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公義之路 ── 專訪電腦部主任 方景樂老師

本報記者

1989年六四屠城,當時仍是初中學生的方景樂老師憶述,有不少老師於北京血腥鎮壓後都忍不住哭泣:「連平日最木訥的數學老師都忍不住,在上課時哭起來,令我感到很震驚。」老師們的反應令他印象深刻,意識到在北京發生的是一件極為重大的事情,在他心中埋下了關心社會的種子。

在中大偶遇金耀基決心修讀社會學

雖然方老師心裡有了關心社會的種子,但因為中學修讀理科,上大學就選了環境科學,初執教鞭時是任教生物科及電腦科,還沒有甚麼實際的社關參與。但任職數年後,香港社會經歷「廿三條」立法等爭議,他認為自己必須更有系統地了解社會,分析社會問題,所以考慮修讀社會科學。某天,他在中大校園瀏覽社會學系的資訊時碰上一位Professor King,「這位姓King的教授含著煙斗,頗為特別,又知道他是任教社會學,於是在等校巴時跟他攀談,向這位Professor King解釋我希望有系統地學習和分析社會事務。他便向我介紹一些社會學的基礎架構、主要理論等,言簡意賅就解答了我心中的疑問。」過了很久,方老師才發現這位Professor King,原來是曾任中大校長的金耀基教授!就在金教授的啟發下,他帶著關心社會的種子,走進中大社會學系的課室唸碩士。

方老師形容,他的基督教信仰價值,加上修讀社會學,令他脫胎換骨,對社會的看法不再一樣。這顆關心社會的種子在中大生長成樹木,驅使他為社會做更多的事。修畢碩士後,他轉教通識科的前身綜合人文科,繼續與學生討論時政。

成為理事 經歷很多「第一次」

今年8月,方老師在電視節目中質疑教育局只肯為小部分學校驗水和安裝濾水器。相關圖片有達25萬8千人看過、近2千個分享,得到社會很大的共鳴。

在2010年,方老師接受張文光先生邀請,參加理事會選舉。透過加入理事會,他有更多機會參與社會運動。2012年的反國教風波,任教通識科的方老師亦有代表本會,參與反國教的運動。「當時正值我要動手術,但仍然接受各大小訪問。時任立法會議員的張文光在訪問前致電關心我,看看我有沒有甚麼需要協助,我感謝他提攜後輩的心。」

同年,在明知選舉是受到中央政府高度操控的情況下,方老師帶著要求平反六四、釋放劉曉波的政綱,參加了港區人大選舉。他說:「這次選舉給我經歷了很多『第一次』:第一次寫政綱、第一次接受記者即場訪問、第一次在一班『達官貴人』面前侃侃而談自己的立場。我還很感謝當時有好幾位理事協助我寫政綱,教我面對傳媒。原來要在鏡頭面前簡明扼要地說明自己的立場是相當困難!

課程之外,方老師的另一個興趣是音樂。

這是人生中一次重要經歷。」結果,沒有中央「祝福」的方老師得到172票,成為該次選舉中得票最少的候選人,但他一心要把六四議題帶進港區人大選舉的目的卻已達到。

方老師認為,參與教協理事會除了有更多機會參與社會運動外,亦令他有很多與眾不同的經歷,讓他學會了很多。「我還很記得2013年3月時,《明報》刊出了我的文章(編按:題為《敢問吳康民先生,如何教學生預選?》,於2013年3月24日刊出),我當時很高興,從未想過自己可以在報章上撰文!」說起這段經歷,方老師仍然難掩興奮。

香港是法治城市可以用法律途徑解決問題

教協理事雖是義務,但會務職責一點不輕。方老師認為,教協可以從兩個方向發展,加強會務工作。

「香港是法治的城市,可以用法律途徑解決問題,我認為教協可以加強這方面的工作。除了現時的法律諮詢外,我們可以嘗試協助受不合理待遇的同工聯絡律師,有需要時尋求發出律師信爭取同工權益。如果案件是涉及整個行業的利益,而且是有合理勝算的話,教協會可在必要時考慮提供法律協助。」他指香港實行普通法制,有好的案例可以為整個行業帶來莫大益處。例如高翰儒老師的案件,就確立了學校只可以在遵守《資助則例》所述的紀律程序下,方可解僱常額教師。

另一方面,方老師有意進一步將會務數碼化。「香港現時的智能手機滲透率將近八成,人人都以手機接收資訊及處理日常事務。教協會亦可以研發手機程式,方便會員收到最新的資訊,包括福利、服務,以及動員的工作。」

(訪談系列之三)

今年8月,方老師在電視節目中質疑教育局只肯為小部分學校驗水和安裝濾水器。相關圖片有達25萬8千人看過、近2千個分享,得到社會很大的共鳴。

課程之外,方老師的另一個興趣是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