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靠你啦!」

權益及投訴部

「為何教協未有爭取擁有學位的教師全部以 APSM/GM受聘?」
「我做了合約教師多年,為何教協仍未為我爭取到轉常額?」
「教協應該要做多一點,要做甚麼?教協您自己想想吧!」……
以上的說話可能是您的心聲又或是您曾聽過的評論。

工會力量來源

您記得何時開始填寫申請表加入教協成為會員嗎?之後每年交上$60會費續會,收到教協會員證後放入銀包。這張會員證確立了您與教協的關係。

教協是一個教師工會。在香港,市民對工會的認識不足,有相當的距離感,但法例是有規定作為工會會員的權利,如僱主不可因僱員參與職工會或職工會的活動而解僱僱員,如上期介紹的國泰機師案例。而《基本法》第27條亦訂明﹕「香港居民享有結社自由和組織及參加工會的自由」。

工會可以保障、爭取會員合理權益,但工會的力量從何而來?如何可令當權者感到受壓而改變、推行、停止其政策?是否只靠「教協」二字便所向無敵,無堅不摧,無事不能得到?

答案其實是您的參與!

十年前,2006年初,一場「教師萬人大遊行」,反對「教改推行的冒進和異化」,最終令教育局高官下台,當局推出修補措施「李九招」;同樣,2012年政府硬推偏頗的國民教育科,政總集會人數突破十萬,終令其擱置推行。

近年,政府管治越趨僵化及偏離教育現實,教育局局長「辛苦地」四處遊歷卻對香港教育毫無建樹。

擔任常額教師的您 — 雖然教席尚算安穩,但專注教學及兼顧學校工作已疲於奔命。但與此同時,教育生態其實暗地轉變。教育局「溫水煮蛙」,無故修改則例、規定,破壞教師的職業保障,如在無諮詢下修訂解僱程序、公積金保留準則、停職期間支薪安排等(註),這些問題與您關係密切;

擔任合約教師的您 — 也是由老師教育成才,師訓畢業,卻人浮於事,十年轉十校?入職合約教師、教學助理、副教師、支援教師,每年下學期便要為續約、尋找教席惆悵,如何可打破悶局?

擔任校長的您 — 面對教育局的短視政策,左修右補的措施,表面上給予學校較大的靈活彈性,內裡卻令學校的規劃極盡艱難,變成政府、辦學團體、教師之間的磨心。

聚沙成塔

教協作為獨立工會,不依仗權勢,為同工合理權益據理力爭,但必須靠同工團結一致,爭取才能有成果。您可以站出來嗎?您不一定要站在傳媒、公眾面前,也可以走在我們的隊伍中,也可以提出您的意見。

為著社會、教育、下一代、自己,有人或許會說:「教協,希望您和同工可為我爭取!」但願日後的爭取過程中,有您!這樣我們才能成為一把夠大、夠堅固、可為您遮風擋雨的傘。

註:教協均就有關問題去信教育局及與教育局開會反映意見和表達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