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合保險保障範圍太窄

葉建源

>> 葉建源議員辦事處: 網頁面書

農曆新年假期過後,大家又再重新投入工作,我也在此恭祝大家身體健康、出入平安。

除了休息時間外,我們大部分的時間和精力都放在工作上,因此工作安全是十分重要的。而在學校裏,師生的安全更不在話下;為保障師生的健康和平安,我相信學校會盡力確保校園環境和教學活動的安全。然而,師生人數眾多,教學活動頻繁,即使已做足安全措施,意外有時也防不勝防。而更令我關注的,是現時政府為資助學校投購的「綜合保險計劃」(計劃),包括「公眾責任保險」、「團體人身意外保險」及「僱員補償保險」,能否發揮應有作用?

獲賠償個案寥寥可數

過去,我收到不少意見反映,指學生在學校意外受傷「多不受保」,加上申索程序繁複,家長甚至要與學校對簿公堂,矛盾和衝突也因之而起。為此,我向政府提出質詢,並接著在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上跟進情況。根據教育局的回覆,學校向保險公司申報因意外引致任何人,包括學生、家長,未上任的教師和訪客受傷,及/或意外導致有財產損失的數字於過去四年並沒有減少,每年維持4百多宗,但獲賠償的個案卻大幅減至2014/15學年的8宗。至於「團體人身意外保險」的賠償個案更是絕無僅有,每個學年僅得1宗或0宗。

事實上,公眾責任保險須保障60多萬名資助學校學生和公眾人士,但獲賠償的個案卻寥寥可數,究其原因,是計劃的受保範圍非常狹窄,特別是申索人必須證明意外由校方疏忽引致,而「團體人身意外保險」也只會就意外引致死亡或永久傷殘的個案作出賠償。但現實是,意外不一定與學校疏忽有關,且多不涉及人命傷亡,反映計劃與師生的現實需要存在嚴重落差。

眾所周知,教師在每年9月開學前回校準備新學年的教學工作已是常態,惟教育局以準教師在僱傭合約生效前並不是學校的正式僱員為理由,強調準教員不受「僱員補償保險」的保障,倘若他們在合約生效前回校工作期間意外受傷,只能循「公眾責任保險」索償,即必須證明是學校疏忽引致受傷才可獲賠償。計劃未能照顧師生的實際需要,教育局反要求準教師不要參與開學前的預備工作,豈不是削足就履?

教師專業責任不受計劃保障

至於涉及教師專業投訴的專業責任保險,也不屬於綜合保險的保障範圍,教育局只要求學校自行安排。為彌補現有計劃的不足,學校近年為師生額外購買的保險愈來愈多,負擔也愈來愈重,例如師生每次交流的旅遊保險、個人意外保險,還有學校和教師的專業責任保險等,不少校長都反映,若然沒有辦學團體協助學校集體購買,從而爭取較大的保費優惠,恐怕學校也會吃不消;部分沒有辦學團體背景和較弱勢的「單頭」學校不諱言,保費或被迫轉嫁家長分擔,或乾脆減少活動;個別學校和基層家長因經濟能力未能購買,導致學校和學生在意外保障上也有貧富上的差別

事實上,教育局投購綜合保險的開支也不少,以2015-17學年為例,保費高達1.46億元。保險業界人士解釋,保險計劃性質雖然大同小異,但投保人士仍可因應需要選擇不同組合或指定所需的保障。因此,教育局應全面了解學校的實際需要,包括即將納入免費教育的幼稚園師生,為學校投購適切的保險計劃,而非推說學校額外購買保險屬校本決定,而對師生的需要置若罔聞。

為此,我亦正計劃向學校進行問卷調查,屆時誠邀學校抽空填寫,並多給我意見,以便我繼續向當局爭取和反映。


 要求成立獨立委員會 調查旺角警民衝突事件

本月8日晚至9日早上旺角發生的警民嚴重衝突事件,特區政府沒有就事件的成因進行任何獨立調查,亦沒有就如何避免再次發生警民嚴重衝突提出建議,處理方式令人遺憾。學術自由學者聯盟聯同泛民議員召開記者會,本會立法會代表葉建源於會上重申,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旺角事件真相,防止同類事件發生。成立委員會方能正視事件的成因,而非轉移視線。


◎學術自由學者聯盟聯同泛民議員召開記者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