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中學告急:新一波殺校潮將至
爭取凍結殺校一年 促新政府落實小班

教協會會長馮偉華

 2011學年,中一人口大跌5千,當局推出政策,逾百中學自願減班,才能穩定局面一年;今年9月,有8個分區的中一人數再現不足,而新一波人口下 降潮來勢更洶,中一學生在未來5年將急降 1.1 萬人即近17%,以比例計算,相等於縮減312班中一,84 間中學,5,325位教師。

教協不會隨便向同工告急,但這次中學形勢實在險峻。最近,當局透露未來4個學年會有6間中學被殺,但以人口下降幅度來 看,這數字令人質疑,因為單單今年9月,屯門、沙田、南區及東區等8個區域,中一學生欠3,200人即94班,如當局不提出穩定措施,單靠鄰區調撥學生實 效存疑,這非但令全港開3班中一的學校面臨高危,4班的學校也難逃縮班甚或殺校的威脅,即使不需縮班的中學,也要面對學生上移錯配的教學困難,遑論隨後一 年全港中一會再跌5,400人,局面之惡劣可想而知。 …… 閱讀全文

誰反對「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秘書長 李成康

 講堂上,教授討論甚麼是自由時,引他一位同為教授的朋友作例,他的朋友遭到親中傳媒的猛烈抨擊,要求大學革除。他的報章評論更被寄到上司的辦 公室,這些做法試圖製造恐懼,逼令教授們噤聲,是對自由的干預。香港的教授會因為敢於挑戰不義,而承受失去工作的壓力,但他們仍然堅持說真話,這種風骨值 得敬佩。

4月25日,張文光在立法會動議譴責中聯辦官員多次批評鍾庭耀博士的研究,以政治干預學術,與基本法保障學術自由的精神相違,促請政府保障學者享有不受干預和免於恐懼的學術自由。議案最終在建制派議員的反對下遭否決。

荒謬的是,反對「捍衛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議案的議員中,一些身兼大專院校最高管治機關職務,包括理大校董陳鑑林、科大校董李慧、中大校董陳克勤、港大校董葉國謙、城大顧問委員會成員何鍾泰及理大顧問委員會成員林健鋒。他們不但沒有在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受威脅時挺身而出,負起捍衛大學核心價值的責任,甚至反對上述議案,實應受到譴責,他們也沒有資格繼續當大專院校的高層。

教師和學生極力守護大學的價值時,院校高層卻在立法會放棄它們,這一趟表決揭示了,不民主的不只是政府和立法會,還有大學的管治機關,裡面的成員根本代表不了教師和學生的想法,師生作為大學的主人,卻沒有權力影響管治機關的組成。

學聯將去信要求各大學校董會承諾「捍衛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及採取措施保障它們不會因政治壓力而失去。我們在議案被否決後,發起聯署譴責聲明,單是透過網絡,已收集到超過5百個聯署,活動及聲明請參看以下連結:

聯署聲明

守護學術自由天空

教協報記者

編者按:
學術自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但香港對學術自由的保障卻是紙上談兵,連對學者職業保障和公平解職等國際公認的基本原則,至今還未能在制度上反映出來。緊隨學 者集體聯署捍衛學術自由後,張文光在立法會提出議案辯論,要求政府立法保障學術自由。本報節錄了發言的內容,而本會將繼續與學者們研究各項捍衛學術自由的 工作。

中聯辦插手干預特區事務愈來愈明顯,由懷柔統戰到強勢施壓,由地下協調到地面指揮,更由政治干預到入侵學術領域。眾所周知,中聯辦負責執行中央的旨意,其在香港的影響力,比特區政府有過之而無不及。中聯辦官員說話舉足輕重,經梁振英當選特首一役,特區政府和建制派比誰都深刻明白。

