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局收集PISA學校資料 勢令TSA操練之風蔓延中學

葉建源

千禧教改以來,政府引入不同類型的評估工具,原意是提升教學質素,可是結果卻適得其反。當中自2004年推行的全港性系統評估(Territory-wide System Assessment,簡稱“TSA”)最為人詬病。教育局一直聲稱TSA屬低風險評估(low-stake assessment),成績只供學校自我評估,亦不影響學生派位,因此毋須額外操練。然而,TSA最終嚴重異化,學校忙於為學生補課及購買TSA練習,師生苦不堪言!暑假前夕,我和教協會發布TSA問卷調查,並要求當局廢除TSA這頭怪獸!

言猶在耳,最近教育局就2018年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簡稱“PISA”)進行招標,這項由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推行的評估以15歲的中學生為對象。可是,招標文件要求承辦研究的院校需要收集參與學校和學生的身分資料供政府使用,令人擔心學校的PISA成績會被用作監察學校的水準,影響學校發展,更有可能令小學TSA催谷操練之風蔓延至中學!

PISA資料一向保密

以往,不少學校願意參與PISA,主要由於這項研究是一項國際性的比較研究,評估世界各地接近完成基礎教育的15歲學生是否具有足夠的知識與技能參與社會,因此研究人員只會就香港整體情況作評估,參與學校和學生的身分資料會保密,學校亦毋須為學生安排額外的操練,屬於一項低風險評估。可是,假若當局收集學校和學生資料,勢令學校憂慮當局會把PISA的數據用作評估個別學校的表現,甚至以此監察學校的水準。為避免影響學校發展,類似小學TSA的操練勢在初中出現,嚴重影響學生的正常學習及健康發展!

收集學校和學生資料的另一影響,是對PISA研究工作的衝擊。自經合組織於2000年推行PISA以來,香港一直參與其中,並由大專院校承辦研究工作,使研究工作保持獨立和保密。透過比較每一次研究的數據,可反映香港教育生態的變化,因此這是一項具有延續性的研究項目。可是,假若教育局收集學校和學生身分資料,學校可能會為學生提供額外操練,甚至選擇拒絕參與此項研究,令日後PISA的評估結果再難以反映學生真實情況,研究人員亦難以把數據跟以往的研究結果進行比較,影響評估的真確性及延續性。

勿讓PISA步TSA後塵

事件曝光後,我立刻去信教育局要求解釋收集學校和學生資料的原因和具體用途,並要求當局撤回收集學校及學生身分資料的要求。我們不能讓TSA的惡果在初中再次出現,更何況香港教育流弊叢生,師生飽受壓力,其中一個核心問題就在於出現過量的評估:小學有TSA、高中有過量的校本評核和文憑試的巨大壓力。替師生減壓已是業界共識,亦應是教育政策的大方向,此刻教育局就PISA的新規定,無疑是與這方向背道而馳!當局應盡快回應我們的訴求,以免PISA淪為中學版的T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