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致:為了感恩的回憶 

生我者父母,必須孝順。教導我者老師,必須心懷感激;指導我走上學問之途的,更應該感恩。

王啟澍老師,民國貴州省主席王家烈哲嗣,沒有進軍校,卻成了陳寅恪入室弟子。他和牟潤孫是同學,兩人常在樂宮樓聚首,京片子口若懸河,點評天下。我這個隨侍在側的香港仔,漏聽了幾許京華春夢,多少民國風流,實在可惜。

例如滿清餘孽劉師培,經常在教員室慨嘆劉家三代學問,到他絕了,邊說邊咳嗽。劉氏患上癆症、咯血,是不治的病。學生都往胡適、錢玄同處跑,新學勝舊人,老古董早該入土了。當時黃侃在場,立即上前磕三個響頭拜師。黃侃是錢玄同和周氏兄弟的同學。這段掌故教我:學之所存,師亦存焉;學術是不應分門派和輩分的。成就大學問,像百川納海。

王老師以寅公《唐代政治史述論稿》為本,講授隋唐史。雖然只教了上篇關隴集團,已獲益良多。寅公著述文稿,訊息量大,行文半文半白,典故又多,初學如霧裡醉眼看花,誠如余英時所考,須用解碼器。唯經王老師指點迷津,方倒啃甘蔗,漸入佳境。經師人師,王老師兼而有之。後來考教育學院,面試時問及寅公,即誦所習以對,終於過關。

王老師在校兼行政,曾邀錢賓四等學人主持學術講座。中文、史地兩系合共數十名學生參加,濟濟一堂,令錢老甚為激賞。蓋一口無錫話,在他執教之校,雖開講亦無學生到場云云。後來錢公選擇到台北養老,優游林泉,其因固在此。何炳棣君主講中共人口爆炸論,與毛公人多好辦事論調針鋒相對,一士諤諤。又徐復觀主講兩漢儒術與魏晉美文,別開生面。凡過港學術俊彥,王老師都設法邀請來訪,令學生眼界大開。香港竟然成為港台美三地講學最自由的地方、中西學術文化交流樞紐,王老師功不可沒。
恩師,我懷念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