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來函:忍辱負重?隨波逐流? —— 會員來稿

張文光先生:

你好!本人是 貴會會員,於一間小學任教師多年,因不堪工作辛勞和校方施於我的壓力,現已辭職。雖云「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惟見有教師不堪工作壓力而自殺,實感同身受。願借一紙,以吐抑壓不快之情。

小學三、六年級學生要進行「系統性評估」,六年級學生在中一派位後要進行所謂「分班試」。任教六年級的老師,除要完成基本課程外,必須積極為學生準備。學生在3個月內,要應付4次考試(小六呈分試、系統性評估、校內畢業試及中一分班試),不論教師與學生,皆身心疲累。專業而有豐富經驗的教師會選取教材,給學生適當練習,使學生在壓力不大的情況備試,以取得優良表現。但校方卻以僵化的行政手段,斥責本人未有為學生完成某些補充練習。校方視教育事業如工廠生產;教師是唯命是從的工人。

校方對教師的教學方式要求「統一」。例如學生數學功課的答案下是否要劃線,劃一或劃兩條,也要有規定。吹毛求疵之事,多不勝數,徒為教師製造壓力。

適齡學童減少,校方憂慮收生不足,為要吸引家長,校方迫使教師及學生參與大量街坊社團的活動。不論中秋、元旦、週末或週日,不分晝夜。

家長教師會、法團校董會的設立,原意是提昇教育素質。可惜部分參與的家長,以為大權在握,若對某教師稍有不滿,便興波作浪。(有家長親身在校長及教師會談時說:「我唔係想『整』走你,不過」,原來因該教師曾叫她的女兒「坐下」,認為他態度惡劣,罪大惡極。一個「整」字,可圈可點。)

校方憂慮收生不足,致力討好家長,逢迎頑劣學生。校方為怕開罪家長,更害怕某家教會家長的子女,對要求稍為嚴格的教師,施以「文字獄」式的管治。甚麼「無愛心」、「說話態度惡劣」、「說話帶挑釁性」的帽子滿天飛,阿諛奉承之言充斥校務處。更有甚者,以蜚短流長作聯誼工具。說謊話的人受讚賞,說實話的人被打壓。可恨校長只懂諉過於他不喜歡的教師,忘記往年殺校潮時,他們曾為學校辛勤工作,奮鬥打拚。

上述之事,如有雷同,絕非巧合。現今教師所受之委屈,向誰傾訴?但絕不能輕生了事。為了生活,只能忍辱負重;要不,隨波逐流,以五代馮道作樣本吧!

一名不堪壓力而辭職的教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