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護同工職業權益 ── 專訪權益及投訴部理事

■   本報記者

教協只有購物福利?

外間時有錯覺,以為教協只重購物福利。其實教協的一大重點工作,是維護同工職業權益。本會的權益及投訴部(簡稱權投部)一直在這方面把關,工作極其繁重,單單本屆理事會近兩年期間,諮詢及投訴個案已達六千五百多宗,處理的個案當中,有些更需要權投部職員陪同會員到勞工處與校方進行調解,或在會員授權下陪同會員出席勞資審裁處的聆訊。不過,基於保障同工的私隱,權投部在處理個案時,一直嚴守保密原則,除非獲當事人同意,否則內容絕對保密,不會對外披露。也許如此,權投部工作才較少受外間注目。

權投部:由個案處理到集體行動

不過,當發現問題涉及廣泛的政策層面時,例如超額教師入職困難、中小學學位教師比例不足,或濫用合約形式填補常額教席等問題,權投部會約晤局方商討政策,甚或透過集體行動爭取,包括遊行請願到絕食抗議,教協從不退避,以求集體爭取教師的合理權益。
權投部是本會捍衛教師職業權益的專責部門,為會員排解勞資糾紛、回答教師聘約疑問等。特別是同工的職業保障受威脅時,可尋求本會幫助,權投部定必為同工的合理權益,據理力爭。權投部有三位專責理事:陳洪加入理事會已35年,處理眾多個案,具豐富經驗;莊耀洸任理事4年,由於他同時身兼律師一職,可以其法律知識協助本會處理個案時,對法律原則有更深入的考慮;金浩暉加入理事會兩年,作為年青前線中學教師的他,在協助個案時,坦言也增進了自己對制度的了解和對法例的認識。

秉持公義 爭取合理權益為依歸

權投部理事在不同類別的學校擔任不同崗位,在教協事工上具不同的經驗和歷練,但同樣以秉持公義的態度,堅持爭取會員的合理權益為依歸。教協理事都是義務工作,但接見和處理投訴,職責一點不輕。處理過無數保密個案的他們,今期自述對投訴部工作和現今教育大環境的看法,讓同工對本會權益投訴的工作,或對自身權益的保障,有更多的了解。

陳洪「1972年,司徒華先生率領13個團體聯合秘書處到港督府請願,是我人生第一次抗議!」

1980年獲司徒華先生邀請加入理事會,一直擔任理事到現在。理事是一份義工,付出精神和體力,沒有任何金錢回報,但工作過程有滿足感,可以通過工會整體或個人努力幫助會員。我長期擔任權益投訴工作,當見到老師受不公平對待,委屈難伸時,教協會能伸出援手主持公道,令教育界怨氣及困難減少,就是我最大的滿足。香港已經回歸,但香港從業員的工會意識及權利感與回歸前沒有大分別,而制度上的剝削更加嚴苛,政治不公更加明顯,都是工會同人需要繼續努力的原因。

莊耀洸「教協在社會行動上有很重要角色,因此,如果我只有十分有限的時間參與民間社會事務,我只會選擇教協。」

由於我身兼律師及大專教師,在政府大多以行政措施為手段,去實行政策時,我的法律知識可令工會考慮到法律原則的問題。以高翰儒案為例,我便從說明判辭讓同工知道《資助則例》的法律保障。而我在教育學院任教的是權利教育、法律層面的知識,這些都對於工會權利教育有相輔相成的效果。

權投部提供全天候服務,能迅速處理查詢及投訴,很多時候比政府或私人機構都優勝。權投部主任陳洪處理投訴的經驗相當豐富,對教育政策非常了解,切實地為會員分析自身的處境;加上他多年來與教育局官員及辦學團體的負責人有聯繫,都有助處理投訴個案。權投部職員對《僱傭條例》、《資助則例》相當熟識,建議日後可透過培訓及經驗累積,加強對反歧視條例、私隱條例等方面的了解。

金浩暉「因反國教時經常遇見黃克廉(教協會副會長),他找我做教協理事,便應承了,其實當時也不知道理事是甚麼。」

當理事後我體會到現時教育制度存在很多問題,因此才有這多個案由權投部處理。面見個案讓我學習到如何客觀地處理投訴,並加深自身對《資助則例》的認知,以及了解整個學校制度。我在年齡上屬於年青教師,感到現時年青教師難以入職,源於制度和學校兩方面。制度方面是常額教席不足,另一方面是學校把常額職位凍結。如果政府增加常額教席,學校不把教席聘請常額教師也是問題。要改變現時的困境,要給政府施加更大的壓力,但這必須教師集體進行才能成功。

(訪談系列之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