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立場書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就自資專上教育提升及啟動補助金計劃

遞交予2020年6月5日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之意見書

就教育局提出成立「自資專上教育提升及啟動補助金計劃」(補助金計劃),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特此遞交意見書,就補助金計劃表達意見。

2. 教協一直爭取政府以一筆過撥款或貸款方式,扶助自資專上教育發展及提升質素,特別是要協助院校開設成本高而社會有殷切需求的科目。是次補助金計劃指明資助自資副學位及學士學位課程,包括改善教學設施、購買器材、支援教職員等,教協對此表示歡迎。惟補助金計劃亦指明不資助翻新校舍、建興宿舍等工程項目,教協指出有部分自資院校因欠缺土地及資金而未能設立宿舍或宿位不足,亦有部分課程於開立時需要改建校舍(例如設立實驗室及模擬病房等),教協希望政府考慮擴大補助金計劃的資助範圍及金額,資助自資院校興建宿舍及其他因開設新科目而必需進行之工程項目。 …… 閱讀全文

教協就改善幼兒教育提出的建議

2020 年 5 月 26 日

政策層面

1. 幼師薪級表應與 MPS 掛鈎及保障年資
政府自 2017 學年起,在幼稚園以中位數資助幼師薪酬,幼師流失率自此創下新高,反映
幼師對專業前景失去信心,當局須盡快落實一套健全的幼師薪酬制度,才能穩定幼師團
隊,提升專業質素。
建議:制訂的幼師薪級表,應與 MPS 掛鈎及給予全額資助;幼師應按資歷和職級支薪,
並確保轉校年資獲得承認,以保障幼師教學經驗和職業前景。在落實薪級表前,應檢視過
渡期津貼金額,確保足以保留資深幼師。

2. 提高幼教資助 全面落實免費幼教
幼兒教育即使在 2017 年獲納入直接資助,其公共開支仍只佔本地生產總值 0.22%,遠低
於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OECD)國家 0.69%(2014 年)的平均水平。現不但全日制學校
收取學費補貼不足,不少半日制學校亦表示開始出現虧蝕。
建議:大幅調高幼教單位成本,落實真正免費幼兒教育,讓半日、全日及長全日制幼稚園
合理營運並有空間改善質素;增加全日及長全日制幼稚園學額,以配合人口政策滿足社會
需要,並規劃幼稚園校舍用地,減低學校租金的營運壓力。

3. 增設特教統籌及課程發展主任 增加行政支援人員
政府於 2017 年將到校學前康復服務(OPRS)名額由 3,000 個增至 7,000 個,去年更宣布
增至 10,000 個,並計劃在 OPRS 的學校,為邊緣成長發展問題的幼兒提供早期介入服務。
由於計劃涉及大量統籌及協調工作,而多數幼師也沒有空堂,加上在新資助模式下,要同
時應付新課程指引、質素保證及繁複的核數工作等,幼師工作量大增;由於當局沒有病假
津貼,在人手緊絀下,部分幼師即使患病也不敢請假。
建議:增設特教統籌主任,並加強教師相關培訓,長遠改善師生比例;支援校舍改善,讓
幼兒有合適的訓練空間,確保 OPRS 質量兼備;增設主任專責課程發展,並為幼稚園提供
行政支援人員,及為幼師放取病假提供代課津貼。

4. 幼園社工盡快恒常化
學生壓力及情緒問題趨向低齡化,近年更接連發生嚴重虐兒個案,政府只推出幼稚園社工
先導計劃,不少幼稚園仍未能受惠。
建議:幼稚園應將社工計劃恆常化,以兩校一社工為基礎,在規模較大或有特別需要的幼
稚園優先配置一名社工;長遠全港幼稚園以一校一社工為目標。

5. 爭取幼師學位化 檢視專業階梯
政府委任的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已建議將幼師入職資格提升至學位水平,惟政府未有
在政策及支援上作出回應。另外,幼稚園以收生數目訂定校長職級及主任人數,例如錄取
360 名學生才可設一級校長,全日或長全日制學校極難達標。
建議:確立幼師薪酬架構及資歷認可機制,並設立專項撥款,鼓勵幼師自主和持續進修,
邁向全面學位化;檢視幼教專業階梯,包括決定校長級別的收生要求,應顧及學校營運模
式的限制,以吸引優秀幼教人才。

