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洪:論「官到無求膽自大」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在10月16日在立法會答覆議員提問有關「鉛水」事件中政府官員的責任時,除了指責議員把事件政治化外,還以一句「官到無求膽自大」回應,大抵的意思是:我到2017年任滿後,不再尋求連任,因此無欲無求,可以放膽說話了。

林鄭說話時神態沾沾自喜,未知是仗著建制派人多,議案一定得不到通過,還是覺得自己(或寫手)聰明,想到把「人到無求品自高」改寫為己用?

林鄭還引申說明「膽自大」的意思,是指自己夠膽指出政府官員對「鉛水」問題認知不足,因此,沒有政府官員須為「鉛水」事件問責云云;我不知道這是那門子邏輯,難道是:啊,小孩子不知者不罪嘛!嘻嘻。這樣子就可以蒙混過去?她的話其實有另一層意思:我因為不尋求連任,所以就夠膽說,我若不是不尋求連任,我也會計較得失而不敢說;其他官員不說,原因昭然若揭啦!

其實,為政者有句格言:never say never!因為政治一日嫌長!當年,給董建華貶抑做「清潔大隊長」的曾蔭權,當時總想不到日後會有「吹口哨」的風光日子吧!同樣,現任的「清潔大隊長」難保日後會有時來運到的一天?2017年等特首選舉的「跑馬仔」才剛開始吶!

警司朱經緯,臨近退休,自是「官到無求」吧!卻涉嫌在旺角處理「雨傘運動」中毆打途人。因此,官到無求其實形態很多。

回歸正題,言為心聲,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難道真的認為:政府毋須為鉛水事件的監督建築商失責,感到歉疚和負上責任麼?

(作者為教協會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