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隱和知情權

執業大律師黃瑞紅

第一次寫這個專欄,不知該寫甚麼。問了一位我讀中學時的老師,他現在已是資深教員。他跟我說,想多了解私隱和知情權的問題。這是多麼「後現代」的問題。今天當老師真不簡單!就讓我用問答的形式,初步探討一下。

問:如果學校在收集學生健康狀況的個人資料時,得悉某學生有情緒或心理病,學校是否可以將該學生的身體狀況告知學校老師、其他同學或其家長呢?

答:首先,根據香港法例第486章《個人資料 (私 隱 )條例》規定,資料使用者(如學校)如要使用、披露或轉交資料,其目的必須直接與收集資料的目的有關(見第4條及附表1第3原則),以及向資料當事人收集資料前,須告訴當事人收集資料的目的和資料可能會轉交誰(見第4條及附表1第1原則)。因此,除非事先經資料當事人同意,否則學校只可按收集資料的目的或與其直接有關的目的而使用、披露或轉交該等資料 。

然而,其實條例也有明確的豁免條款,若把條例應用於有關資料會相當可能損害資料當事人或任何其他人的身體或精神健康,則該等資料不受第3或第6保障資料原則所管限。(見第59條)
一般而言,收集學生健康狀況的個人資料,目的是使教師(尤其班主任或輔導老師等)額外關注及留意有關學生,以提供及時和適切的指導和協助。相反,若負責的老師不知該學生的特殊情況而疏於看管出意外,這正正就是上述豁免條款所要避免。因此,最好在收集資料時告訴資料當事人有關資料可能會作何用途(一般或具體用途)。不過,如果知會學生資料可能作何用途並因而損害收集資料的目的,例如學生拒絕提供個人資料,又或隱瞞病情,並因此妨礙護理及有損健康,那麼校方須把資料用途告訴學生的規定就未必適用。

由此推論,是否需要告知其他同學或其家長,學校更要小心考慮這樣做或不這樣做是否相當可能會損害當事人或其他人的身體或精神健康。若某同學的情緒病況只是一般,沒有傷害自己或他人的傾向,根據條例規定不告知其他同學或家長也不會損害他們的健康,則上述豁免條款並不適用。

無論如何,如學校擬引用上述豁免條款以披露個人資料予第三者(尤其未有在收集資料時告知當事人有關用途),學校應事先徵詢法律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