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A之外一章

「全港性系統評估 」(下稱“TSA”)違反教育基本原則的操練歪風,是當前熱哄哄的教育議題,矛頭直指「禍首」教育局。不過,筆者還是希望教師同工本著教育專業精神檢視:操練活動有助學習效果嗎?我們應該怎樣考慮和分配學生在家做功課呢?

不斷反覆操練,除了體能上和機械化反應或有所提升之外,認知方面的能力並不會有實質影響。知識的建構並非基於勤操苦練,卻是有賴互動、探索和組織的學習過程。重覆性質和搬字過紙式的練習增益作用顯然不大。

此外,除了延伸學習和預習之外,學生在家的功課應該是在課堂學習掌握後的複習活動。那就是說,如果在課堂裡老師的教學和學生的學習有效,教與學目的達到,那麼,學生帶回家的功課應該只是為了溫習和鞏固所學,應該不會感到困難。如果學生對做家課抗拒,甚或無所適從,筆者以為老師也須檢視自己在課堂的教學過程和成效。

話雖如此,筆者完全明白教師同工深感無奈的心態,希望學校管理層的校董和校長,以及學生家長對操練和功課安排同樣有所理解,更重要是,教育局停止用TSA數據責難學校,讓教師同工自主的享有,和運用教育專業「話語權」!

出版部主任 陳國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