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強操控大學

馮偉華

過去一年,大專界可謂多事之秋,年初《文匯報》洩露陳文敏教授乃港大副校長的唯一候選人,繼而親中媒體又以教資會的研究評審報告,斷章取義向陳教授瘋狂攻擊,再傳特首全方位地直接向港大校務委員施壓,要求否決陳教授的任命,由此揭開針對港大的戰幔。今天,陳教授的任命被粗暴和不合理地否決了,特首更運用他作為港大校監的權力,逆主流民意,強行委任李國章為港大校委會主席。梁振英要加強操控大學之心,路人皆見!

校董會再不能抗拒干預

其實,自政府接納了02年的宋達能檢討報告中的建議,要求各大專院校檢視本身的管治架構,縮減校董會的規模,並達至校外成員佔明顯多數,各大學的校董會組成,已起了根本性的變化,校內校董人數的比例大幅下降,結果令校外校董能主導了整個校董會。從正面去看,若果校外校董是代表公眾對大學的監察,則能防止院校只顧個別利益,忽略整體社會利益。不過,當校外校董絕大多數由特首委任,則大大強化了政府干預院校的能力,院校自主便極容易受衝擊,對保障學術自由帶來極負面的影響。

削弱財政自主加強操控

其實,除了在管治架構上加強操控,政府亦透過不同手段,削弱大學的財政自主。近年各大學的經常性開支遭到大幅削減,愈來愈依賴向政府申請非經常性資助,院校之間競逐經費的情況十分激烈。為了達至控制院校的目的,教資會扣起撥款用作競爭和賞罰的比例愈來愈越高,以確保院校「聽話」。
現時教資會每年預先扣起各院校部分學額,讓各院校競逐,各大學需根據其強項與他校競爭;若在過程中輸了給他校,有關院校將會喪失原有學額甚或整個學系。不少大學教職員擔心,課程學額每三年便變更一次,對課程發展和教學人手來說,都會構成極大衝擊。在此等環境之下,政府實在很容易通過競投過程來控制大學財政,從而干預大學校政。結果,教授甚至院校,往往要以自主和獨立來換取經費,亦不敢開罪政府,免得日後申請經費及撥款,以至競投學額時阻滯重重。長此下去,院校自主勢將進一步遭到侵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