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教協對「教師專業發展專責小組」諮詢文件的意見

2018年8月

教師學位化:中小學應同時「一步到位」 分階段實施弊多於利

  1. 教師職級全面學位化早已是教育界的共識,目前中小學教師持有學位的比例分別已達到99%及97%,遠高於政府所訂定的學位教席比例,導致大量教師以非學位職級受聘,極不公平。諮詢文件表示:「專責小組建議在切實可行的情況下盡快全面落實教師職位學位化」。教協認為,現時無論是教師的資歷、學校行政、政府財政狀況,都已有充足條件可以全面落實學位化。
  2. 中學方面,一次過調高15%學位教席以實現全面學位化,相信並無異議。小學方面,我們留意到早前有部分意見主張分階段實施,理由是小學將助理小學學位教師(APSM)視作中層職位,若將文憑教師(CM)全面轉為APSM,擔心會影響學校人事安排,因而建議分階段提高比例,讓學校有時間作部署。教協並不認同上述觀點。
  3. 首先,APSM原本只是基層的教師職位,但由於小學的中層職位不足,才把APSM視作文憑教師的晉升職位,學校因而沒有盡用空缺。這本來就不是正常的安排,以壓低整體教師待遇來製造「升職位」,方法並不可取。若以此為由反對「一步到位」,只會延續不合理的政策,拖延全面學位化的步伐。其實,分階段提高學位上限,學校仍然要處理教師轉職優次的問題,帶來不必要的困擾。理想的做法,是將中小學教席全面學位化的同時,增加小學中層管理職位,改善職級架構,徹底理順歷史遺留的問題。

…… 閱讀全文

教協就檢討自資專上教育專責小組諮詢文件遞交之意見書

2018年8月29日

(致檢討自資專上教育專責小組)

檢討自資專上教育專責小組(專責小組)於六月公布諮詢文件,就自資專上教育的未來發展作出諮詢。就此,本會特此來函,就相關的議題表達意見。

受資助院校和自資院校在開辦自資課程方面的角色

2. 現時有不少的教資會資助院校皆有於大學本部或透過附屬院校,開辦自資的學士學位及副學位課程。坊間有不少聲音批評,這類課程利用資助大學龐大的資源及名氣招生,對其他完全獨立的自資院校做成不公平競爭。本會認為政府應該小心處理這個問題。 …… 閱讀全文

提升教師專業 增加教育投資
教協就2018年度《施政報告》提出教育建議

新聞稿 2018年8月23日

1. 教協提出三大施政方向

1.1 加強教育投資,增加常額撥款

現屆政府上任即投入50億教育經常開支(暫用了36億元),其後財政預算案再預留20億經常開支,反映政府對教育有所承擔。不過對比1997年度,本年度教育經常開支佔政府經常開支總額的比例仍顯著下降,由25.0%跌至20.8%。本港教育開支總額佔GDP約4.0%(經常開支則佔3.0%),與OECD發達地區平均4.8%差幅仍大,可見新增資源仍未足以扭轉劣勢。教協建議,政府應持續增加教育經常開支,回復至佔政府經常總開支四分一的水平,而教育開支總額佔GDP比例亦須持續提升至發達地區的水平,用以紮實地做好教育施政。 …… 閱讀全文

《消失的檔案》DVD /藍光碟

《消失的檔案》由傳媒人團隊以嚴謹考證、歷時四年製成,紀錄六七暴動歷史真相。

教協代售《消失的檔案》DVD及藍光碟,DVD每張售100元;藍光每張售150元歡迎往本會服務中心綜合部選購:

  • 旺角服務中心(九龍旺角彌敦道 61 8號好望角大廈 8  樓 )
  • 銅鑼灣服務中心(香港銅鑼灣堅拿道西 15 號永德大廈閣樓 )

>> 《消失的檔案》面書專頁
>> 《消失的檔案》網站

歡迎往本會綜合部選購:

  • 旺角服務中心
    地址:九龍旺角彌敦道 61 8號好望角大廈 8  樓(港鐵旺角站 E2 出口, 地圖 )
  • 銅鑼灣服務中心
    地址:香港銅鑼灣堅拿道西 15 號永德大廈閣樓 (港鐵銅鑼灣站 A 出口, 地圖 )

善待教師,奈何合約——2018合約教師及教學助理調查報告

新聞稿 2018年7月12日

>> 報告書全文及附表 (PDF,559KB)

