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立場書

學校訓導工作沉重棘手 學校訓導工作沉重棘手

九成訓導老師感到工作沉重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在本年三月初向全港中、小學訓導教師進行「解決訓導工作困難」的問卷調查,結果在回收的464份問卷中,有近九成教師認為 訓導工作的主要困難,在於訓導老師工作的沉重負荷。有近八成教師認為教署應為學校增加支援人手,例如提供足夠社工、教育心理學家駐校。 …… 閱讀全文

就《2001年版權(暫停實施修訂)條例》致立法會的意見

  1. 《2000年知識產權(雜項修訂)條例》生效後,令不少教師恐怕因為在教學中觸犯有關條例而須負上刑事責任。本會認為,關鍵在於有關條例在說明法 定豁免時有欠清晰,本會建議立法會引入「公平應用」的概念來說明對教學與研究的豁免的含義與適用範圍,本文件並就此提出本會的意見。 …… 閱讀全文

要求考試局道歉和嚴格審題 避免人為錯誤影響考生信心

就昨日高級程度會考純數科出現嚴重的試題出錯事件,立法會教育界議員張文光認為影響極為巨大,因為估計近八千考生應考純數,根本無法評估考生為應付這題 數要花去多少時間覆核和運算。除了在該題的作答時間用多了外,還會影響作答其他題目的時間,就算考試局願意在該題調整考生的分數,也不能真實反映考生作答 全卷的能力和合理的評分,因此張文光十分關注考試局今屆高考連番出錯的情況,要求合理交代事件和提出如何防範,尤其是即將開考的會考和日後的公開考試,不 應再出現這些人為或技術錯誤,避免貽害應考的莘莘學生。 …… 閱讀全文

八成受訪教師認為「賭波合法化」 與特區政府教育政策自相矛盾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公布
教師對「賭波合法化」的意見調查結果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於3月底曾進行一項《教師對「賭波合法化」的意見調查》,成功訪問了587位教師。超過七成受訪教師反對「賭波合法化」,更有超過八成教師認為「賭波合法化」將助長青少年的賭博風氣,對學生德育構成壞影響。

強烈反對「賭波合法化」的被訪教師,有248人,表示反對的,有160人,佔被訪者總數70%。被訪者之中,認為「賭波合法化」會助長青少年的賭博風氣,並認為對學生德育構成壞影響,均佔87%。 …… 閱讀全文

向殘疾學生提供平等的教育機會,是教育專業的義務

(本會對《殘疾歧視條例‧教育實務守則》諮詢文件的意見)

1 教育專業的義務

1.1 教育均等,是教育專業的一項主要理想。追求均等的教育機會,則是追求這個理想的一個重要里程碑。《香港教育專業守則》第2.2節第8點,即清楚說明專業教育工作者,有義務「給予學生公平的學習機會」。

1.2 本會深信,達至教育均等的理想,適用於包括殘疾學生在內的任何學生。本會認為,平等機會委員會制訂《殘疾歧視條例‧教育實務守則》是適切的,有需要的。 …… 閱讀全文

張文光指曾蔭權誤導學生 大學成本高昂的言論輕率 並批評政府官員輕視教育

財政司司長曾蔭權日前於一個與學生交流的場合,指香港的大學單位成本高昂甚於國外大學,他甚至建議直接資助學生負笈海外留學。香港 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會長、立法會教育界議員張文光批評曾蔭權此番言論輕率,有關比較並不公平,也有欠全面,張文光認為,作為港府的高級官員,此番言論誤導學 生,而近期政府高官一連串對教育界的偏頗批評,令人憂慮港府在整體上有輕視教育的傾向。 …… 閱讀全文

教協會發起反對削減大學撥款簽名運動

2001.02.14

由即日開始,教協會將展開一個「反對削減大學撥款的簽名運動」,抗議政府削減對大學的資助,影響教育質素,危及學術研究,並導致大學裁員。

 

政府繼上三個年度,要求各大學削減學生單位成本10%後,更計劃在下三個年度,再一次將八間大學的撥款調低5.4%,削減經費超過20億元;此外,政府與教資會在計算撥款時各有不同準則,差額高達10億元,令大學的資源足足削減了30億元。 …… 閱讀全文

教協會強烈抗議 母語教學倒退 教育政策混亂

教協會對教育署在教學語言問題上,又一次朝令夕改,表示震驚。

教統局局長羅范椒芬,在2月7日的立法會會議上,曾經清楚地表示,要進行三個教學研究,包括英文中學處理學生之間語文能力差異的方法、中文中學在高中階段轉用英語授課的適應問題,以及中文中學在初中階段的增潤英語學習活動。 …… 閱讀全文

不滿政府強行指令幼稚園 須按新程序申請調整學費

(幼稚園教育團體聯署立場書)

  對教育署未經廣泛諮詢,便強行指令全港幼稚園一律須按照新程序申請調整學費,而最大的爭議是:在學費內之支出項目清單中,列明「學費應包括一切 與教學活動、營辦幼稚園和維持所提供的教育服務水平有直接關係的支出」,當中涉及雜費的項目,須納入學費內。由於須填報的雜費等新增項目,會對幼稚園的行 政、財政預算和日常運作造成困擾、誤解和混亂,幼稚園在事先不知情和毫無預算的情況下,三月就要填表申請調整學費,業界對政府漠視民意和僵化的指令手法, 感到強烈不滿,希望教育署能夠正視和加以澄清。

一. 政府假諮詢,不尊重業界

  1. 政府去年十二月曾向十多個幼稚園教育團體作局部諮詢,團體曾強烈批評和反對將雜費也計算在學費之內列入支出清單,認為此舉缺乏彈性,但政府完全漠視幼稚園團體的意見,一意孤行。
  2. 政府作出有選擇性的諮詢,而毫不尊重其他未被諮詢幼稚園團體和全港受影響幼稚園的意見。此外,全港大部份幼稚園在全無諮詢的情況下,收到一月三十 一日教署發出的通告,強制指令所有幼稚園要在三月呈報申請學費調整的表格,時間極為倉卒,而且完全不理會業界面對新申報程序造成的困擾和爭議。

二. 同意監管幼稚園,區別處理暴利者

  • 目前全港幼稚園都是按過去既定程序申報學費,一向運作良好。除部份幼稚園接受政府局部資助外,大多數幼稚園都是在自力更生的情況下,艱苦經營,儘管如此,幼稚園也願意接受政府的監管,共同承擔辦好學前教育的責任。
  • 絕大部份的幼稚園都是由良好辦學背景的團體經營,有理想,肯承擔。現在審計署、消委會或傳媒揭露少數幼稚園有可能在雜費上牟取暴利,但是當局卻為 了打擊少數而牽連全體,一竹篙打一船人,誤導公眾和家長以為全部幼稚園都是在雜費項目牟利,變成要全面監管,不僅破壞大部份辦學良好幼稚園的聲譽,還會製 造校方與家長之間的衝突和矛盾。

三. 反對雜費納入學費,缺乏彈性易生混亂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