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批薪津十年, 教局卸責!

馮偉華

近日教協會及葉建源議員辦事處分別接到投訴,教師及學校被粗暴追收誤批的署任津貼,牽涉數十個案,涉及款項數以百萬圓計,當中不少個案的追收期更超過十年,實在荒謬,因而引發教育界廣泛關注。

其實,類似的「烏龍」錯批薪酬事件兩年前也發生過,那次個案主要是「升錯職」,因而多發了薪金,涉及款項也是數以百萬元計。兩次事件源於學校錯誤理解人手編制,又或署任指引的內容未夠清晰,加上教育局又沒有把好關而起。當中最少有三大問題。

逃避計算人手薪金責任

近年無論是教師編制抑或薪級點,都變得極其繁複。薪級點經歷多次修訂,令不同時期入職、轉職或轉校的教師,出現同工不同酬,薪級點計算變得非常複雜。與此同時,最熟悉制度,又擁有專職計薪隊伍的教育局卻推卸責任。過去,所有教師的薪級點一直由教育局負責計算,絕少發生計錯薪點的情況。但在2000年「校本條例」推行後,教育局以「校本」之名,將計算教師薪金的工作全部下放到學校。及至2010年,更索性將「事前評核」改為「事後核實」,把計薪責任推卸得一乾二凈。

沒有適時準確核實

其實,學校按編制聘任的教師資料,必須呈交教育局分區辦事處審視及預先核查,如有出錯,分區辦事處有責任立即告知學校糾正,但教育局顯然未有好好把關。個案中有個別校長曾在計算過程中諮詢教育局意見,但竟然無法取得準確訊息,教師在多年後因錯誤升職或署任而被追討差額。教育局沒有仔細審核便發放薪金津貼,實在是難辭其咎,當中不少個案更是超過十年後才被發現,十分荒謬!

「做多卻唔畀錢」

今次和過去涉及的個案,主要是涉及署任津貼,又或是「升錯職」因而多發薪金,受害的老師全不知情。但當教育局發現錯誤後,便要無辜的教師獨力承擔責任,面對無妄之災。要知道,教師升職或署任較高職位,已長時間承擔了更大責任、更繁重的工作,多年後才被追討所謂的「差額」,等於「叫人做多但唔畀錢」,完全不合理,更可能違反了僱傭合約。

更離譜的是,教育局在事件中沒有承擔絲毫責任,只懂以粗暴的方式向受害教師追討,並且先行在給予學校的津貼中扣減差額,完全沒有商量其他解決方案的餘地,絕對是「大石砸死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