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不必我在,功成其中有我」

組織、參與、團結 — 怎能沒有你!

權益及投訴部

「工會教育」是今個學年首次在《教協報》跟同工見面,第634期《教協報》〈工會是甚麼?〉便透過漫畫形式,輕鬆簡述工會的功能及職責,包括1.表達打工仔女的聲音、2.提供集體談判的渠道、3.改善工作條件和待遇、4.建設民主公義社會

追隨這些目標而發展,站在工人權益一方的工會,稱為獨立工會。是否每個工會也是為僱員的權益打拼呢?答案可以從第637期《教協報》〈工會關鍵字:黃色工會vs獨立工會〉找到,當中有關黃色工會,便是接受政府或政團、財團捐獻,並以壓制工人聲音而存在的一種工會。

到底獨立工會的靈魂是甚麼呢?就是集體談判權,它是國際認可的基本勞工權利,在平等的基礎上,僱員可集體地通過工會與僱主(資方)就一切就業條件進行談判,且談判結果具法律約束力,雙方都不能違反。第640期《教協報》〈甚麼是集體談判權?〉,便詳細指出集體談判的由來、重要性及香港集體談判的歷史。

集體談判權正是現時香港獨立工會正在努力爭取的目標,香港擁有集體談判權的工會寥寥無幾,太古飲料(香港)職工總會近日與公司簽訂集體談判權,於第645期《教協報》〈太古飲料(香港)職工總會會長的工會血淚史〉中,其會長娓娓道來爭取的動力,便是來自參與亞洲會議,了解到其他地區參與工會確實付出比香港更多,必須擁有一份無私的奉獻才能堅持下去。另一個早已擁有集體談判權,而為人熟知的工會便是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 (FAU),擁有集體談判權又是否意味著,工會會員不用參與任何爭取行動呢?在第636期《教協報》有關FAU專訪,道出的答案正是相反。雖然擁有集體談判權,仍需要會員的積極工會行動,才能迫使公司回到談判桌上與工會進行談判;好像最近的工業行動,迫使資方取消削減員工福利。

由此可見,即使工會擁有集體談判權,仍需要會員的支持與參與,到底組織員工參與工會有甚麼重要因素呢?第639期《教協報》〈遺失一個紙杯、一隻紙碟「等同」一杯可樂或一碟炒飯的賠償!〉,海洋公園職工會便道出直接與會員溝通及認真處理個案,是組織會員參與工會的不二法門。

當政府回歸後大力推行合約化及一筆過撥款,不少與公營機構相關或受政府資助行業的工會,在組織員工方面又有甚麼轉變?又帶來了怎樣的影響與衝擊?社會工作者總工會早在十多年前已面對一筆過撥款的影響,在第642期《教協報》〈一筆過撥款以社福界為鑑〉,正道出一筆過撥款令社福界的職員薪金銳減,而且服務質素亦因此下降。這正正為幼稚園是否推行整筆過撥款帶來啟示,要是保住教學質素與同工權益,整筆過撥款要不得

另一邊廂,香港郵政局員工會便在第641期《教協報》〈「香港郵政局員工會」如何走過合約化〉告訴大家,守住公務員會員權益的同時,也需要兼顧合約員工爭取權益,不容忽視不同聘請形式的會員。而有關不同形式的會員權益,必須提到一個廣為人知的工會—國泰機師工會(HKAOA),因為這個工會的會員遍及世界各地,各地需要爭取的權益亦有所不同,然而可從第644期《教協報》〈The Hong Kong Aircrew Officers Association (HKAOA)(國泰機師工會) and Collective Bargaining〉一文中發現,不論工會爭取的權益是否與自身地區有關,會員亦會積極參與和支持,充分體現到工會爭取權益時其中一個重要的要素:團結。

過去一個學年,《教協報》的「工會教育」專欄報導及訪問不同工會的情況,縱然各工會面對的處境、優勢與壓力不盡相同,然而可以看到共同之處,都是離不開組織、參與與團結,這些對工會成功爭取會員權益雖是老生常談,但卻並不容易。希望同工了解工會的力量來自會員時,日後教協會舉行任何爭取行動也能積極參與,因為成功爭取是不能沒有你的力量!正如華叔的自我期許:「成功不必我在,功成其中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