五個多月,教協會曾三度與考評局秘書長唐創時會面,要求改善新高中校本評核的安排,紓緩師生工作量和壓力。在去年10月進行的第二次會議上,考評局向本會承諾推出校本評核精簡方案,我們亦隨即回應,表達了3個意見:

 1. 須在第一屆文憑試結束後全面檢討校本評核;
2. 尚未實施校本評核的學科,暫停實施,待檢討完成有結果再行安排;
3. 已實施校本評核的學科,應予精簡,並應提前一年於2013考試年落實。

  隨後我們亦向前線老師發出問卷,結果與我們提出的建議十分一致。本會於上月與考評局進行第三次會議的前一天,考評局向學校發出通告,公布在中文科及通識教 育科,提前一年(即在2013考試年)推行校本評核精簡方案,以及將11個未推行校本評核的科目延至2016學年才推行,但學校須於2014學年校本自決 參與,及於2015學年強制試行。 …… 閱讀全文

譴責干預學術與言論自由
促請學術界維護學者尊嚴

會長馮偉華

 編者按:親中力量對異見學者發動的批判,顯然不是幾位學者言論受損的個別事件。對於港大被指在校慶典禮向權貴獻媚、浸大提早發放 民調結果的醜聞,院校自主和學術自由的風波此起彼落,更令人擔心的是,政治正確的意識不斷抬頭,即使中央不用命令,特區不用「陰乾」,中聯辦不用發功,也 不忘有這樣的思想準備。

 學術自由並非靠政權賦予,學者也不是為政權服務,若然知識份子也不能或不敢說真話,大學將會出現怎樣的 文化?香港將會淪為怎樣的社會?正如大學教育關注組所說,文明的公共討論空間不會無端出現,也不是通過立法和執法手段建立。本會高度關注連串有形無形,確 證或疑似的干預學術自由的事件,並呼籲同工不要獨善其身,讓學者孤獨面對權力的打壓,而是要本良心說真話,共同捍衛學術自由與文明討論的堡壘。 …… 閱讀全文

為何教育經費總是不足夠?
── 兼評2012年度財政預算案

會長 馮偉華


◎ 會長馮偉華及教育研究部主任葉建源。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本月公布其任內最後一份財政預算案,教育預算高達791億元,打破了歷年紀錄,並提出了幾項新的改善措施,包括推出新毅進計劃、大學配 對基金,以及設立更多大專獎學金。對於這些措施,我們固然歡迎,可是,對教育界當前最核心、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包括推行十五年免費教育、中學小班教 學、增加資助大專學額、改善教學環境、紓緩師生壓力等,預算案都沒有絲毫著墨。我們對此感到非常失望。 …… 閱讀全文

關注學校輔導服務聯盟遞交簽名行動
促當局回應逾萬二師生家長訴求加強小學輔導服務刻不容緩

教協會記者

 小學生吸毒、受虐、有精神問題、行為問題等數字不斷上升。關注學校輔導服務聯盟(聯盟)研究發現,有需要接受輔導支援的學生多達8萬名,佔整體學 生人數28%。與此同時,在小學任職的輔導人員流失率竟高達32%!學生對輔導服務需求殷切,但輔導人員流失率卻偏高,顯示輔導服務供不應求的失衡情況持 續惡化。 …… 閱讀全文

會長馮偉華談 新高中學制出路及大專發展

教協報記者

 今年新高中學制的第一屆畢業生即將誕生,在學額嚴重不足及競爭大的情況下,不少學生對前景十分擔憂。現時大學學位只有1.5萬個,每年透過聯招進 入大學的學生更只有約1.1萬個,但第一屆新高中卻有超過7萬名考生爭奪學額。不少考生指出如爭取不到學位,他們只能選擇其他課程,如副學士課程。然而, 在前特首董建華的大力鼓吹下,自資副學士課程在短時間內大幅膨脹,課程良莠不齊、質素參差,認受性亦因此備受質疑。

