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雙恐懼而絕望的眼睛緊緊地盯著我

陳仁啟

那雙恐懼而絕望的眼睛緊緊地盯著我。幾十年過去了,我還記得清清楚楚!

五六歲時,我是一名鄉下兒童。鄰居送給我家一條小唐狗,黑色蓬鬆的毛髮包著圓嘟嘟的身子,再加上又圓又大的眼睛,實令人喜愛。

村子裡沒有路燈,夜歸只能靠微弱的星光或月光。小狗一聽到人的腳步聲,便會盡責地大吠。那時我們便會大一聲,牠便會立刻停止,並搖尾巴,蹦蹦跳跳地跑到我們跟前歡迎我們。

鄉下人養狗不買狗糧,吃飯時剩下的魚骨菜渣一拋下地,便有幾條狗繞著打圈。不分你家的我家的,總之搶不到食物就得挨餓,要不然就得到牆角找人的糞便充飢。在農村,經常看到小孩露著屁股大解,旁邊就有一條狗在逡巡徘徊,以待美食!

小狗長大了成為一條黑母狗。有一天,黑母狗不見了,原來牠在大石堆的縫隙裏誕下八條未開眼沒有毛髮、身型如老鼠的小狗。經過母狗的悉心照顧,小狗們長出蓬鬆的毛髮,圓嘟嘟的身子,加上又圓又大的眼睛,著實叫人憐愛。然後就東鄰一條,西鄰一隻地被當作禮物給送走了,當母親的牠從來沒有決定權。

後來,聽大人說政府不許養狗,會把村裏的狗都抓走,不如先把狗賣了吧。就這樣,打狗隊來了。他們把母狗逼到牆角,將繩圈套在脖子上。母狗先是瘋狂大吠,然後是無助的哀號。我們這些小孩只能站在旁邊無能為力地看著,這時我發現那雙恐懼而絕望的眼睛緊緊地盯著我。然後,我再也沒有見過牠,或許,牠已成為人們大快朵頤的美食。

其實,那雙恐懼而絕望的眼睛何止長在農村的狗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