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文集】腎虛失眠

【教協中醫服務】 ▶ 醫師文集目錄

教協駐診註冊中醫師 邵益璋

近日在診所遇到一個失眠的病人,他經朋友介紹來求診,看到我的藥方,就問:「為甚麼沒有酸棗仁?」我說:「你以前應該用過酸棗仁,但效果不甚理想。」他說:「你怎麼知道?」他是一個熟病人的同事,在銀行工作多年,十分精明,我就開誠地向他道出我的推論,說:「你久病失眠,之前又看過中醫,坊間中醫治失眠多用酸棗仁,所以你沒可能未用過此藥,而你今天到來求診,可以推斷一般治法對你無效,所以我不用酸棗仁,反而用多味補腎藥。」這個病人在第二次覆診時已見好轉。

我的失眠病人當中,以虛證為主,其中一個是我大學時的師兄,他是個典型的腎虛失眠者,長期都容易入睡,但每晚半夜必定會醒,醒後難再入睡。他平素精神緊張、口淡、小便清長、大便溏薄,冬天則手足不溫,我用大量桂枝、附子幫其大補腎陽,覆診時也見改善,但要完全治癒,則用了三個月。

腎虛失眠並不是教科書內的典型證型,所以不被重視,但中醫的精粹在於辨證論治,教科書內沒有的並不等於現實中沒有。其實,腎虛失眠並不罕見。坊間有很多治失眠的中成藥,它們大多以古方酸棗仁湯為基礎,而酸棗仁湯則是治心肝血虛型的失眠,所以如屬其他證型的失眠,用這些中成藥的效果很可能並不顯著。

中醫有云「久病入腎」,所以長期失眠者,或者過度用腦而耗損腎精腦髓,或先天身體虛弱,都可能是虛證失眠,包括氣血虛、氣陰虛、或是心、肝、腎的虛證等等。虛證的病人經過調補後,症狀常會改善,但如配合適量運動,可促進全身的氣血運行,則效果更佳。然而,如果體虛者單靠運動,而沒有用藥療或食療去補益,就算是有效,效果多數不會明顯或是不持久。

刊於 614期《教協報》 2013年1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