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藉委任 進一步操控操守議會

葉建源
> 葉建源議員辦事處:網頁面書

政府一直未有履行承諾,為教師成立教學專業議會,讓教師同樣享有如其他專業一樣的專業自主權力和地位,近日更被揭露不動聲色,借加強各持分者的代表為由,計劃大幅削走教師工會及教育團體代表在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的議席,並改由教育局委任的家校會提名的家長所取代,這令人憂慮是特首委任不獲港大師生和校友等持分者信任的李國章,入主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的翻版。

事緣教育統籌委員會(教統會)於2013年初成立工作小組,檢討操守議會的運作及組成。據了解,教育局已收到工作小組的報告,並在不作諮詢的情況下,自行決定於下一屆操守議會改選時,按報告書建議更改其組成及職能,包括將議會內由教師工會、學科團體、教育評議及研究團體和其他教育團體選出的7個議席,大幅削減為1個,取而代之的是加入3名由家校會提名的家長代表議席。與此同時,教育局並決定廢除操守議會就教師操守投訴的聆訊職能,改由教育局委任的人士處理

以精簡之名干預議會運作

政府決定大幅削走有關教師組織持分者的議席,理由是報告認為「須精簡處理個案的程序及加強各持分者的代表」。事實上,教師專業和規管架構也需要增加透明度和提高問責性,政府若有意提高議會的代表性,可以增加議會各議席的選舉成份,例如由全港註冊教師直選產生。值得注意的是,家校會是一個由政府委任的組識,換言之,新增的3名家長代表也不是透過全港家長民選產生,令人擔心政府借委任同聲同氣或是不獲持分者信任的代表進入議會,以進一步干預議會的運作。

現時律師、醫護和會計界等專業均按法例享有專業自主的地位,從專業水平、培訓到紀律研訊,均由所屬的法定專業架構進行,而有關的架構亦設有非業界代表,以平衡專業自主和公眾利益的需要。正如政府計劃改革規管醫生專業操守的醫務委員會,負責修例的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高永文強調,當局認同醫委會有需要增加非業界委員的比例,但專業自主精神的原則也要兼顧。

未有履行承諾 成立教學專業議會

前特首董建華在1997的首份《施政報告》中,已提出兩年內為教師設立教學專業議會,作為教師的專業團體。可是,政府一直未有履行承諾,漠視專業自主的共識,至今仍拒絕成立教學專業議會,讓教育界享有專業自主的地位;即使現有的操守議會,儘管議會有權進行調查及紀律聆訊,但最終裁決,包括撤銷教師註冊的權力,仍然落在教育局常任秘書長的手上。

教育界對於政府人為地製造的「不平等待遇」經已非常不滿,政府若然一意孤行,強行進一步削減教育專業代表的議席,只會引起教師更大的憂慮和反感。因此,我和教協會要求教育局立即撤回改組操守議會的決定,重新諮詢全體教師,並比照法律界等專業界別的做法,立即推動成立教學專業議會,讓教師的專業自主獲得真正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