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愛教師的需要 〈一〉一個能力可以承擔的教學時間表

教協駐診心理輔導員  林志霞

調查報告顯示教師是患情緒病的高危行業
在2004年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協助中大香港健康情緒中心進行「教師壓力與情緒病調查」,成功用電話隨機訪問了2004名教協會員(中小學教師)。調查顯示,13.8%教師患上經常焦慮症,19.7%患上抑鬱症,8.3%可能同時患上以上兩種情緒病。全人教育基金在2006年1月至2008年8月間訪問了852名香港中小學教師,結果是全港教師僅25%精神健康。教協委託中大亞太研究所進行「香港中小學教師工作壓力與精神健康狀況意見調查2008」,結果顯示,在53,357名教師中(2007/08年度),推算接近有7,000名在職教師患上「經常焦慮症」,教師患上此情緒病的病發率(13.2%)比一般市民的病發率(4.1%)高出了3倍。以上調查顯示,教師是患情緒病的高危行業,情況令人憂慮。
[註:關於教師的工作量,《教協報》第575期「教師你在忙什麼?」問卷調查細分了251項工作,調查結果稍後公佈。]

少部分小學教師壓力源頭之一:沉重的教學時間表
究竟教師為什麼會患上情緒病?主要的源頭是什麼呢?明顯地,教師工作量太多,時間不夠用,又要處理學生學業和情緒問題,又要應付家長、校方、教統局的要求,又要…

(一) 情景分析 – 以下的情景是否你的部分或全部的經歷〈小學教師〉?又或許
是你同工的經歷?
八月份開校務會議時,你不幸地接了一個‘痛苦’的教學時間表:主科多,要改簿的課堂多,空堂少。再看看所教班別的學生名單,甲班有幾位「勇敢的中國人」,當教師站在課室門外時,這群學生對你視若無睹。當教師進入課室後,他們仍然「我行我素」,說話的繼續說話,過位的繼續過位,更甚的就是意見不合時,在3秒內便用行動表達〈打架〉,發揮無懼的精神。乙班有充滿活力的小精靈〈過度活躍症〉,丙班有活在自己世界裏的小福 〈自閉症〉。
根據以往的工作情況,還要在早會前及小息輪值;學生午膳時,教師要留在課室管理秩序;教師自己午膳時間,可能一邊吃飯,一邊開分科會議;小息時間可能要打電話給家長,或會見家長,或處理學生問題〈有時去洗手間也沒有時間〉;空堂不是空堂,是「清簿」的時間。還有…
你心裏想:「這個學年,我怎樣才可以捱過呢!」

(二) 用同理心關愛這些老師
讓我們運用同理心,站在他們的位置,明白這些教師的處境和感受。如果你是以上情況的教師,我明白你是如何的痛苦、無奈、無助、甚至恐懼。你上課時不被學生尊重的感覺,令你多麽難受。由於同時要管理秩序和跟進課程,令你情緒緊張,聲嘶力竭,血壓上升,體溫上升,憤怒時感覺頭髮也可能豎起了,有時聲音也震了,說話內容可能有時有少許失控,有時儀態也保不住。最痛苦的是,一個沉重的教學時間表是要維持一個學年的。長期處於以上的狀態,很難不影響情緒健康呢!

以下的建議可行嗎?
如果能夠用可行和可持續性的方法去關愛這些教師的身心健康,是多麼美好的事情。以下是我個人的建議:

(一) 預防性方法:儘量為所有教師編排均衡的教學時間表〈如可〉
我明白這是有極高難度的,希望學校行政人員在可能範圍內,均衡照顧老師的工作量。在暑假編排教學時間表的時候,儘量為每一位教師安排均衡的教學時間表〈如可〉。

(二) 邀請教師反應問題
有少許教師不敢表達自己的意見和感受。也許他們害怕校方認為他們的能力不夠;也許他們害怕校方認為他們不合作;也許…
我很欣賞有些學校行政人員用開放的態度,主動邀請教師表達意見,如果教師提出他們的教學時間表出現問題,行政人員便儘量在他們的能力範圍內,調整教學時間表。

(三) 支援教師
有些班別可能同時存在多位有情緒和行為問題的學生,我很欣賞有些校方能夠安排多一位教職員在某些課節協助老師教學,這是很實際的支援方法。

(四) 發揮團隊精神 – 為有需要的學生制定「個人計劃」
在很多年前,當我在溫哥華一間中學做輔導實習的時間,校方會為一些有情緒和行為問題的學生制定「個人計劃」。內容包括:(1) 該學生的問題 (2) 如該學生上課有失控表現時,在場人員的處理程序,包括增援方法,聯絡人名單等。
校方會將不同學生的「個人計劃」分派給該班任教的教職員,實習員也包括在內。我個人認為「個人計劃」是很重要和十分需要。當我實習期間,曾經有一位患自閉症的學生有突發性的行為,我便是依據「個人計劃」鎮靜地處理及尋求外援,事情得以解決,而該學生亦獲得適當的照顧。

當我列出以上各點後,我彷彿看見有些學校的凝聚力加強了,校內有些教師重展笑容,有些學校行政人員和有些教師的關係增進了,有些學生得到更完善的照顧,形成了美好的三贏的局面〈行政人員、老師和學生〉。
[註:以上全屬本人意見,只作參考用。]

(2012.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