郝鐵川作為中央駐港官員,竟然不顧身份,無視基本法承諾,連學者的調查研究也要過問,更令人擔憂的是,這 是中央干預學術的先例,特別是「黨報」期間鋪天蓋地,發動對學者們的人身攻擊,甚至扣上「對中國不友善的西方陣營服務」、「搞港獨」和分裂國家的帽子,若 然不是政治敏感度不足,也應該知道有關的政治含意。中聯辦與「黨報」對學者們的口誅筆伐,像香港式的文革,令人不寒而慄。 …… 閱讀全文

促請專教院公正處理「改分事件」

教協報記者

  近日教協會接到來自職業訓練局專業教育學院(下稱專教院)講師的投訴,她在未獲知會的情況下,被同事擅自更改了她對學員的考卷評分,令合格人數大幅增加。 她感到此舉有違學術誠信,並且是對教學尊嚴的侮辱,長遠將衝擊課程及院校的學術質素,影響學術資歷的公信力,令學生受損。本會對於職訓局企圖混淆視聽,將 改分事件歸咎於個別部門的溝通誤會表示遺憾,並呼籲同工向本會舉報,以便本會作出跟進。 …… 閱讀全文

監督新任政府 落實十五年免費教育

會長 馮偉華

  特首選舉期間,教協會力爭各候選人將重大的教育議程納入政綱,其中三大教育策分別是:15年免費教育、中學小班教學,和增加大學資助學額。3位候選人皆表 示認同,現在特首選舉已經落幕,儘管梁振英不是教協選委支持的候選人,但他既上任在即,我們便有責任監督政綱的落實情況,包括與新任特首商討政策落實的時 間表及具體安排。

梁振英在其政綱小冊子裡,有關幼兒教育的主張如下:

  • 推行免費幼兒教育。在教育統籌委員會屬下成立工作小組與幼兒教育界的持份者,包括辦學團體、校長、教師和家長,共同研究具體實施辦法,考慮直接資助非牟利幼兒園和幼稚園的教師薪酬。
  • 增加對全日制幼兒園和幼稚園的資助,逐步增加全日幼兒教育的學額,優先協助缺乏支援的全職和弱勢家庭。
  • 教育局與幼兒教育界成立常設的諮議平台,制訂優質幼兒教育的發展計劃。首要任務是建立幼師的專業發展階梯和薪酬制度,逐步提高幼師的學歷,推動在職幼師持續發展和同濟間專業合作。
  • 為少數族裔幼兒提供中文學習支援。

…… 閱讀全文

「高翰儒案」對教師職業保障深具意義

教協報記者

 作為前線教育工作者,遇上不合理待遇甚或無理解僱,教育當局又把關不力而公義不彰時,我們可如何捍 衛應有的專業與尊嚴?高翰儒老師選擇訴諸法律,並展開了十年的申訴之路,過程漫長,他內心的掙扎也不少。但因為這份堅持,令他除了為自己討回公道外,終審 法院更確認了《資助則例》是教師合約的一部分,具有法律效力,這對加強教師的職業保障,意義相當深遠。

高翰儒於1984年出任全職教師,並於1990年入職鳳溪第一中學,於2000年7月他首度收到校方的律師信,表明要解僱他,理由是校方已向 他發出過4次警告,並有學生投訴其教學法不當。其後,經過教育署(現教育局)及教協會的介入,校方同意撤回解僱決定,並安排他調任至屬校的鳳溪廖萬石堂中學。

但事件並未結束。高翰儒於2001年7月,又一次收到校方的律師信,表示其教學法有問題及收到學生和家長的投訴,並將他即時解僱,高翰儒感到 受屈,「有關學生投訴,校方根本提不出實質理據,反而有二百多位學生和家長簽名支持我,校方的指控令我感到不明不白。」他再度尋求教育署介入,甚至自行與 校方的代表律師多次書信往還,但校方立場相當強硬。「當年剛推行校本管理,每當我質疑校方的解僱是否合法合理時,署方就以『簡政放權、校本管理』為由,置 身事外。」最終,署方一句「本署對校董會決定並無異議」,讓他極度失望之餘,更深感署方沒有切實執守《資助則例》,他唯有訴諸法律尋求公義,而透過私隱條 例取得自己的資料及相關證據後,更堅定了他的決心,踏上訴訟之路。只是沒有料到,這官司一打竟逾十年。 …… 閱讀全文

