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 “No Child Left Behind”

陳國權

日前《教協報》「工會教育」專欄刊登一篇文章,提及美國2001年公布的 “No Child Left Behind Act(NCLB)”,譯為《有教無類法案》。一位在大學任教的朋友讀後「大為光火」,多次發短訊表示「有教無類」這譯法大有問題。筆者完全同意那位朋友的說法,不過也須體諒撰文的職員,只因為譯名直接引述自官方譯法,而這譯法在台灣相當普遍,其他譯法包括在字義上較對應的:「不放棄任何一個孩子法案」、「不讓一個孩子落後法案」和「帶好每個孩子法案」等。

事實上,NCLB是以「指標化教育改革」(Standards-based education reform)原則針對中小學教育的政策,與維護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學習機會的《殘疾人士教育法案》— “The Individuals with Disabilities Education Act(IDEA)” 大相逕庭。IDEA早於1975年已通過,一直不斷優化,最新修訂於2004年在國會通過,全面照顧出生的殘疾嬰孩直至青少年階段的教育服務。因此,把 NCLB  Act 譯為《有教無類法案》當然並不恰當。

就算以英文來說, “No Child Left Behind” 這話也有一定的誤導性,或者顧左右而言他的偏頗性。實際上這法案可說是從立足於管理主義的「操控教育量化式成效」的一個方案,通過定期考核學生成績表現而要求學校問責,並將學生合格達標率直接與官方調撥資源掛鉤,扭曲了教育真諦,也對學校和教師造成不必要的沉重壓力,因此一直引起美國教育界不少爭議。

這樣一個美麗誤會的譯法讓筆者聯想起每年《施政報告》修飾得冠冕堂皇的標題,掩蓋了內容的虛浮,容易讓市民寄予遐想和不設實際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