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舉教協大旗的另類幼師 ── 專訪教協理事陳杏英老師

本報記者

也許,在不少人眼中,幼兒教師總是是「乖乖女」的角色。因此,興趣是詠春、在社會行動中負責高舉大旗的本會幼教理事陳杏英老師,就變得很另類。眼前這位笑聲爽朗、活力充沛的理事,原來已在教協理事會服務逾二十年,參與過無數權益爭取的工作,更由98年至今,連續四屆當選為教育界選委,為幼教界發聲。筆者很好奇,是甚麼推動她為同工、為公義站到最前線,卻原來,一切是從一條「石屎裂縫」而起。

從小沒有特別志願的陳杏英,中學畢業後,因朋友姐姐任教的幼稚園缺人,誤打誤撞,讓她當起了幼稚園教師,一教至今,轉眼26年。由最初對幼教一無所知,到進修QKT(合格幼稚園教師)課程,之後再一氣呵成用了六年半時間,修畢幼教證書和學位課程,還獲取幼稚園校長資歷。陳杏英坦言,她慶幸有家人照顧日常生活,在職進修也應付自如。她特別喜歡分組討論,認識不同個案的處理方法,由分享到討論到分析到反思,自覺受益匪淺,所以畢業了,「反而有點空虛」。當然,漫漫進修長路,不是對人人都輕易,尤其要照顧子女的幼師同學,就吃力得多,「你見過有人手抽兩大袋紙尿片入課室上堂嗎?我們幼師就是這樣,只能趕在下班後上課前的小小空檔去做家事!」

問投入那麼多時間和金錢,政府卻一直不重視幼教,幼師連薪級表都取消了,值不值?「幼師自我提升很重要,即使其他行業,進修也要需要的」。陳杏英說,她的一位幼師朋友,用了長達八年時間在職進修,剛取得碩士學位,她形容「這才叫厲害」。她自言「錢不是自己最大的考慮」,反而,她會為年青一輩的幼師感到不值,因艱苦進修沒有回報,不少心灰意冷地離開,非常可惜。

「蝴蝶效應」與同工共勉

與教協人志同道合,陳杏英加入理事會第一年參加的春節團拜。自此至今,她從未缺席。

自言最愛群體生活的陳杏英,餘暇參與話劇、合唱團演出,也在武館與一眾師兄妹學習詠春。她加入教協理事會,坦言也找到相同的感覺。「教協也能給我團隊的歸屬感。因為這裡與我的理念相同:想協助同工,改善教學生態」。說到在教協多年的爭取工作,她以「蝴蝶效應」來形容,這是多年前一位講師向她說過的:一只小小的蝴蝶扇動翅膀,引起微弱的氣流,但四周空氣相應的連鎖反應,有可能導致巨變,在遠方帶來風暴。她引伸此話與同工共勉,不要小看自己,每一分爭取的力量,即使看似微不足道的工作,就像小小蝴蝶拍翼,也有希望為社會帶來改變。

有同事說「我教幼稚園之嘛」。陳杏英囑同工不要妄自菲薄,幼師是兒童的啟蒙者,「我們有自己的專業,須由自己捍衛。」

六四燭光晚會籌款。哪怕是小小綿力,希望像蝴蝶拍翼,為社會帶來改變。

理事會務工作的負擔一點不輕,但在很多社會行動上,例如每年六四籌款、七一遊行,陳杏英幾乎都不曾缺席。她憶述自己首次接觸社會事件,是小學五年班,她家住葵芳第六座危樓,這宗八十年代轟動一時的「26座公屋危樓」醜聞對她衝擊很大。「自出生以來,日日在家見到的巨大石屎裂縫,原來是不應該存在的」。正如社會制度上的一些缺失,她說也許只是「見慣了」,不等於是應該的。而當時有團體協助他們,召開居民大會、與政府交涉爭取,居民才得到較好的安置,這亦是她第一次感受到,團結爭取的重要。陳杏英笑言,就是這條「石屎裂縫」的啟發,讓她學懂對事物有所反思,更推動她今天敢於站到最前線,為同工、為公義發聲!

陳杏英憶述在教協最難忘的一件事,就是司徒華先生的離世。她尤其喜歡聽司徒先生說的做人智慧和道理。

(訪談系列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