重點摘要

  1. 教協繼2015及2016年後,於本年5-6月進行第三次大型合約教師及教學助理調查,共收集了2,046個有效回應。本報告綜合了調查結果以及最新的官方數字作分析,以了解合約同工的最新情況。
  2. 目前,全港中小學合約教師共5,800人,佔全港中小學教師13%,較去年略有下降。教協估計,連同副教師及教學助理等,合約教學同工約佔教師總數17-20%。
  3. 三次調查結果均顯示,合約同工絕大部分都是 35 歲以下的年輕人,擁有高學歷和正規師訓,但與正規教師同工不同酬,而且合約期短,即使表現優秀,也每每到學年尾才知道能否續約,流動率極高。教協重申,中小學短期合約職位的泛濫,已形成了教育界的「結構性剝削」,對教育發展有長遠傷害。
  4. 過去兩年,政府回應了部分訴求,曾推出針對合約教師的措施,包括:(a) 於2016年8月向學校發出指引,呼籲善待合約教師;(b) 於2017年9月,新政府上場後改善中小學班師比,每班增加了1個常額教師,吸納合約同工。該年度大約有三成合約教師能夠獲聘為常額教師。調查發現,有部分合約同工的待遇獲得改善,而合約教師佔整體教師的比率也有輕微下降。然而,由於編制人手仍然不足,學校仍會以短期合約聘請大量教師及教學助理。假如政府沒有進一步的改善措施,合約同工的困局將仍然無法解開。
  5. 教協認為,要真正做到「善待教師」,惠及學子,當局必須持續改善班師比例至累計0.3個常額教師,增加常額教席,吸納合約教師,改善教學環境。此外,有部分學校聘請合約同工的方式亦有需要調整,以免打擊年輕人對教育的熱誠。

>> 報告書全文及附表 (PDF,559KB)

 

English consultation session on the Code
for the Education Profession of Hong Kong

On 1 June 2018, the Council on Professional Conduct in Education (the CPC) published a consultation paper for the revised version of the Code for the Education Profession of Hong Kong (the Code).  The CPC held three briefing cum consultation sessions on 23 June 2018 (Saturday) and 29 June 2018 (Friday), all of them were conducted in Cantonese. Indeed, even if you do not understand Chinese, all teachers are regulated by the Code. …… 閱讀全文

教協中國歷史科講座系列(2018)

香港考評文化的承與變 ——以中史科為例

5月26日本會舉辦歷史講座,請來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學系前助理教授梁操雅博士,以歷史學者兼局內人的角度,講述戰後香港考評制度(特別是中史科)的發展。

「戰後中史教育的前世今生」講座

5月12日,本會邀請了教育局前高級課程發展主任黃浩潮先生主講歷史講座,題為「戰後中史教育的前世今生」,由本會學術部副主任陳仁啟老師主持。黃先生透過多年來蒐集的資料,與同工回溯本港中國歷史科的誕生和演變。

 

 

香港中學的中國歷史科,是全球獨一無二的科目
時而處於邊緣,時而處於風眼
它的誕生與演變,與香港社會環境息息相關

教協有幸邀請兩位資深歷史教育工作者
帶我們回溯戰後中史課程與考評的發展歷程
從而思考學科未來的發展路向
歡迎有興趣老師報名參加

講座一:戰後中史教育的前世今生

講者:黃浩潮先生 (前教育局高級課程發展主任)
日期:5月12日(星期六)
時間:早上10:00-12:00
地點:教協總協事處(旺角山東街51號中僑商業大厦7樓)

講座二:香港考評文化的承與變 —— 以中國歷史科為例

講者:梁操雅博士(前香港教育學院社會科學學系助理教授)
日期:5月26日(星期六)
時間:早上10:00-12:00
地點:教協總協事處(旺角山東街51號中僑商業大厦7樓)

查詢:edresearch@hkptu.org / 2780-7337  (教協教研部)

教協及家長聯盟回應小三TSA事宜

新聞稿 2018年3月16日

政府今日公佈小三「全港性系統評估」(TSA) 未來發展方向,教協和家長聯盟舉行記者會回應政府方案,認為當局雖然採納他們較早前提出的「三不」建議,但卻在未有防止個別辦學團體和學校濫用數據的機制,以及未有容許家長自願選擇的情況下,容許學校可以申請透過全校應考以取得學校報告,做法「猶如留下一條尾巴」,令操練和異化的流弊繼續存在。教協及家長聯盟認為當局的做法不能接受,感到十分失望,並向特區政府當局提出以下建議,希望得到採納: …… 閱讀全文

教協就國歌法與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會面
認為毋須以立法方式把國歌納入中小學教育

新聞稿 2018年3月15日

就政府即將進行《國歌法》本地立法,教協昨日(3月14日)於教協總辦事處與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副局長陳帥夫、政治助理吳璟儁以及教育局政治助理施俊輝會面。會上集中討論《國歌法》對教育界的影響。教協會長馮偉華於會議上表示,本港學校一直都有教授國歌,認為當局毋須把有關學校的部分,即第11條納入香港法例。當局只需按現時做法,由教育局發出指引便可處理教授國歌的問題。

教協代表在會上亦關注其他與《國歌法》相關的問題,包括關注條文的用詞會否令公眾感到混淆和擔心誤墮法網。教協將繼續關注《國歌法》立法對教育界的影響,並期望當局接納教育界的意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