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2017年度周年會務報告 – 爭取權益

 【會員代表大會】

4. 爭取權益

4.1 建立幼師薪級表,保障幼師年資與資歷

免費優質幼稚園計劃明年正式落實,但政府仍拒絕訂立幼師薪級表,本會透過不同渠道,要求延長只得兩年的過渡期津貼,先穩定校內的資深幼師,避免引發裁員潮,獲局方回應會認真考慮;同時本會仍繼續爭取盡快設立幼師薪級表,反對整筆過撥款制度,力陳中位薪酬資助如何剝削教師,會令幼師流失率更嚴重。為了掌握有力數據,本會向幼稚園校長作問卷調查,證實以中位薪酬資助,有半數學校或要被迫將中位薪金訂作頂薪點,嚴重打擊幼師專業發展。本會召開記者會公布數據,以引起社會關注,並向立法會提交意見書,會長亦出席聽證會表達不滿;去年立法會選舉,本會立法會代表亦重點提出有關訴求,爭取幼師得到應有保障,在穩定而有前景的環境中發揮專業。

4.2 增加常額吸納年輕教師 監察濫用常額合約制

要求改善教師編制增加常額教席,以吸納合約教師、教學助理等,肯定是本會近年的重點工作。本會多番警告政府,短期合約職位若成為常態,將為教育帶來重大危機。為取得有力數據向政府提出實證,本會連續第二年向合約教師及教學助理進行大型調查,發現合約教師大都是年輕、高學歷,但同工不同酬,流動率高。這種結構性剝削,肯定會磨蝕年輕教師的心志,長遠令教育界青黃不接。本會繼續舉辦專題講座,讓年輕及準教師了解自身的權益,同時透過不同方法爭取,例如在教統會發表意見及向主席遞交請願信、向立法會提交意見書等,期望引起公眾關注和支持,為了教育的長遠發展,檢討編制已是刻不容緩。此外,本會一直關注常額教席合約化的問題,雖然經爭取後個案持續減少,但本會要求局方加快進度,加強監管學校濫用定期合約聘請常額教師的問題。

4.3 教育局確認常額合約教師受《資助則例》保障

教協會多年來與同工一起極力爭取改善合約教師的待遇,在不同渠道和在立法會上多番向政府力陳合約教師的苦況。教育局遂於2016年8月17日發出題為「善用教學人力資源」的通告(教育局通告第9/2016號),向學校發出指示﹕常額合約教師的聘用及解僱與一般正規教師無異,學校須遵照《資助則例》和相關規定辦理;提醒學校常額合約聘用非人事管理手段,如在運作上沒有切實理由及沒有實際需要,不應以常額合約方式聘請正規教師;學校須合理地處理教師聘用,應以教師職位聘請教學人員,而非聘用輔助人員擔任教學工作;應為合約教師訂定較長的合約年期;以及不應長期凍結或凍結過多晉升職位,讓擔任行政工作的教師的職位與職務相符。

此外,合約教師的工作量、上課節數、任教科目、級別、班數和其他職務與相應職級的正規教師相若時,學校應以該合約教師的資歷及經驗,給予合理的薪酬和假期等,而且非上課日的安排也應與正規教師相同;學校應給予合約教師合理的工作量和職務,為合約教師提供專業發展機會和培訓;為了讓合約教師規劃個人職業發展,學校應增加未來人手規劃的透明度,學校應有序地讓合約教師聘任為正規教師,並須按客觀準則,妥善和合理地進行甄選;教育局鼓勵辦學團體或不同辦學團體的友校,吸納未能續聘的合約教師。

4.4 改善人事編制,爭取同資歷同薪酬

現時中小學人事編制及薪酬架構,遠遠落後時代需要,製造了同資歷、同工種但不同待遇的不公現象,例如常額與合約的差異、學位教席與文憑教席的差異,以及中學與小學的差異。本會與當局會晤,以及在立法會發表意見,要求政府改善學校人事編制和薪酬架構。包括盡快打破學位教席比例的限制,讓所有持有學位資歷的教師,都能以學位教席聘任;此外,現時公營小學校長及教師的職責,雖與中學同工相若,但待遇卻較中學為低,本會認為應消除有關差異。

