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價值的再思

趙志成

十月十三日,「學校起動計劃」在灣仔伊館舉辦聯校教師發展講座,有五十間中學,二千六百位教師參加。「學校起動計劃」是九龍倉集團商業入社的旗艦項目,近三億元的資助,幾百位各部門義工,結合大學專業支援,在學業、活動、生涯規劃上,協助家庭資源匱乏的較弱勢學生,創建明天。

當天以「教育價值的再思」為題,創辦人吳光正先生闡述其意念,及對年青學生的期望,很動聽,對教育界及教師有很大鼓舞。

我負責其中一節,因受場地限制,只能單向講述,說說舊故事,原來很多參加者未聽過,我把部分重述:

湯遜太太一看到史托特這個問題小子,一想到這小子在四年級時所製造的麻煩,已經怒火中燒了。孤僻、反叛、破壞……. 想得出的壞形容詞都合用,每次批改習作及測驗時,都狠狠的給他一個大大的「交叉」和紅紅的「F」。

一天,湯遜太太偶然翻閱學生檔案,才赫然發現史托特在一年級時的成績非常出色,品學兼優,是老師的寵兒,及後家庭發生變故,他最愛的媽媽逝世後,一切都不一樣。湯遜太太讀後,感到有點慚愧、不安。

聖誕節到了,每一位學童都會給班主任送聖誕禮物。史托特送上禮物時,臉脹得通紅,湯遜太太打開那份以殘舊花紙包裝的聖誕禮物時,心情亦非常緊張。禮物一打開,引得哄堂大笑,是一隻殘舊的手鐲和一瓶用剩三分之一的香水。

湯遜太太沒說甚麼,只立即把手鐲戴上,塗上香水,然後向全體同學說是她收到最好的聖誕禮物。放學時,史托特站在通道一旁,等待湯遜太太經過,對她說:「老師,謝謝你,你的氣味真像我媽。」

從此,史托特改變了。湯遜太太的改變更大,就在那天開始,她不是教「讀、寫、算」,她是教「每一個孩子」。

每年的聖誕節,湯遜太太都收到史托特的聖誕卡。噢,高中畢業了!大學三年級了!他已經是醫生了!今年除收到聖誕卡外,更收到小子的結婚請帖,還邀請她做主婚人。

在婚禮上,史托特當著賓客,執著湯遜太太的手說:「我不知如何說多謝,沒有你,我沒有今天。」

「是我要謝謝你,沒有你,我不知道甚麼是教育。」湯遜太太說。

這是發生在美國的真實故事,我做了多年教師培育工作,都會對學生講上述故事,教師的工作不只是教書,是育人;不過,我同時會加一句,這個故事太完美、太浪漫了。

在座的校長、教師都知道,我們水平不高的學生,能成為醫生、律師等專業人士如鳳毛麟角,教育他們的價值在哪裏呢?我未教過第四、五組別學生,可能不懂教,但很多我的教師朋友,不斷努力,為教導弱勢學生用盡心血,說的故事都令人感動。他們都不斷收到學生感恩的訊息。

「老師,沒有你,我不會成為維修電器師傅,能養妻活兒。」

「老師,我每次進入火場救火,都想起你那番勸勉,激勵我做好人的說話。」

「老師,假如你不是耐心的聽我訴說,給我輔導,我早已從學校七樓的天台上跳下來了。」

「老師,我現在與父親慶祝父親節,那次不是你堅持要做家訪,要他面對家庭問題,使他改過,我永遠不會原諒他。」

「校長,我畢業十一年了,現正在北京開了一個展會,效果不錯,會打造成品牌。如果沒有你,做到有教無類,用善良的心感染我,我不會有今天。」

這些都是個別教師的努力成果。但要學校內的弱勢學生重拾學習動機,追求生活的意義,人生的價值,不能只靠個人努力,需要的是全校上下一心,團隊協作,為共同教育價值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