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春梅:毅行者 之 完結篇

完結篇刊登之時,恐怕2015的毅行者已如箭在弦。再度回歸支援隊伍的我,去年練習、比賽的情境歷歷在目。

毅行當日的天氣是適合遠足的,太陽不是太猛烈,加上少許秋意,感覺還可以。首個檢查站點我們比預期中的時間早了一點點,但我不敢自滿,因為106公里的山路絕不是簡單的。第一個挑戰是上西灣山,這山已走過十多次,應早有預算它的難度,所以我可以輕易完成。但面對嶂上的一段路,即使走過多少次,心總是有點悸動,加上天開始飄起雨粉來。

終於捱到水浪窩,看見我們的支援隊伍,看到他們早已預備的晚餐,其實不餓,但精神上已很滿足。我知道他們要支援四隊人,大家的時間不同,其實他們也辛苦的。吃過了晚餐(其實已是宵夜),休息了一會,90後隊友已不支倒地,要退出隊伍;陪他剪斷手帶的一刻,我開始擔心自己是否能「撐」下去。

細雨黑夜的雞公山,我不慎的向前仆,右邊的手、腳皆受傷;同行者已立時把我「執」起來,幸而只是皮外傷,未及筋骨。清洗傷口之後便繼續上路,但往後的每一步,我都走得更小心。

經過馬鞍山,到達基維爾營已是清晨了,我不敢睡,只怕一睡就結束這旅程。回想起來,我也不清楚如何完成畢架山的那一段,只知道大家認為最容易的一段路段中,我起了放棄的念頭。金山郊野公園,路不難行,可是太陽出來了,前一夜的雨,當下的陽光,我意志被陽光擊倒了。下午二時,我終於捱到城門水塘,經過了26小時走了66公里,完成了三分之二的旅程。再次看到我們的支援隊伍時,我宣布放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