疫情下對幼稚園及幼兒中心的緊急支援

1. 補助幼稚園及幼兒中心學費的一筆過津貼
在首輪抗疫基金中,受資助與非受資助的幼稚園均獲提供一筆過津貼(但不同金額),幼
兒中心則獲 4 個月津貼至 5 月為止(包括附設於幼稚園自負盈虧的幼兒中心),作為停課
收取不足學費的補貼。這些津貼隨著幼稚園大部分班級仍繼續停課已不敷應用。
建議:因應停課越來越多家長停交學費為學校帶來營運困難,政府應為幼稚園再提供一筆
過津貼,幼兒中心則應在 4 個月限期結束後繼續獲發放資助。

2. 幼稚園 K3 級別的單位成本資助
政府向參加幼稚園教育計劃的學校,以本年一月份的學生人數為基礎,計算停課期間的每
月資助,確保期內政府資助不會因個別學生退學而減少。但 K3 將於 6 月 15 日復課,意
味該級將以復課月份的人數為計算資助基礎,但事實上該級已退學的學生在學年結束前
都不會邀付學費,若當局扣除其單位資助,學校會因此虧蝕。
建議:受資助幼稚園各級別仍以本年一月份學生人數為基礎計算每月資助,直至新學年開
始並全面復課為止。

3. 防疫特別津貼
為協助幼稚園補充防疫物資及清潔校園,教育局曾發放 1 至 2.5 萬元不等的一筆過津貼,
但業界反映,由於防疫物資價格急升,幼稚園清潔亦需較頻密,有關資助已不足夠。
建議:提高防疫特別津貼資助額一倍,幼稚園每校發放 2 萬至 5 萬元津貼。

教協向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提交意見 反對取消文憑試歷史科試題

【新聞稿】2020年5月24日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將於下星期一(5月25日)就今屆文憑試歷史科試題進行討論。教協向委員會提交意見書,反對教育局取消該試題,並反對教育局對考評制度和專業的粗暴干預。

教協形容,在經過歷史科教師的專業討論後,試題誤導考生淡化日本侵華罪行之說完全站不住腳,而教育局在事件中以強硬的態度公開譴責考評局,向考評局施壓,是對考評的制度和專業的粗暴干預,不單對個別考生造成影響及削弱文憑試的公正性和可信性,對日後的考評工作和學校教育更會帶來嚴重的負面影響。 …… 閱讀全文

教協對考評局決定取消歷史科題目表示極度遺憾
譴責教育局破壞既有考評制度

新聞稿 2020年5月22日

教協對考評局取消本屆文憑試歷史科有關中日關係的試題表示極度遺憾,形容決定嚴重衝擊行之有效的考評制度及教育專業,對考生帶來嚴重不公。

自事件發生以來,教協及不少歷史科教師、學者、校長、前考評局官員等,已經多次重申不應該貿然取消該題目。歷史科老師亦同時指出試題並沒有要求考生同意該命題,反而是刺激學生,以三年高中課程學到的日本侵華歷史,用作反駁該命題。教協亦於5月20至21日進行問卷調查,結果有達97%的受訪歷史科教師不同意取消該題,其中92.5%更是非常不同意,可見保留該題乃是歷史科教師中一面倒的共識。逾九成受訪教師亦指出,取消試題會影響應屆考生成績,對考生不公平。

教協對教育局的做法予以譴責,批評教育局直接向考評局施壓,令試題在未經過科本老師的專業討論下取消。教協認為教育局是以政治凌駕教育,破壞既有的考評制度,影響相當深遠。

 

教協問卷調查:前線歷史科教師對文憑試爭議試題的意見 97%歷史科老師反對取消相關題目

(2020年5月21日)(第一階段)

