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 與毅行

蔡春梅

朋友常疑問,TC36的過程比毅行者要艱苦得多。結果,我竟然完成了TC36的賽事,卻放棄了毅行的100公里。事情都過了一年,大家仍在討論我不應放棄毅行者,又說有生之年必須完成一次毅行者的賽事。

與行山團的朋友相比,我沒有他們對山藝的熱情,他們可以不分晴雨,只要放假就上山。我先要處理妥當工作,然後又要顧及自己的體能,只能偶然參與他們。要跟上他們的步伐完成一次毅行者,也是我願望之一,但必先要訓練體能,繼而配合學校的工作。我也曾認真問自己如果毅行者完結翌日是學校假期,我會否堅持下去。事實上,大家認定我可以完成TC36,就是因為它在聖誕假期中舉行,我可以無後顧之憂。

這也許是其中原因,事實上更重要的是:毅行已定的路線,早已令我卻步、憂慮;因為我可以估計自己有多吃力。TC36是不可預知,充滿期盼的,反而令我在不知不覺中完成。如小時候老師要我們做閱讀報告,他們推介的書有多好看,一想到要交報告,頓然壓力大增。相反,隨手翻閱不知名的讀物,可能有意外驚喜。同樣是閱讀,感覺全然不同。

從前的長輩會叮囑我們凡事要有周全的計劃,事情才可以順利完成。這當然沒錯,怕的只是當計劃中途,年青人發現困難重重時,他們未踏出第一步便已放棄。計劃是要:計算開始的路程、估計自己可承擔的風險,最重要的是後退的安全路線。終點,有時不重要,甚或會改變,但不踏第一步,永遠欣賞不到明媚風光的。(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