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 之三

■   潘瑩明

甲:「是這樣的:三角形ABC相似於三角形XYZ,所以AB:XY=BC:YZ=AC:XZ。這樣做下去就可以了。」

乙用心地聽,頻頻點頭。

甲:「不成不成,你要自己寫出來。你只是聽我說,不停地點頭也沒有用,你要自己寫出來才看得到的。否則你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懂。」

你以為甲是老師,乙是學生嗎?

其實,以上是一段同學甲對乙說的話。

當時,乙向我提問,因我曾經跟甲討論過那問題,所以請甲解說。令人驚喜的是,她除了解說內容,更能提點和推動同學主動去學習。

最近在一位年輕的陳老師的中一數學課堂,再遇以上同質的情境。

陳老師示範了兩題用分割法計算多邊形的面積後,請茱同學當小老師,教下一題。茱學足老師的「巧問」教學法,分步提問,要求同學作答,包括(1)怎樣分割,(2)辨認圖形,(3)說出應用的公式,(4)選擇底邊,(5)選擇對應的高,以至(6)解釋選擇背後的原因或原則。期間茱會選擇不同的同學作答,更請常常作答的同學把機會讓給其他同學。

陳老師那一班是能力較弱的學生。和一般老師無異,她的工作也繁忙。她不能每一節課都有充分的準備和完美的安排,但她常對自己也對學生抱有期望,不如人意的地方倒成為可改進的空間; 她不單沒有抱怨學生底子弱,沒有假設學生本應懂甚麼,反而總會從最基礎的解釋開始,設計教案讓學生有機會「眼到、手到、口到、耳到、心到、腦到」地參與學習。從未受過師訓的茱迪跟學生甲一樣,不自覺地,除了自己參與學習,更會推動同學主動參與。

陳老師幸運,有一群同心的同事,令她能順利發揮及堅持。正如上一篇〈我在(之二)〉所寫:「學生主動參與和投入,是一種生態,不會自然而然,不會從天而降,而是要學校花上數十載的心力和堅持,艱苦營造,才會形成。」

「我在!」不能靠一把聲音而成事,更不能單向勉強要求學生答應。一堂數學課,想讓師生也品嚐到學習的喜悅,要長年累月合力耕耘、引領學生深度交流、漸漸營造出眾聲「我在!」的新文化。【註】


【註】
眾聲:「我在!」的願景,源於作者的論文 ─ “Dialogic learning: experiences in a mathematics club”,讀者可到下列連結閱讀。對應本文見論文第8.4節:Contribution to teaching practice and learning theory (264 – 269頁)。如果對理論部份也有興趣,見第2.2節:Mathematics learning beyond the absolutist philosophy (18 – 30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