本屆中學文憑試歷史科試題引起的爭議,教育局在未有充分聆聽專業意見前,即已宣判考題「傷害民族感情」,屬「專業失當」,並史無前例要求考評局取消有關試題。為了反映前線專業聲音,教協向會員發出了電郵問卷,邀請中學歷史科教師表達對試題的意見,短短15小時已獲得268位教師以實名填答問卷,佔全港中學歷史科教師約26.6%。調查結果顯示,有97%歷史科教師反對取消試題,可見前線同工意見極其清晰。在同類型問卷調查中,業界有如此意向明確的結果,實屬罕見。現將主要數據及書面意見輯錄如下,教協期望各決策者可以認真考慮,作出符合專業及保障學生福祉的決定。

問卷調查日期:2020年5月20日至21日
調查對象:前線中學歷史科教師
收回問卷數目:268(截至5月21日上午9:30)

主要調查結果(詳細數據可參閱附件二)

針對本屆文憑試歷史科,卷一第二題的爭議:

  1. 絕大部份教師認為題目符合歷史科「資料題」的基本設題原則

(a) 93.7% 認為資料選材合適
(b) 94.0% 認為提問用語(「是否同意利多於弊」)合適
(c) 94.4% 認為題目設定的作答範圍(「1900-45年間的史事」)合適
(d) 96.3% 認為學生具備作答題目所需的個人歷史知識
(e) 89.9% 不認為題目引導考生須以指定立場作答

  1. 96.3% 認為符合歷史科課程及評估指引內的課程宗旨和原則
  2. 96.3% 認為題目符合考評局歷史科評核大綱的評核目標
  3. 95.5% 不同意設題涉及專業失誤
  4. 97.0% 不同意取消該試題

6. 若卷一第二題題C被取消,教師認為會對歷史學界及應屆考生帶來以下影響:

  • 94.4% – 影響應屆考生成績,對考生不公平
  • 92.5% – 打擊文憑試公信力
  • 89.1% – 摧毁本港由來已久的學術⾃由風氣
  • 88.0% – 前線歷史科教師深恐動輒得咎
  • 86.5% – 破壞慣⽤題型處理,令前線歷史教師授課無所適從
  • 61.0% – 令升中四學⽣甚⾄準⼤學⽣不敢選修歷史科
  • 52.8% – 破壞本港⼤學歷史學系聲譽

附件:
(一)教師書面意見輯錄
(二)詳細調查數據

教育局以政治為先,摧毀考評制度 教協批評政府及建制派全方位攻擊教育界

【新聞稿】

2020年5月15日 晚上9:15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於今日(5月15日)召開記者會,稱本年文憑試歷史科考試中有試題的參考資料不當,因此要求考評局取消該題目,更稱將派員到考評局,檢視考題之審批機制。教協批評楊潤雄的說法極為錯誤,指楊潤雄為了政治任務,嚴重摧毀考評制度。

教協副會長兼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重申日本侵華對中國人造成極大的傷害,教協一直對日本侵華的歷史心痛惡絕。不過,教協認為是次事件涉及教育專業,指近期的事件反映,政府及建制派正全方位攻擊教育界,至今更高調插手及摧毀文憑試。教協質疑教育局是為了政治任務,破壞了文憑試的公平性,不惜犧牲了考生的利益。葉建源表示,將會去信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主席,要求召開緊急會議討論事件,並要求教育局撤回決定。

教協認為現時考評局的擬題機制已經包含前線教師、校長及大專學者在內,可以廣納學科的專業意見,而並非由單一人士可以左右擬卷決定,教育局不應輕率插手。教協認為教育局派員到考評局檢視擬題程序及取消該試題,是教育局向考評局施壓,再一次以政治凌駕教育專業,葉建源要求教育局撤回相關決定。

