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文憑教師薪酬事件」嗎? (二之二)

權益及投訴部

>> 你知道「文憑教師薪酬事件」嗎? (二之一)

上期提到,由13個教育團體組成的香港教育團體聯合秘書處於1973年2月召開了兩次文憑教師大會,均大比數投票通過策動三輪教師罷工,以表達對港府的不滿。

圓滿落幕

在罷工計劃進行期間,司徒華先生邀請了當時的三位香港宗教領袖天主教徐誠斌主教、聖公會港澳教區會督白約翰及中華基督教會總幹事汪彼得牧師介入協調與政府之談判。與此同時,政府對教師計劃罷工大為緊張,時任的輔政司羅樂民爵士於1973年3月29日在立法局內提出妥協方案,但方案最終不為文憑教師所接受。

首兩輪罷工如期在4月4日和4月13日舉行。在第二輪罷工當中,全港更有超過百分之八十的小學響應,對政府造成極大壓力。政府害怕第三輪罷工會影響升中試要取消或延期,終作出讓步,在取得共識之下,政府將文憑教師起薪點增至1,250港元,而且縮短至七年內逐步跳升至頂薪點的1,750港元。領取頂薪滿三年後,文憑教師可立即跳至特別增薪點的1,850港元、兩年後再跳至1,950港元、再多兩年後可直接跳至最終頂薪點的2,050港元。持續28個月的文憑教師薪酬運動,在成功爭取文憑教師薪酬與公務員總薪級表繼續掛、起薪點及頂薪點均提升百分之二十的成果下,得到一個圓滿的落幕。

團結教育界 教協會誕生

然而教協會籌備成立之初時,需要團結全港教師成立獨立工會,確實面對著很多困難。當時只需七個人便可組織及成立同一行業或企業的工會,人數下限寬鬆確實有利組織工會;但亦由於組織工會門檻不高,便容易令同一行業或企業出現多個工會,難以團結一致,更有可能出現分化的問題。加上沒有集體談判權、僱主十分強勢及普遍僱員缺乏工會意識的情況下,既沒有法理依據可以迫使僱主與工會進行談判,也不容易組織足夠的人數發動工業行動,令工會為會員爭取權益十分艱難,都影響到工會的發展。

由於教育界因「文憑教師薪酬事件」得以團結,並取得一個圓滿的成果,最終才能在這些不利的因素下,仍能催生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的誕生。「文憑教師薪酬事件」告訴我們一個不變的真理,爭取權益終究要大家團結一致才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