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方澤 :香港的「第三種想像」

這一、兩年香港社會最熱門的話題,似乎也不是佔中或是政改,反而是所謂「本土」還是「大中華」之爭。在日常生活、社會運動,甚至在校園裡,也是討論不絕。早前有任教中文科的教協理事眉頭緊蹙,苦惱於如何再教學生欣賞余光中的「鄉愁四韻」,也是我輩通識佬苦思如何要學生正面學習「現代中國」。

做香港的新一代不容易,我常說我們這等「土生土長」的八十後,雖不如上水侯志強先生夠900年「本土」,卻也真不容易對中國投放感情。老人家說土生土長的家鄉山水我們不見、長輩說7、80年代「純樸感情」的鄉土人民不見,倒是懂性就見財大氣粗、霸權橫行,好不風光。說要喜歡中國,除了小時候看五星紅旗迎風飄揚和劉德華唱〈讓世界知道我們都是中國人〉,確實找不著喜歡之處。

去年白皮書和「八三一」後,市民因多年雙非、水貨和自由行以及政治上的壓制而帶來的抗拒中國的情緒越燒越烈,甚至網上有香港要「歸英」、「獨立建國」的討論。當然政治現實和市民感情都不可能全面與中國切割,激進的行動也似乎不是主流民意。但對於香港,以及相信佔大多數的溫和市民要走向何方,仍如五里霧中。

雨傘運動後,不少人開始提及2047的「二次前途問題」。行文前數天,素來溫和的香港教育學院政治學者方志恒教授,於報章專欄談及香港需要有思考前途的「第三種想像」,稱「革新保港、民主自治、永續自治」之道,似乎有新論述要面世。我樂見其成,只盼不要「等埋發叔」才出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