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立場書

教協對「教師專業發展專責小組」諮詢文件的意見

2018年8月

教師學位化:中小學應同時「一步到位」 分階段實施弊多於利

  1. 教師職級全面學位化早已是教育界的共識,目前中小學教師持有學位的比例分別已達到99%及97%,遠高於政府所訂定的學位教席比例,導致大量教師以非學位職級受聘,極不公平。諮詢文件表示:「專責小組建議在切實可行的情況下盡快全面落實教師職位學位化」。教協認為,現時無論是教師的資歷、學校行政、政府財政狀況,都已有充足條件可以全面落實學位化。
  2. 中學方面,一次過調高15%學位教席以實現全面學位化,相信並無異議。小學方面,我們留意到早前有部分意見主張分階段實施,理由是小學將助理小學學位教師(APSM)視作中層職位,若將文憑教師(CM)全面轉為APSM,擔心會影響學校人事安排,因而建議分階段提高比例,讓學校有時間作部署。教協並不認同上述觀點。
  3. 首先,APSM原本只是基層的教師職位,但由於小學的中層職位不足,才把APSM視作文憑教師的晉升職位,學校因而沒有盡用空缺。這本來就不是正常的安排,以壓低整體教師待遇來製造「升職位」,方法並不可取。若以此為由反對「一步到位」,只會延續不合理的政策,拖延全面學位化的步伐。其實,分階段提高學位上限,學校仍然要處理教師轉職優次的問題,帶來不必要的困擾。理想的做法,是將中小學教席全面學位化的同時,增加小學中層管理職位,改善職級架構,徹底理順歷史遺留的問題。

…… 閱讀全文

教協就檢討自資專上教育專責小組諮詢文件遞交之意見書

2018年8月29日

(致檢討自資專上教育專責小組)

檢討自資專上教育專責小組(專責小組)於六月公布諮詢文件,就自資專上教育的未來發展作出諮詢。就此,本會特此來函,就相關的議題表達意見。

受資助院校和自資院校在開辦自資課程方面的角色

2. 現時有不少的教資會資助院校皆有於大學本部或透過附屬院校,開辦自資的學士學位及副學位課程。坊間有不少聲音批評,這類課程利用資助大學龐大的資源及名氣招生,對其他完全獨立的自資院校做成不公平競爭。本會認為政府應該小心處理這個問題。 …… 閱讀全文

教協回應梁振英向鍾劍華及張達明發律師信的聲明

2018年8月27日

全國政協副主席、前行政長官梁振英上周透過律師向本會監事、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及《立場新聞》發出律師信,並表示已入稟高等法院控告對方誹謗。及後,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透露,梁振英早於今年5月亦向張達明發出兩封律師信,指控對方誹謗,要求對方撤回其言論。 …… 閱讀全文

提升教師專業 增加教育投資
教協就2018年度《施政報告》提出教育建議

新聞稿 2018年8月23日

1. 教協提出三大施政方向

1.1 加強教育投資,增加常額撥款

現屆政府上任即投入50億教育經常開支(暫用了36億元),其後財政預算案再預留20億經常開支,反映政府對教育有所承擔。不過對比1997年度,本年度教育經常開支佔政府經常開支總額的比例仍顯著下降,由25.0%跌至20.8%。本港教育開支總額佔GDP約4.0%(經常開支則佔3.0%),與OECD發達地區平均4.8%差幅仍大,可見新增資源仍未足以扭轉劣勢。教協建議,政府應持續增加教育經常開支,回復至佔政府經常總開支四分一的水平,而教育開支總額佔GDP比例亦須持續提升至發達地區的水平,用以紮實地做好教育施政。 …… 閱讀全文

教協向「校本管理政策專責小組」提交之意見書

2018年 8月 8日

(一) 背景

1978年發生轟動社會的「金禧事件」,時任港督委任一個由黃麗松博士為主席的三人調查委員會,其中建議設立教職人員、校董會及教育當局三方面的諮議制度。教育當局於1979年發出題為「關於教職人員、校董會及教署三方面諮議事」的通告,確立由教師代表與校董會和教師代表與教育當局代表直接商討有關學校問題、教育政策、聘用條件等的諮議制度。可是,隨著教育當局於90年代暫停舉行與教師代表的小組討論,以及「校本管理」政策的推行,諮議制度漸漸消失。 …… 閱讀全文