4.5 捍衛教師專業自主,反對向教師無理施壓

教育局於去年8月回應傳媒的查詢時,指校董會應提醒教師不能宣揚「港獨」主張或活動;如有教師鼓吹「港獨」,校董會可按事件性質和嚴重程度跟進,更揚言教育局會按情況對教師採取紀律行動,包括「取消或拒絕其註冊教師的資格」。本會召開記者會,要求當局停止干擾教師專業,批評教育局有「擺前線老師上檯」之嫌,令全港辦學團體、校長和教師受壓。本會擔心教育局的回應會令前線教師憂慮在課堂上跟學生討論相關議題,或回應學生就「港獨」的提問時誤觸界線,猶如頭上一把刀,阻礙教師向學生傳達持平的資料或意見,窒礙學生得到多角度思考的機會,產生「寒蟬效應」,收窄思想和言論上的空間。

4.6 教育局濫發署任津貼 申訴專員指查核程序不足

本會繼續跟進教育局突然追討數十名同工十多年前在署任較高職級時的署任津貼個案,本會認為此乃教育局嚴重行政失當,但卻將責任推卸給學校及教師,而教育局要求學校發還超過6年前多付津貼,是無視《時效條例》(第 347 章)對訴訟追溯期的法律規限。本會已就此事去信申訴專員公署,促請公署主動調查;亦要求教育局立即與受影響學校及教師商討妥善解決方法,不能要求已履行署任職務的前線教師,退還署任津貼蒙受損失。

4.7 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改組無諮詢 本會委員拒絕延任

本會強烈反對教育局強行延任上屆操守議會成員的任期,以推行對操守議會的「改革」,本會9位操守議會成員拒絕接受教育局常任秘書長的延任邀請,以抵制教育局的無理安排。再者,教育局決定大幅修改操守議會的組成,改組後教育局委任議席由八分之一增加至四分之一;教師工會、學科團體、教育評議及研究團體及其他教育團體由7席削為1席,然而有關的改組並未向教師作諮詢。本會為此召開3次記者招待會及去信申訴專員公署投訴。

4.8 操守議會欠認受性修訂專業《守則》有損教師權益

操守議會提出修訂《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及《個案處理程序》,本會召開記者招待會提出四大質疑:一、是屆操守議會乃教育局強行延任上屆成員產生,絕大部分民選成員不承認其合法性而拒絕被委任,在此期間提出重大修訂或諮詢,毫無認受性;二、《香港教育專業守則》當年乃經過嚴謹諮詢過程制訂,現在突然提出修訂而諮詢卻非常馬虎倉卒,踐踏教育專業;三、建議內容的「闡釋」和「例子」錯漏百出,陷阱處處,有些內容甚至有違原有守則原意,有如人大釋法,這將嚴重影響教師與學生建立良性互動,阻礙教師做好教育工作,最終受害的是師生和整個社會;四、個案處理程序不再容許被投訴教師的親友為其申辯,嚴重損害教師權益。教協要求操守議會立即撤回諮詢,待新一屆操守議會經合法程序選出後,才重新研究討論。本會舉辦「專業守則『恰』到好處?圓桌會議」,邀請不同持份者及會員出席,探討專業守則與專業化的關係,及讓同工直接表達意見。

4.9津校違例炒教師 教育局卸責圖脫身

本會兩度就孫國裕老師遭李求恩紀念中學以不符事實的理由解僱一事召開記者會並要求教育局介入跟進。教育局其後回覆,指出學校解僱孫老師的做法「明顯違反了《資助則例》所訂明的程序」。但局方卻不肯承擔監督責任,竟聲稱學校解僱孫老師是勞資糾紛,孫老師可向勞工處求助。《教育條例》訂明學校法團校董會須根據《資助則例》行事及管理,現在學校違反了《資助則例》的程序解僱教師,但教育局卻自我放棄權責。本會對事件感到極度憤怒,更擔心此例一開,往後全港津貼學校教師的職業保障岌岌可危。本會協助孫老師去信申訴專員公署投訴教育局,並繼續跟進孫老師向學校追討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