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立?中庸? – 對作文思維的反思

栩  晉

日前,某報章刊登了一則有關「中學文憑試中文科考試技巧」的文章,提倡「多用二元對立以展現立論和申述能力」。對此,筆者以為「中庸之道」才能更顯示海納百川的胸襟和對立統一的高階思維。

「二元對立」以為世事皆由正反對立而成。據之論文,則學生在應付議論文時,必須「選邊站」,並運用「多元思維」,以不同的論證方法和論據,以支持己見和駁倒對方。由此可見,「二元對立」確有其理。

但話雖如此,筆者以為論文應是「和」而非「對」,因為世事絕非必然對立的,師生關係便絕非零和遊戲。若單以「二元對立」論師生,定必導致「非師即生」,但這實是教育災難。教師掌權,課堂可能變得沉默,扼殺學生的學習興趣;學生為主,又難以保持高度的自律、自主,導致課堂散漫。筆者以為真正的師生關係,理應建基於「中庸」。「中庸」絕非和稀泥,其意在於超越對立,合正反以言之。

現代教育講究「以學生為中心」,其要實在「以」而非「生」,意即老師應主動了解學生的客觀需要和發展,確保課堂不會過份脫節,藉此提高學生的興趣和專注力。所謂「不偏之謂中」,師生合作而不偏,方能締造融合、和諧的「中庸」之境。

蘇軾有詩:「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正正說明了只從個人立場出發,忽略縱觀大局的視野和胸襟,易成「瞎子摸象」之缺。因此,學生理應突破二元,依乎中庸,鑄成更全面的觀點,揮就更燦爛的文章。