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文集】絕經前後諸證 - 中醫有妙法

【教協中醫服務】 ▶ 醫師文集目錄

教協駐診註冊中醫師  游子文

絕經,是婦女必须面對的自然生理過程;由於稟赋不同,環境、心理及生活模式各異,在絕經前後,婦女的身體反應不盡相同。據不完全的统計,在進入更年期的組群當中,約有兩成婦女沒有或只有輕微症狀;其餘八成婦女,或有烘熱、汗出、月經失調、脾氣暴躁或善感易哭、浮腫、失眠、暈眩、乏力、心跳、血壓上升、皮膚感覺異常等等一個或多個症狀,交替或同時出現。而其中約有三分一人,可以通過運動,改變飲食和生活方式等自我調節機制,得以減輕不適,餘下的三分二人則需要通過不同的治療,以減輕綜合症狀對曰常生活帶來的影響。

中醫認為:女子七七之期天癸竭、腎精衰,冲任失調,氣血不和,月經稀發,終至絕經。

腎精衰則腎陰虚,腎陰虚可導至腎水不濟心火,心腎不交,出現心悸、失眠、汗出、健忘、情志不穩定等症狀;或腎水不涵肝木,致肝陽上亢、肝氣不舒、肝火上炎,出現烘熱汗出、脾氣暴躁、咽乾口苦、消化不良等症狀;亦可出現頭昏耳鳴、五心烦熱、腰膝酸軟、盜汗等腎陰虚症狀。

腎精衰亦可致腎氣虚、腎陽虛;腎氣虚則膀胱氣化無力,可致尿少或失禁;腎陽虛則形寒肢冷,腰膝酸軟,亦可導致腎火不生脾土、脾失健運,或見纳呆腹脹、便溏、乏力,或見帶下、崩漏。

腎陰虚、腎陽虚或陰陽兩虛,實為絕經前後諸証之主要病機,無論出現心、肝、脾、肺或多臟兼夾的症狀,在治療上常以平調腎中之陰陽為原則,並配合涉及失調之其他臟腑辨證施治。

以下兩個例子均為因腎陰虛而影響不同臟腑;雖然证侯不同,仍按滋腎陰為治療原則,其一因腎水不涵木致肝火旺,主要症狀為舌痛、口苦咽乾、心煩易怒,用滋水清肝飲為主方治療。其二用甘麥大枣湯合補心丹加減,治療因腎水不濟火致心腎不交之患者,其主要症狀為失眠多夢、心悸、烘熱汗出、情緒低落;均效果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