教協就《香港教育專業守則》諮詢提交之意見書

2018年7月31日

English

 l. 前言

1. 現時的《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守則》)經教育界和公眾為期逾三年的廣泛而深入的諮詢,凝聚共識制訂而成,於1990年10月公布。2016年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操守議會)曾就《守則》提出修訂建議;當時操守議會提議在《守則》內加入《實務指引》(《指引》),但因《指引》的例子侵犯教師權利,引起廣泛批評,教協遞交了意見書反對操守議會加入《指引》。

2. 操守議會現將《守則》及《指引》分拆成兩份獨立文件,並再就修訂《守則》條文諮詢業界意見。教協就是次諮詢提出以下意見。

…… 閱讀全文

教協就檢討研究政策及資助專責小組中期諮詢報告
提交之意見書

     2018年7月25日

檢討研究政策及資助專責小組(專責小組)於6月發表中期諮詢報告,列出香港現時研討資助的情況,並就一系列的建議作出諮詢。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特此來函,向專責小組表達意見。

成立獎學金培育本地科研人材

  1. 專責小組建議成立博士後獎學金、研資局研究員獎學金及研資局高級研究員獎學金,教協關注成立此等獎學金是否有利培育本地的科研人材。現時本地大學的教研人員中,有很大比例的並不是香港本地的人材,而是來自中國內地及其他海外國家。這個現象對香港未來的研究發展極為不利,會令香港欠缺穩定及能配合香港發展需要的人材。教協建議預留適當比例的名額予本地學生及學者,栽培本地的研究人材。

…… 閱讀全文

善待教師,奈何合約——2018合約教師及教學助理調查報告

新聞稿 2018年7月12日

>> 報告書全文及附表 (PDF,559KB)

重點摘要

  1. 教協繼2015及2016年後,於本年5-6月進行第三次大型合約教師及教學助理調查,共收集了2,046個有效回應。本報告綜合了調查結果以及最新的官方數字作分析,以了解合約同工的最新情況。
  2. 目前,全港中小學合約教師共5,800人,佔全港中小學教師13%,較去年略有下降。教協估計,連同副教師及教學助理等,合約教學同工約佔教師總數17-20%。
  3. 三次調查結果均顯示,合約同工絕大部分都是 35 歲以下的年輕人,擁有高學歷和正規師訓,但與正規教師同工不同酬,而且合約期短,即使表現優秀,也每每到學年尾才知道能否續約,流動率極高。教協重申,中小學短期合約職位的泛濫,已形成了教育界的「結構性剝削」,對教育發展有長遠傷害。
  4. 過去兩年,政府回應了部分訴求,曾推出針對合約教師的措施,包括:(a) 於2016年8月向學校發出指引,呼籲善待合約教師;(b) 於2017年9月,新政府上場後改善中小學班師比,每班增加了1個常額教師,吸納合約同工。該年度大約有三成合約教師能夠獲聘為常額教師。調查發現,有部分合約同工的待遇獲得改善,而合約教師佔整體教師的比率也有輕微下降。然而,由於編制人手仍然不足,學校仍會以短期合約聘請大量教師及教學助理。假如政府沒有進一步的改善措施,合約同工的困局將仍然無法解開。
  5. 教協認為,要真正做到「善待教師」,惠及學子,當局必須持續改善班師比例至累計0.3個常額教師,增加常額教席,吸納合約教師,改善教學環境。此外,有部分學校聘請合約同工的方式亦有需要調整,以免打擊年輕人對教育的熱誠。

>> 報告書全文及附表 (PDF,559KB)

 

「全級應考」小三TSA壓力上升 教師應有權參與專業決策——「2018小三TSA實況」教師問卷調查結果公布

2018年6月12日新聞稿

>> 新聞稿全文

調查結果摘要:

1. 78.6% 表示學校「非常重視」或「重視」小三 TSA 成績,其中「全級應考」的學校更高達 85.5%;官立小學也達 83.3%。

2. 73.8% 表示學校的教學和評估受 TSA 影響,其中對「全級應考」學校的影響更高達 78.9%;官立小學則達 78.6%。

3. 只有 9.8% 表示是否全級參與今年的小三 TSA 是由全體教師決定,20.8%表示辦學團體決定,34.2% 由校長決定。

4. 只有 27.5% 老師表示學校在決定是否全級參與小三 TSA 時有諮詢全體教師;完全沒有諮詢教師的高達 46.8%。另外,66.2% 表示教師沒有機會表達意見。50.5% 教師表示,學校在決定時沒有諮詢家長。

