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教師工會(AFT)帶來的啟示(二之一)

權益及投訴部

過去一年,我們在此專欄介紹了香港不同的工會組織;未來,我們嘗試衝出香港,介紹其他地區的工會組織,讓同工了解各地工會在維護僱員職業保障的經驗及他們正面對的挑戰。今期率先介紹美國教師工會(AFT)。

美國政府於1935年實施了《全國勞資關係法》(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Act),保障私人企業的僱員享有集體談判權;而不同的州份亦自1960年起,陸續立法保障公營事業的僱員享有不同程度的集體談判權,惟直至2014年為止,仍有5個州份的公營事業僱員被禁止以集體談判的方式,為自己爭取應有的職業保障。

雖然部分美國州份已立法保障公立學校教師有行使集體談判的權利,但當面對聯邦政府及州教育部以促進教學效能為名,推行將學生成績與教師工作表現掛的教育改革時,教師仍處於相當被動的處境。

學生成績與教師工作表現掛勾的 教育改革

美國總統於2002年1月簽署《有教無類法案》(No Child Left Behind Act of 2001),要求學生接受標準測試,並以學生在測試中的得分,作為裁減學校撥款及人手,甚至支持殺校的理據。部分州份雖獲豁免執行有關政策,但仍須自行制訂針對教學效能的評估機制,以增加學校的問責性。以新墨西哥州為例,當地教育部認為教育的價值可輕易地量化及量度,於是推行以學生在接受學校教育後的增值率(以學生於標準測試的得分為依據),作為評值教師工作表現及教學效能的評估計劃,並以評估結果作為是否擢升教師及教師可否更新其教學執照的理據。惟當地的教師並不認同教育部的看法,他們認為評估計劃只以學生掌握「硬知識」為量度指標,而忽視了教育在學生修身、立品所產生的正面影響,教師認為這種評估方式只會助長考試導向的教育,矮化教育的真正價值。

按照慣常的程序,有關政策要先在州議會獲得兩院通過後,才能推行;而該政策已被州參議院否決。在這情況下,教育部應修正政策內容,讓政策更符合公眾期望,以爭取政府的政策在兩院通過。但教育部卻利用程序漏洞,繞過州政府的立法程序,改以行政指令方式單方面執行有關評估計劃。教育部的橫蠻,迫使當地教師反抗,在該地區的教師工會(Albuquerque Teachers Federation)的動員下,教師舉行了兩次請願,並以教育部超越其行政權,自行制訂政策法規,改變法例含意,僭越立法權為由,兩度向當地的法院申請頒布「法庭命令」,以阻止教育部推行有關評估計劃,但皆遭法院否決。工會又嘗試與州參議員聯合戰線,積極游說州參議員草擬新法案,調整評估計劃的內容,減低評估計劃的「考試導向」元素,但這些法案卻一一被州長否決。到底教師工會還有甚麼方法可以抗衡《有教無類法案》的推行呢?

(下期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