會長馮偉華一直關注問題,教協亦正相繼約見學者和各持分者交流意見。 …… 閱讀全文

本會第三度約晤考評局
跟進校本評核安排

教育研究部

 去年10月中旬,教協會與考評局就新高中校本評核第二度會面,當局承諾推行「精簡方案」,並在首屆文憑試後作全面檢討。本會於會後即向中學前線同工進行 調查,收集他們對「精簡方案」的意見,並於11月初將調查結果提交考評局及向傳媒及中學會員發放。本會正約晤考評局進行第三度會面,瞭解進展及跟進兩大訴 求:(1)將「精簡方案」提前於2013年實施,立即減輕第二屆新高中生的負擔;(2)尚未實施校本評核的科目應暫時擱置評核,待全面檢討完成後,才作最 後決定。若有最新發展,我們會再行公布。

爭取學位教席 實現同工同酬

教協報記者

 近年來,教協會收到許多教師投訴,他們持有學位資歷,在校內工 作亦與學位教師無異,但多年來仍只能擔任非學位教師職位,不但薪金有所損失,士氣更大受打擊。副會長張文光於11月在立法會提出質詢,揭示了問題的嚴重 性,以及政府的蒙混態度。12月17日,本會召開了教師會議,聆聽受影響同工的意見,一致促請當局盡快打破同工不同酬的歧視政策。

學位教席上限過時  28%教師資歷受歧視

 張文光在立法會上,要求孫明揚提供受影響的教師人數,以及政府如何改變這種不公制度。政府回覆的數字令人震驚:2010/11學年,竟有12,000位 具有學位資歷的老師(包括3,600位中學老師及8,400位小學老師),擔任非學位教師職位,佔全港公營中小學教師數目28%。換言之,近3成教師資歷 受歧視,但政府卻一直無視現狀,企圖敷衍塞責下去。

經過教育界不斷爭取,政府才於2009/2010學年把公營中、小學學位教師比例,分別增至85%及50%,但自此停滯 不前。教協會認為遠不足夠,因為多年來師訓機構培訓的已全屬學位教師,2004年後已沒有非學位教師的培訓,而在職教師絕大部分已進修至擁有學士、碩士甚 至博士學位。根據統計,公營中、小學教師擁有學位或以上資歷的比例持續上升,到2010/11學年,分別已達97.4%和92.2%。可見目前的學位教席 上限,是多麼不合時宜,這情況在小學尤為嚴重。

學位教席未盡用 政府藉此拖延

 面對教育界的質難,教育局企圖將問題轉移,指稱學校未有用盡學位教席,因此無意放寬上限。教育局數據顯示,在2010/11學年,有6%的中學學位教席 和21%的小學學位教席,因各種原因而懸空。但歸根究柢,問題關鍵是在於學位教師教席不足。根據同工在教師會議上的反映,因為學位教席稀缺,許多學校都視 之為「升職位」,藉所謂的公平甄選原則,以學位教席作「紅蘿蔔」,結果造成教師分化和人事矛盾,嚴重打擊教師士氣。本會強調,學位教席原是教師資歷的確 認,變為「升職位」是扭曲了職位原意,並將制度上的缺失,轉化為個人競爭力問題。教育局更不應借部分學校的行政缺失或短期困難「過橋」,漠視萬多位教師的 合理權益、生計、發展。

停止剝削 造福教育

 教育局又表示,全面轉為學位教席,將涉及11.3億額外經費,有心向公眾製造開支高昂的假象。其實這些開支是透過剝削節省下來的,早應付出,不單可以挽回教師尊嚴,讓教師工作在穩定中發展,還可鼓勵人才投入教師行列,在在造褔教育,絕對用得其所。

教育局稱,須檢視各種因素,包括財政承擔、現職教師的資歷數據、學校填補學位教席的進展等,在「適當時候」才檢討學位教 師比例。但根據以上事實,當局的各種理由均站不住腳,應盡快安排所有持學位或以上資歷的文憑教師,全數轉職學位教席,扭轉教師學歷長期受貶抑的不正常現 象,實現同資歷同職級的公平待遇。

除了文憑教師外,同工不同酬的現象也出現在合約教師,以及在2000至06年入職的資助中小學教師身上。教協會促請當局盡早解決這些矛盾,否則不排除團結所有受剝削的同工,組織抗爭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