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衝突事件

葉建源

大年初一,應該是歡慶的日子,想不到卻傳來旺角嚴重衝突的消息,令香港巿民痛心不已。

幾十年來,香港一直承平,經濟繁榮,治安良好,生活自由。也曾有過不少示威抗議的聲音,最突出的莫如2003年50萬人大遊行,井井有條,遊行過後,路上連垃圾也幾乎沒有,顯示出高水平的文化修養,同時也產生預期的政治效果:第一任特首董伯伯腳痛下台。

短短十幾年,社會大變,旺角的年輕人撿起磚頭就丟,個別警察也不分青紅皂白痛毆記者;而巿民無論怎樣抗議,都幾乎得不到政府重視,遑論讓步。就以教育為例,李國章在一片反對聲中登上港大校委會主席的寶座,還在記者會上大放厥詞,近乎胡鬧地指摘別人。又如小三T S A,明明在巿民壓力下停辦一年,進行試行研究,卻又悍然決定2017年全面恢復舉行,而不理會試行研究可能成效不彰。林林種種的事例可見,今日的特區政府已經失去了尊重民意的傳統,而人們也變得缺乏耐性而訴諸激烈的行動,整個社會似乎已經失去了均衡,各走極端,戾氣越來越重。

毫無疑問,事件中的暴力行為是不可接受的,暴力只能引發更多暴力與仇恨,只會令問題惡化。早在大年初二,泛民議員和教協會已分別發表聲明予以譴責。不過,我們仍應該問:何以為數不少的年輕人撿起磚頭就丟呢?何以社會變得激進而分化呢?……這一切令我們感到陌生的,何以一下子都在眼前出現呢?我們的社會必須好好思考。

制度上,我們有一個好方法。根據香港法例第86章《調查委員會條例》,特首可委任獨立的調查委員會作深入調查,然後提交報告。調查委員會具有司法機構一樣的權力,可以傳召證人,故一般都會委任大法官擔任主席。1966年暴動、教院風波、南丫海難、鉛水事件等等,都曾成立獨立的調查委員會,務求找出事件原委,避免再次發生。

多位學者已就此向政府作出嚴正呼籲,我也在立法會內外多次提出相同要求。但願政府負起其基本的責任,在這一個重要關頭,重視民意,則是香港不幸中之大幸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