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偉華:我們受了甚詛咒?

政改爭拗持續多月,政改方案終於走到表決的時候,而正當各方擔心表決結果會否再起波瀾之際,竟然爆出建制派議員因為要「等埋發叔」,卻上演了一幕集體「甩轆」,錯失了投票機會的鬧劇!這出人意表的一幕,瞬即成為各方茶餘飯後討論的焦點,大家爭相打聽背後是否另有別情,抑或事件真的只是出於有人愚蠢、其他人又只求自保而不跟大隊,結果「裝越位」失敗呢?無論如何,如此「蝦碌」的表現,已引來無數的嘲笑與譏諷。

但譏笑過後,不禁要問,為何議員要為「等埋發叔」如此個人、又如此荒謬的理由,甘冒大不韙,放棄投下支持政府的一票?輕重不分,愚蠢至極,究竟個人榮寵是否就可凌駕公眾利益?更甚者,為何有更多議員可以不明就裡、不問因由,就跟大隊離場,完全缺乏政治人應有的獨立性和判斷能力?

當中較少人注意的一位建制派議員,既沒有跟大隊離場,也沒有只顧個人表示效忠而投下贊成票,卻只是呆坐議事廳裡,不懂反應,就連按制表示有出席也忘記了,以為他有獨立思考?實情是沒收到指令,連按本能作反應的能力也喪失了!可悲!

事後始作俑者和涉事各人,只裝出一副可憐相,生怕受責難,爭相互相指責,諉過他人,卻沒絲毫真心的悔意,反思過錯,以及真誠地向選民、市民道歉,反而第一時間排隊走到西環,向主子負荊請罪!其實他們向誰問責,大家早已了然於胸,但如此赤裸的一幕,看在眼裡,心裡還是很不舒服!

為何如此不濟的議員竟能安坐在議事堂內,代表七百萬市民議政和監察政府?為何他們質素如此不碪,卻佔據了近三分二的議席,影響著我們的福祉、操控我們的命運?我們到底受了甚詛咒,要面對如斯的境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