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委會權力不應濫用 必須從速交代理據

葉建源

>> 葉建源議員辦事處: 網頁  │ 面書

香港大學副校長任命一事,擾攘數月,校務委員會終於在9月29日在沒有合理解釋下否決物色委員會的推薦,這樣的結果無疑為港大的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敲響喪鐘。

我在暑假期間,與一群關心事件的港大校友組成校友關注組,密切跟進事情。我們將意見寫成議案,並在9月1日的畢業生議會特別會員大會高票通過。

關於重要人事任命的既有制度與行事習慣,我在9月29日向校委會全體委員提交了一封信,詳述一些重要觀點:

校委會歷來處理重要人事任命,都是馬上確認物色委員會的建議,以共識通過(即毋須投票),這個行事習慣並無明文加以規定。

因此我參考了立法會通過高級法官人選的辦法。根據《基本法》第88至90條,終審法院法官等一部分資深司法人員的任命,須由一獨立委員會推薦予行政長官,並須徵得立法會同意。立法會認為,此一「同意」屬實質權力;而立法會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曾就此作出詳盡的討論,其意見包括:

(一)根據基本法第88條及《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條例》(第92章),推薦委員會獲授予職能,就法官的任命向行政長官作出推薦。
(二)鑑於推薦委員會的成員是法律專業人士,最具資格(best qualified)考慮候選人的司法才能,法官任命的工作最好由該委員會執行。
(三)立法會不應重複推薦委員會在作出建議前所作的詳細商議過程。
(四)立法會在同意法官任命方面的權力是實在的,因立法會能擔當最後把關人,制止明顯有違公眾利益的法官任命。然而,該項權力只應在特殊情下行使,而立法會接納推薦委員會作出的提名,應屬憲制慣例。

立法會對運用法定實質權力如此小心,是因為它必須維護「三權分立」,不能隨便介入任命程序,衝擊司法獨立。

立法會任命法官與港大校委會任命副校長在權力和功能上當然有所差異,但性質基本接近,值得參考。把上述原則應用在副校長任命,可得出以下原則:

(甲)物色委員會的推薦職能源於校委會的委任,並按校委會規定的職權範圍行事。
(乙)物色委員會由大學管理高層、資深學者及校務委員組成,加上非常嚴格而周詳的招聘及審查程序,因而最具資格考慮候選人的學術表現和合適程度,相關任命的工作最好由該委員會執行。
(丙)校委會不應重複物色委員會在作出建議前所作的詳細商議過程。
(丁)校委會在相關任命方面的權力是實在的,因校委會能擔當最後把關人,制止明顯有違公眾利益的任命。然而該項權力只應在特殊情下行使,而校委會接納物色委員會作出的提名,應屬慣例。

因此,我致函校委會時便提出,校委會討論副校長任命時應先決定是否滿意物色委員會的工作表現。如果滿意,校委會應按慣例確認其推薦;如認為物色委員會犯了致命錯誤,又或者其他非常特殊的原因,才可以推翻物色委員會的建議。

校委會把自己等同於物色委員會

可惜,事情並沒有按正常的邏輯運作,校委會輕忽了物色委員會才是「最具資格」作這些判斷的機構,重複物色委員會的商議過程,並在沒有合理理由下否決推薦人選。這次極不公正的決策過程勢必加深公眾對當中存有政治動機的疑慮,完全不符公眾期望,校委會對此應負起全責。我要求校委會正視其錯誤決策過程和決定,公開交代決定理據,否則有可能引發來自校內外各方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