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一資助模式 扼殺全日制發展
回應《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報告》點評之三

>> 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報告點評 主頁

全球生育率普遍下降,近30年間,不少先進地區均在幼兒教育及照顧方面投入資源,除了建立幼兒教育成為兒童未來學習的基礎外,重點的工作還包括支援家長、鼓勵婦女投入勞動市場、處理不斷下降的出生率、扶貧和支援弱勢家庭。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成員國(OECD)當中,一些北歐國家,例如丹麥和瑞典,生育率明顯較其他地方高,原因在於政府有針對性地協助婦女兼顧事業與家庭,他們的支援政策通常有兩類︰一、直接補助或津貼;二、提供減低生育機會成本的福利,例如資助托兒和課餘托管服務。當中,增加全日班更是大勢所趨,美國及歐盟國家入讀幼稚園全日班的適齡幼兒分別達76%及46%。反觀香港,去年幼兒入讀學券資助的全日班比率僅為32.5%,而且現存的246間以照顧雙職家庭及弱勢兒童為主的長全日幼兒學校,數目更由05年至今一直被凍結,令發展空間受嚴重限制。

加強全日制服務  提升婦女勞動力

本港生育率低絕全球,預計勞動人口30年間下降一成。當中以30至39歲女性的勞動參與率下降最為顯著,反映不少婦女為照顧家庭要脫離工作行列。所以,要提升婦女勞動人口,便要為她們締造有利環境,例如加強全日制幼兒服務,讓婦女可兼顧工作與家庭。然而,本港學券資助以半日制為基礎,全日制家庭要負擔較高的學費差額。以去年為例,全日制扣除學券後平均仍要繳付1.7萬元學費,對基層家庭來說負擔不輕,促使婦女放棄工作。

政府強調幼兒教育多元化,但單一的資助模式,不但為全日制家長帶來沉重的經濟壓力,同時也扼殺了全日制服務的健康發展。根據2011年非牟利幼兒機構議會的調查,全日制幼稚園的教師流失率和空缺率連續三年維持雙位數字,學校空缺率維持一年以上的由08年12.6%上升至議2010年的22.6%,可見全日制營運困難,難以招攬人才。

幼教界渴望的是,透過15年免費教育,為全日制幼兒教育重新定位並給予公平發展,但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並沒有回應這個重點訴求,仍堅持以半日制為資助的基礎,全日制最多只比半日制多三成的資助,差額由家長支付,這等同否定了全日制幼兒享有免費教育的權利,估計扣除學費減免後,有逾二萬入讀非牟利全日制班級的幼兒,仍須繳付學費。

以壓縮成本釐定資助  全日制資源難改善

另一個重要的問題是,委員會訂定全日制服務的成本,是以現行學費估算的,但對於長全日制幼兒學校來說,雖然營運時間長,但由於他們照顧的主要是有「社會需要」的基層家庭,而且學費減免計劃亦有學費上限,因此學費絕大部分低於4萬元,與沒有參與學券的全日制幼稚園(學費中位數$75,900)相差極大,反映參與學券的全日制幼稚園,其學費水平是經壓縮營運成本的結果。因此,委員會不宜簡單以此作成本考慮,應檢視和重新評估幼兒的不同需要,否則未必能令這些學校得到資源改善。

多元資助模式  全日制全額資助

全日制服務的需求愈來愈大已是不爭的事實。本會強調,不同模式的幼稚園各有功能,政府應肯定其價值,設立多元資助模式,包括為全日及長全日服務計算單位成本,讓入讀的幼兒可獲全額的單位成本資助,令各類型的幼稚園獲充足資源進行合理的營運,這也是確保幼兒教育服務多元化的關鍵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