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最後的成功

今年6月30日,港大校務委員會就副校長的任命問題,作出了現已臭名遠播的決定:「等埋首副」(即等候尚未聘任的「首席副校長」的建議再作決定)。

我們一批港大校友看不過眼,翌日,即7月1日,匆匆忙忙地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起了「守護香港大學」的橫額,參加「七一」大遊行。六天後,我們決定成立「港大校友關注組」。最初打算這只是個臨時組合,想不到,這一舉,就舉了五個多月,到今天仍然停不下來。

五個多月下來,我們仍然堅持。經常有記者質問我,爭取了幾個月,沒有成功,有意義嗎?

我想,我們的爭取當然沒有成功,但還是有意義的。在副校長任命一役,校委會最終一意孤行,在9月29日推翻了物色委員會的推薦,卻又講不出一個理由來。表面上,乾坤未能逆轉,我們失敗了;但至少,通過畢業生議會特別會員大會的投票,社會上取得了強烈的共識:校委會的做法錯了。我們留下了明確的歷史紀錄,說明校委會的做法不得人心,被校友們批評指摘。只有這樣,才可以在亂世之中,保住社會是非黑白的觀念,不讓別有用心的人最終得逞。

至於校委會主席的任命,則比較有趣,至執筆之日,仍是未決的懸案。根據各種消息,梁振英心目中的人選鐵定是李國章,但李國章素來公認是敵視港大,而且在過去當官期間對各院校都極不尊重,梁振英為何非李國章不可呢?經過教師投票、同學投票,到11月29日的第二次特別會員大會的校友及教員投票,四千多人投票認為李國章不適合出任校委會主席一職的議案,支持率高達97.8%,不知道是否絕後,但肯定是「盛況」空前。

一次又一次的投票,其意義也被一次又一次質疑。但實際的結果也越來越明顯:直到今天,校委會主席一職懸空已經一個多月了,梁振英依然未能公布校委會人選。雖然我們最終可能無法阻止他委任李國章,但至少阻遲了他的宣布,至少能彰顯了李國章一旦獲得委任的不義。

我們築起的城牆,也許無法改變最終的結果,但至少可以阻遲破壞。權力並非長久的;即使沒有權力,只要有決心和韌力,我們仍有望爭取最後的成功!

(作者為立法會教育界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