本身是歷史科教師的教協理事張往指,教育局對該試題的批評並不合理。他指參考資料只是輔助學生立論,並不等同考生必然要同意相關資料的觀點和內容,考生作答時亦需要援引資料以外的歷史知識。他擔心教育局的做法是在未與學界溝通前已作定論,對教育界欠缺基本尊重,同時變相扼殺公開試設題的空間,又指教育局取消試題任何一部分均對考生極不公平。張往指考生作答時定必按所學知識和答題技巧盡力作答,現時教育局貿然取消試題,不但剝削考生的重要權益,更對考生造成極大的心理壓力,甚至可能影響其他仍待開考的科目。

教協強烈譴責教育局粗暴踐踏教育專業,扼殺理性討論空間

【新聞稿,2020年5月15日凌晨00:30】

教育局於昨晚(5月14日)發稿,斥今屆文憑試歷史科試題「嚴重傷害了在日本侵華戰爭中受到莫大苦難的國民的感情和尊嚴」,促考評局嚴肅跟進。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對教育局的做法予以強烈譴責,批評教育局在欠缺理據的情況下史無前例地就考評局的試題作出譴責,性質十分嚴重。教協指出教育局這種政治凌駕教育的做法,對考評制度帶來嚴重衝擊,認為政府是將香港的教育進一步推向「箝制式教育」,扼殺香港教育理性討論的空間。

歷史科的考核以開放式的題目為主,評分著重考生對重要史實的全面掌握,而非考生的立場。而參考資料也只是輔助學生立論,並不等於考生需要同意參考資料,考生作答時亦需要援引史實,並非僅靠參考資料立論。但今次教育局的做法,不但反映局方為了追求政治正確,扼殺考核中的討論空間,而且是對教育專業的再一次嚴重踐踏,實際是要再一次剝奪教育界專業自主的空間。

教協同時質問政府,指早前林鄭月娥指要「為教育把關」,質疑是次譴責考評局的行為是否就是政府「把關」的方法。

立即停止針對教育界的攻擊 呼籲教師向教協求助

新聞稿 2020年5月15日

自去年6月爆發反修例運動以來,有團體及親建制媒體一直把矛頭指向教育界,把社會運動歸咎於前線教師,甚至針對教師在私人社交平台的言論作出攻擊。 近日,這些攻擊更變本加厲,包括羅列接近十年前的私人言論進行批鬥、對教材和公開試試卷作出斷章取義或扭曲內容的攻擊。有教育團體亦配合作出指責,稱有關言論煽動仇恨、有違專業。教協形容,這些斷章取義、向教育界施壓、針對教師的批鬥,猶如「文字獄」,行為絕不可取,必須立即停止。

教協認為,任何對教師專業的批評應建基於事實,更不應把教師的私人言論上綱上線,或肆意曲解教材或公開試試題的內容,進而針對教師作出缺乏根據的攻擊。這些針對教育界的攻擊,明顯是為了把施政失誤引致的社會問題推卸教育界,同時在教育界製造白色恐怖,要教育界噤聲,做法絕對不能接受。

教協重申,教師享有言論自由及表達政見的權利,其在私人領域發表的言論屬個人私隱,應受尊重和保障。教協相信教育界一直持守專業,教師不會因個人意見而影響教學時的客觀持平。作為教育界工會,教協自去年起一直跟進教師被「以言入罪」的情況,並呼籲被投訴的老師向教協求助,教協將以保密方式處理會員的求助。同時,教協早前已設立「教協訴訟及緊急援助基金」,協助被無理攻擊及投訴的教師。

教協資深中文科老師分析文憑試試卷(卷三)

新聞稿 2020年5月5日

任教中文科多年的陳仁啟老師及張珉聰老師對2020年中文科試卷卷三的意見及評論如下:

陳仁啟老師(中文科老師;教協理事):

卷三(聆聽及綜合能力考核)

甲部聆聽:

  • 此部分設14題,全是選擇題,佔全卷分數百分之二十。通過一位老師和兩位學生的對話,討論生活壓力的問題,再引出孔子、孟子和《聖經》的人生態度,並介紹了「靜觀」活動及各人不同的人生觀。內容生活化,考生大致能理解。
  • 提問的能力點涉及內容理解、講者的說話技巧及語氣的辨析和語意的推論。普遍不算太難,考生應能應付。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