總結及建議

特首林鄭月娥在 4 月 11 日回覆葉建源議員提問時,曾表示在處理小三 TSA 問題上,政府的原則是「專業領航,直接聆聽」,惟調查結果卻顯示實際上做不到這一點。教育局局長楊潤雄 5 月底於立法會回應葉建源提問時,更表明現階段「未有考慮」增設教師問卷來收集教師就小三 TSA 的意見,更顯示教育局迴避問題,不願聆聽前線教師的專業意見,決定令人遺憾。

1. 調查顯示「全級應考」壓力上升,應加強監察或取消「全級應考」
與去年比較,今年選擇「全級應考」的學校壓力明顯上升,而且教學異化和扭曲非常嚴重,這是今人失望的。相反,只參加 10%「抽考」和「完全不考」的學校承受的壓力則明顯下降。

教協認為,當局應認真審視其現行安排,以學生為本,考慮取消選擇「全級應考」的安排,或採取嚴格的監察程序,包括以問卷形式向前線教師進行調查。

2. 調查顯示決策過程自上而下,當局應重視前線的專業意見
調查結果顯示決策過程自上而下,行政凌駕專業,教師家長等主要持分者大都無從參與。教協認為校長連同教師團隊乃是學校教育工作的主體,是校本專業決策的骨幹。「全級應考」小三 TSA,乃是關於教學和評估策略的重要專業決定,而教師卻偏偏被排擠在決策過程之外,甚至連表達意見的機會也沒有,這是十分荒謬和不能接受的。

教協建議,當局應賦權教師參與校政決定,並制訂嚴格的程序,確保學校在申請全級應考前,必須有系統地諮詢和尊重教師的意見,並確保教師能在不受左右的情況下表達意見(例如採用不記名投票)。同時,家長的意見也應得到學校當局的重視。

3. 調查顯示官校所承受壓力異常地大,當局應主動檢視改善
調查結果顯示官校選擇「全級應考」的比例遠超其他幾類學校,校方對小三 TSA 成績的重視程度及所帶來的壓力又極高,加以決策過程也是自上而下,情況絕不尋常。與此相反,私立小學受政府支配程度較低,擁有較大的自由度,重視和壓力的程度都低得多,與官立小學恰好形成強烈的對比。

教協認為教育局應該主動檢視其管理制度,包括其學與教的文化,如發現有問題的話,應予改進,在官校內體現校本和專業的精神。

(聯署)致李旺陽先生的悼詞

致 李旺陽先生:

壓迫尚未遠去,而你尚未遠離。

六年了,我們從未忘記。

這一切注定在六月發生。2012年,我們在六四集會前的幾天,在新聞報道裏認識你。八九民運時的工人領袖。「為了中國早日實現多黨制,我就是砍頭,我也不回頭!」你的誓言擲地有聲。那時,我們都在準備心情,整裝參加六四晚會。沒有想到,這幾句會成為你的遺言。你的牢是為了全中國爭取民主的人而坐的,你的苦也是為了全中國爭取民主的人而受的。你的逝去,將啟發更多人抗爭。

今日,中國的公民社會正面對最嚴峻的打壓。以「國家安全」之名,中共通過了多部法律,又推行各種監控手段,「社會信用系統」、「人臉辨識系統」,層出不窮。這些監控滲入到每個人的生活。為民權、勞權而入獄者,不計其數。曾是工自聯成員的劉少明,因發表六四回憶錄而陷獄;大陸維權網絡平台「非新聞」的盧昱宇,因報道群體維權事件而被囚;因車廠鬥爭而陷獄的工人代表符天博;還有無數為民權鬥爭的志士。他們提醒我們,壓迫尚未遠去。

但是,民眾仍然沒有停止鬥爭。這二十多年來,勞工的抗爭此起彼落,大大小小的罷工,即使到了近年,仍然沒有止息。他們無懼於資本和政權的打壓,在絕處仍然堅持串連、團結更多工人。從維權律師協助公民依法維權,到內地的工人在被僱主、企業剝削而發起集體維權抗爭,都顯示出內地抗爭並沒有隨著政權的打壓而停止。如事隔9年後再一次發起抗爭的湖南塵肺工人,於4月至5月期間發起跨城市抗爭的塔吊工人和「貨拉拉」司機的罷工,這些工人抗爭的例子象徵著內地民間抗爭並沒有因政權的高壓管治而停止。

但願你能聽得到,群眾勝利後的呼號。這些鬥爭將代替酒,來祭你在天之靈。

但願你安息,我們會繼續走這條抗爭的路。你至死沒有言悔。而我們,只要還有抗爭的空間,我們就不會言棄。

發起:香港職工會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