誤人子弟的幫兇—一位現職專業教育學院講師的我思我見

本人乃專業教育學院的現職講師,入職5年。在加入學院前,本人於任教科目之相關行業服務超過20年,位至管理層。過去5年的所見所聞,實在讓我嘖嘖稱奇,甚或令人髮指。作為納稅人、前線教育人員,為了我們的下一代實不能坐視。

我的前任部門主管曾在會議說:做我們這行最要緊的是把心掏出來,為了學生;但無論如何,也要保證他們合格。我的現任主管也不只一次這樣說:我們取錄了他們(學生),就是要幫助他們合格。我們工作的優先,就為確保學生合格!

我們部門內有不成文規定,合格率必須在百分之七十五或以上,曾經不只一次,主管級人員出面勸說前線同工修改分數,務使合 格率達標;更甚者會安排其他同事重改考卷至合格率達標。為使學生合格,我們更會安排形形色色的習班明示或暗示考題內容,同學作弊是違反校規,老師作弊是做 好本份;不然再來補考!此等心態在無政府資助的課程更甚。

合格率是主管被考核的重要指標,如不達標,他們會使用行政手段向前線人員施壓。可悲可憐!我們做的不是教育,是奉承上級意旨的高級知識份子。我們已淪為不擇手段使學生合格和誤人子弟的幫兇。我們同流合污有辱斯文。 …… 閱讀全文

大學領導層要捍衛學術自由

香港家書(香港電台2012年3月10日播出)

陸鴻基教授:

 您好嗎?屈指一算,你到加拿大執教已經有五年了。聽說你下月要返港小住並進行學術研究,到時可以請你喝杯暖茶,吃吃點心,談談生活,也談談教育嗎?

5年前,即2007年,對你和我都是人生的轉捩點。我離開教育學院轉到中學做校長,你也因任期屆滿離開教育學院副校長的崗位。在這一年,還爆出了和你我有關的「教院風波」,在漫長的聆訊之後,有官員因為不適當地干預學術自由而黯然下台。 …… 閱讀全文

七十二所中學聯署
通識科:反對取消津貼,爭取常額教席

教協報記者

本月1日,本會與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就教育局停止發放通識科每校32萬元津貼召開記者會。兩會要求局方延續津貼,並增設常額教席,以促進通識小班。聯署行動仍在進行中,暫收到72所中學及逾2千7百名教師聯署支持。

 圖為出席記者會的代表(左起):通識科教師張銳輝、陳岡校長、何滿添校長、教協會長馮偉華、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主席許承恩、劉瑤紅校長、教協會總幹事(發展)葉建源、通識科教師關展祺及呂嘉敏。

給梁振英的公開信

梁先生:

首先恭喜您當選特首。

您在競選的時候,曾經多番強調教育是您最花時間心機、最關注的範疇。作為教育工作者,我們對您當然寄予厚望。

我們期望您會邀請到一位熟悉教育,能虛心實幹的教育局長,加入您的團隊,與您並肩,盡快履行您在競選時許下的承諾,包括 盡快實施15年免費教育、設立幼師薪酬制度、為少數族裔幼兒提供中文學習支援、紓緩小六學生的考試壓力、增加中學的行政支援與教師編制、增加大學生宿位及 成立私立大學等等。

最令人失望的,是業界已有共識的訴求,例如在中學全面推行小班教學、增加大學資助學額及停止殺校等等,您仍未有回應。新高中文憑試現正相繼進行,第一個階段將完結,請您敦促教育局及考評局全面檢討課程和評核方法,減少不必要的校本評核。

本會也期望,您在上任後,能廣納我們的意見;聆聽我們的訴求,更顯您的誠意。

出版部主任梁德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