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行動受法例保障 — 國泰機師案例

權益及投訴部

(Blakeney-Williams Campbell Richard & Others v Cathay Pacific Airways Limited & Others FACV 13/2011, 26/9/2012)

近年,香港社會工潮不斷,最為人熟知可算是紮鐵工人、碼頭工人及國泰空中服務員的工潮。工會會員參與工會發起的工業行動若被公司秋後算賬,現時香港法例又有否給予保障?今期讓我們看看一宗終審庭裁決的案例。

香港航空機組人員協會 發起「按章工作」

2000年7月,香港航空機組人員協會(下稱協會)為爭取改善機師編更的安排,確保機師有足夠休息以保障飛行安全,發起了「按章工作」行動(”Contract compliance” regime),機師嚴格按僱傭合約條款工作,包括依循合約列明的休息時間、候命時間及飛行前安檢時間等規定、在「保證休息日」僱主無法聯絡到機師以及拒絕在身體不適時執行飛行任務等。行動嚴重影響國泰運作,包括航班延誤、取消或需要轉飛。

協會希望迫使國泰談判,可惜國泰一直態度強硬,協會遂於2001年6月20日召開緊急會員大會,並以大比數通過在7月3日將行動升級。為打擊協會的行動,國泰成立了一個內部評核小組,在7月9日向被認為最「不可靠」的49名機師發出即時解僱通知,並以三個月代通知金作補償,而解僱信並無列明解僱原因。

究竟國泰的解僱行為是否違反《僱傭條例》(第57章)指明的「僱主不可因僱員參與職工會或職工會的活動而解僱僱員」?

終審法院及高等法院均指「按章工作」為工會活動

49位機師被解僱後,由2001年開始陸續入控告國泰無理解僱,審訊的最初階段,時任國泰行政總裁陳南祿在作供時承認,參與工潮是解僱該批機師的部分原因,因而令高等法院認為國泰解僱49名機師,是為了搶先一步破壞工業行動,並向其他機師發出將採取強硬手段打壓的訊息。國泰亦曾在法院公開承認,若能與協會達成協商,便不會解僱機師。法官因此認為有關解僱屬於不合理及不合法,裁定國泰觸犯了《僱傭條例》,須要向入稟的每名機師支付法例上限的15萬元作賠償,並因國泰違反合約所載的解僱程序,而須向機師多作相等機師一個月薪金的補償。

國泰不滿有關裁決而上訴至高等法院上訴庭,但只獲裁定減少對機師須作出的賠償。國泰及機師均不服上訴庭的判決,案件最後上訴至終審法院。

終審庭裁決 工業行動受法例保障

2012年,五位終審法院法官一致裁定國泰解僱機師是不合理及不合法,維持高等法院原訟庭的判決。審訊時,國泰一方指工會的「按章工作」及罷工行動,不應視作受法例保障的「工會活動」。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則在判詞中指出,工會的基本及主要職能,是保障及促進工人的權益和福利,包括「按章工作」在內的工業行動,正正是實踐這種職能的典型活動,受到《僱傭條例》第21B條所保障,國泰須就其解僱行為向機師作出賠償。

上述國泰機師的案例,釐清會員參與工會發起的工業行動應受到法例的保障,奠定日後處理相關訴訟的判案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